木子金三 作品

第32章 意义

    越靠近码头, 人声越鼎沸。

    叶音抱着顾朗下车,王氏付钱,牛车主人临走时不忘道:“我常在这一带跑,下次还找我。”

    王氏笑应:“好好。”

    顾朗趴在叶音的肩头, 看着周围的一切。有衣着华丽的富人, 来往匆匆的行人, 还有袒胸露背的壮汉。

    恰逢此时一艘大船进港, 原本闲聊的壮汉一拥而上。他们帮着把船只固定在岸边, 搭板放下,他们热情地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卸货搬运。

    大多数时候都是需要的, 这么一问, 也不过是议价而已。有的老板会大方些,有的老板小气, 但只要在工人们的价位区间内, 他们都能接受。

    叶音抱着顾朗挤过人群, 在几艘大船间来回走动,不时跟人询问一些东西。有时同样的问题, 她要问好几个人。

    “……去卢州最快也是三日后吗?”叶音问着一位船主。

    对方面色微黑,皮肤有些粗糙, 他往嘴里丢了半颗槟榔, 同时上下打量叶音一眼,含糊道:“是啊, 最快也要三天后。”

    “这是你孩子?”

    叶音点头。

    船主笑了笑:“看不出来。”

    叶音腼腆地低下头:“乡下人成婚早。”

    船主一口吐了渣滓,抹把嘴:“行了, 你明天过来买船牌吧。记得早点来。”

    “谢谢啊。”叶音抱着顾朗转身离开。她跟王氏和顾庭思汇合, 交换消息。

    王氏沮丧不已: “我们也没找到直接到江南的船只。”

    叶音并不意外, 这事本来就存着侥幸, 不成是常态:“没事儿,到时候去了卢州,再中转也行。”

    “我们回去吧。”

    黄昏时候,他们到了王氏落脚的客栈后巷,顾澈果然等候在此。

    顾朗唤了一声“小叔”。

    顾澈纠正他:“新户籍和路引弄好了。以后你叫我爹,叫阿音娘,知道吗?”

    王氏:“……”

    顾澈:“庭思做男儿打扮。”

    顾庭思:“……好。”

    他们重新去买了衣裳,内棉外麻,拿着路引进了一家中等条件的客栈。

    顾澈要了一间中等房,掌柜在收钱时频频看向顾澈。

    顾庭思心都悬起来了。

    顾澈面色如常:“怎么了?”

    掌柜笑笑:“没什么,就是觉得后生长得好。”

    王氏顺势接茬,拉住顾澈的手拍了拍:“掌柜你真有眼光,十里八村都说我儿生得俊。他还会念书认字呢,要我说我儿这么俊,还这么本事,配个富绅女儿都委屈了。”

    掌柜愣住:“啊?”

    他看了一眼王氏身后抱孩子的叶音,尴尬道:“老嫂子,你身后的不是你儿媳吗?”

    王氏撇嘴,两颊的颧骨高耸,刻薄尽显:“一个泥腿子也配。跟了我儿这么久,才下一个蛋,没用的东西。”

    她话语粗俗难听,掌柜感觉不适。他看向顾澈,不护着妻子吗?

    顾澈面色窘迫,扯了扯王氏的袖子,低声道:“娘你别气,我回头找个有钱的就休了她,再买俩丫鬟伺候您。”

    掌柜:???

    叶音低着头小声啜泣,顾朗人都傻了,落在掌柜眼中,就是这孩子被吓住了。

    他觉得叶音可怜,但这是别人的家务事,他没法管,最后糟心道:“小二,带客人去房间。”

    他眼不见为净。

    至于刚才觉得顾澈有些莫名眼熟的感觉,这会儿早抛开了。一个乡下泥腿子认了俩字,就急不可耐地想抛弃原配另觅新欢。

    呸,当人家富绅女儿傻的啊。

    进了房间关上门,王氏跟被烫到一样松开顾澈的手,退步好远。

    顾澈拱手:“多谢婶婶帮衬。”

    王氏讪笑:“不客气呵呵,不客气。”

    叶音忍俊不禁,她把顾朗放下,让他在屋里走动一会儿。结果这小家伙走两步又回头看一眼大人。

    刚才的情景对他属实震撼。

    顾庭思逐渐麻木,她没有兄长,阿音姐姐和王婶婶那样随口胡诌的本事,那就降低存在感。

    次日,顾澈去买了几人的船牌,但回到客栈时,他手里还提了几个盒子。

    叶音:“这是什么?”

    顾澈打开盒子,里面躺着玉石摆件,折扇还有一副字画。

    顾庭思茫然:“哥,你买这些做什么?”

    他们逃命呢,还买这些经看不经用的东西。

    叶音拿起一个卧牛摆件,忽而道:“你想拿去卢州转卖?”

    顾澈颔首:“赚个差价,顺便了解一下行情。”总得为以后筹谋。

    叶音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想到。还是你脑子转得快。”

    她取出自己的红木匣子,留了五十两备用,剩下的银钱都一股脑儿给了顾澈:“再买点。”

    顿了顿,她改口:“距离船开还有两日,明儿我跟你一起去。”

    顾澈是富贵窝儿里养出来的,眼界见识领先她一大截,叶音想趁机跟着学一下怎么鉴别玉石。

    这玩意儿学好了,能赚大钱。

    顾澈去洗了脸,露出本来面貌,坐在桌边跟叶音细说。

    王氏看着顾澈,十五六岁的男子身形清瘦,家族剧变让他褪去了最后一丝青涩,眉宇间萦绕着抹不去的愁。

    沉稳却又透着脆弱,俊秀的容貌似朗月清辉却又处在一种化不开的哀伤阴郁中,矛盾迷人。更重要的是,顾澈聪颖,并非内无点墨的草包,同时放得下身段。王氏不能不承认,这样的男子对女子有很大的吸引力。

    她心里叹了口气:音音啊…

    说到就做,顾庭思在客栈保护王氏和顾朗,叶音和顾澈出门了。

    阳光下,二人并排而走,宛如寻常夫妻。

    叶音没忍住看了一眼顾澈的脸,很想问问顾澈这种自然蜡黄的颜色怎么调的,又顾忌到在外面,打算回头再问。

    叶音:“今日还是买摆件吗?”

    顾澈:“看看书籍砚台。”

    似是知道叶音心中疑惑,顾澈低声道:“江南好文风,一本好的书籍,能引文士哄抢。”

    叶音恍然大悟。

    街边的喧闹声慢慢远去,眼前的景物也从路边小摊变成了厚重有格调的门铺。

    叶音对这一方面不熟,她安静地跟着顾澈,同时警惕周围。

    忽然,顾澈改方向进了一家书斋。叶音沉默跟进去。

    书斋里有五六个书生,多是在翻诗经,以及大家著书。

    叶音一个人站着有点尴尬,随手拿了一本,密密麻麻的繁体字看得她头晕。

    当初她当丫鬟时,顾澈教过她读书认字,可惜时间有限,就算叶音有底子,也不可能大半年的功夫就赶上书生苦读几十载。

    不过叶音基本阅读还是没问题,一两个不认识的字跳过就好。

    叶音强压着自己,耐着性子看下去,越看越皱眉。

    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往回翻,看看是谁所著:周汖【pin】。

    叶音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周同他爹吗。

    再回想所书的假大空,真不愧是父子。

    叶音冷漠的把书放回原处。她抬头寻找顾澈。

    书斋的采光好,这会儿正值上午,冬日的暖阳照进书斋,几缕光线洒在顾澈身上,本该是温馨美好的一幕。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音总觉得眼前所见透着冷意。

    温暖的阳光透不过顾澈的身心,自他身后,明媚灿烂。自他身前,幽暗无光。

    他像一张绷紧了的弓,平时虽然如常跟他们交流,却带着散不去的拘谨。无意识地抗拒周遭。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可是这次不再是银辉漫漫,而是高悬天际,清孤而遥不可及。

    “阿音。”顾澈不知何时放下书,唤她。

    视线交接,顾澈眼中的不解总算带了点烟火气。

    叶音弯了弯眉,“你在看什么?”

    她走过去。

    顾澈合上书,给她看书名。顾澈敛目:“是余首辅所著。”

    叶音听懂了。这本书对于想科举的书生来说,很有价值。

    顾澈在书斋里一待就是三个时辰,精心挑了四本文籍,他会给叶音看看书名和著书人,看得出来他是想给叶音讲解的。但因为书斋安静,不好窃窃私语。

    叶音都明白,选了角落里无人问津的农书看。自古以来重农抑商。

    是以,有很多先辈在这方面下苦心研究,著书。

    然而认字的都奔着四书五经,各种诗籍,大家著作去了。真正需要的农人却因为不认字,捧着农书不得理解。只信奉祖辈传下来的经验。

    叶音揉了揉眉心,疲惫的合上书籍。她发了一会儿呆,见顾澈拿着书籍去结账。跟掌柜讨价还价,最后四本书以一百八十两成交,附赠一支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