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28章 认知初步转变

    祸不单行, 因为迟迟没有抓到顾澈,元乐帝的耐心告罄了。

    他亲自下令,命禁卫军三日内必须捉住顾澈, 否则提头来见。

    禁卫军统领心头一颤,深深低下头:“臣领命。”

    这代表着接下来搜捕顾澈的行动密度会直线上升。

    元乐帝疲惫的捏着眉心, 不知道为什么, 他心里隐隐不安。

    汪忠义瞧出端倪,斟酌道:“圣上可是担心顾澈生事?”

    元乐帝不语。

    汪忠义知道自己猜对了, 继续道:“圣上,恕奴婢多嘴, 不是奴婢瞧不上顾澈,而是顾澈的父兄, 伯父皆胜他十倍,最后不也屈于圣上的龙威之下了。他顾澈一只过街老鼠,还能搞出什么动静呢。”

    元乐帝动作一顿, 他知道汪忠义说的有理, 只是心里某个地方在叫嚣不适。

    但这种情绪没持续多久, 因为次日朝堂上, 一位大臣出列:“圣上, 臣有事禀报——”

    元乐帝:“准。”

    “圣上,俞州突发大雪, 困杀百姓上百人, 灾情紧急, 还请圣上尽快定夺。”

    话音刚落, 又有一名大臣出列:“圣上, 颖州匪患凶猛, 恳请圣上派兵剿匪。”

    “圣上, 甘河县遭遇山洪,冲毁良田,淹死百姓牲畜,如今百姓无家可归,还望圣上派人速速赈灾。”

    元乐帝眉心一跳。

    当即有人质疑:“荒唐,今年干旱少雨,如今已是入冬,哪来的山洪?”

    他环视一圈:“莫非有人盼着救济百姓是假,觊觎赈灾款项才是真。”

    “胡说八道,你污人清白!”

    眼看朝堂上吵起来,周同之父出来打圆场。有了台阶下,双方暂休。

    然而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出声道:“为何今年灾情这般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汪忠义都不敢去看元乐帝的脸色。

    天子骤怒,拂袖而去。朝臣立在原地,不解又慌张。

    半个时辰后,元乐帝在立政殿召集太子和重臣商议。

    匪患之祸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众人都没怎么上心,眼下最重要的是救灾。

    不过雪灾和山洪,元乐帝更倾向于先解雪灾之困。冬日的山洪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众人很快商议出了行程,由太子带兵前往俞州赈灾。

    朝堂之事暂时没有流出,但有心人也能打探到。

    顾庭思看着兄长:“如果要出京,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可是怎么混进太子的行伍里有难度。除非有粮车供他们藏身。

    但是一般受灾的地方,隔壁城镇能匀出粮食,再不济从江南调过来也行,不管哪种方案,都比从京城运粮来的效率高。

    这条路走不通。

    顾澈分析完利弊,顾庭思挫败的低下头。

    难道他们真的要被困在京城吗?那不是变相等死。

    顾澈和顾庭思蹙眉思索,忽然听到一道冷淡的声音。

    “我有一个法子。”叶音敛目:“我姑且一说。”

    顾澈:“你说。”

    叶音:“上天示警。”

    顾庭思有些云里雾里,但顾澈瞬间明白,他眼睛一亮,下结论:“可行。”

    顾庭思:“什么?”

    为帝者,皆好名声。如今在位的元乐帝尤甚。

    顾澈和叶音聚在一起商量,顾澈提笔做了几首通俗易懂的打油诗写于纸上,然后二人偷偷进城印刷,散落于城中。

    比起离京,进城管的没那么严。

    打油诗上不得台面,不为士族所喜,但不能不承认,因为其洗脑的节奏,押韵,传播速度极快,不是一般诗文可比。

    更别说诗中所言,各地灾害皆因天子失德,这种关乎民生之事,元乐帝想堵嘴都不能,除非他彻底不要名声了,认了昏君名头。

    皇宫内,各色名贵器皿碎了一地,元乐帝双目充血:“到底是谁在私下中伤朕?”

    汪忠义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饶是他巧舌如簧,现在也不敢开口。

    他想着等圣上这阵儿的怒气过去再说。

    “皇后娘娘…”

    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隔着龙案,元乐帝与皇后相望。

    皇后无视满地狼藉,大步走到元乐帝身边:“圣上何必为流言所恼。这样岂不是随了贼人的心意。”

    若只是普通灾害也就罢了,偏偏是在他除了顾家之后。

    元乐帝心虚。

    皇后看到元乐帝一瞬间的不自然,她垂眸遮住眼里的嘲讽,换上一副关切之态。

    “圣上,既然谣言指责圣上失德,不如圣上举行祭祀叩问上苍。而另一边太子已经前往俞州,臣妾想着以太子的能力,不多日便能解决事情,两相用力,届时流言不攻自破。”

    元乐帝心里一动,面上不紧不慢道:“那就依皇后所言。”

    顾澈指着手绘地形图讲解给众人看:“皇家大型祭祀地点在清台山,距离京城有七八十里。混迹其中逃命的话,足够了。”

    随后顾澈写了一封信,让人交由青阳尘。信里写了他们的大致计划。

    青阳尘看过之后,将信件置于烛火之上焚了。

    顾澈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顾澈,短暂消沉后就布置行事。

    但让青阳尘持续意外的还是叶音,谁都不知道顾庭思和顾朗下落时,居然是叶音最先找到人,还成功把人救走了。

    虽然顾澈写信解释过缘由,但青阳尘还是忍不住咋舌。

    老太君的厉害他领教过,但叶音能够入老太君的眼,可见其本事。而老太君和顾澈同时看重叶音,的确是识人有道。

    换了旁人,恐怕宝珠堆眼前了,还以为是鱼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