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17章 中途赴宴

    啪嗒——

    娇艳的花朵终究没扛过烈日,最后一朵花瓣也无力的从枝头坠落。

    小丫鬟苦着脸:“芳青姐姐,院子里的花草都枯萎了。”

    真不是她们照顾的不上心,她们每日都记得给花草浇水,晌午时候还会把花草搬进屋,然而饶是如此,还是没能留住花期。

    芳青眯着眼,抬头看了看天,烈日高悬,灼势逼人,她收回目光,安抚小丫鬟:“没事,不怪你。”

    小丫鬟松了口气,随后又道:“今年好奇怪,明明都过了中秋,怎么天还这么热。”

    芳青皱眉:“行了,把这些枯萎的花草处理了,免得碍着公子的眼。”

    小丫鬟:“是。”

    小丫鬟刚要行动,余光瞄到一截月白色的衣袍,她下意识抬头,只瞧见寒山冷玉般的侧脸,鼻梁挺拔,像能工巧匠经过千百次精心打磨出的雕塑。

    小丫鬟的目光恋恋不舍跟随,直到被一道咳嗽声惊醒。

    她猝不及防对上芳青冷厉的眼神:“不要有不该有的心思,以前的二等丫鬟和大丫鬟就是教训。”

    这话里的内容叫人心惊,小丫鬟骇在原地,像一只被强光忽然照到的青蛙,有点滑稽,还有点可怜。

    芳青软了声,“去干活吧。”

    小丫鬟立刻抱着花盆走远了,她脑中不受控制的想起同伴前几日跟她说的话。

    公子身边的叶音,半年前也只是个三等丫鬟,不知怎么得了公子青眼,如今公子去哪儿都带着她。

    能够伺候那样光风霁月的人物…

    “真是好命啊。”小丫鬟忍不住羡慕。

    被小丫鬟羡慕的叶音,这会儿迅速钻进马车,车帘一放下,她整个人都放松了。

    顾澈注意到她的前后变化,忍不住勾了勾唇。

    车内只有他们二人,叶音能够卸下防备,无非是对他足够信任。

    顾澈轻轻敲了敲面前的案几,果然引的叶音望过去。

    顾澈:“闷,念篇游记。”

    叶音:“……”

    叶音拿起案几上的书籍,本来想故意装怪,不小心对上顾澈温和的眼,再开口时声音变回了正常。

    角落里的冰盆散发出悠悠凉意,考虑到顾澈的身体,白管家特意将马车里的熏香换成了甘松,去湿驱寒。

    叶音已经无力吐槽,他们小主家的身体好着呢,哪用这般小心仔细。

    不过考虑到顾家满门武将,顾澈的藏拙也成了一种必然之举。

    只是,也不知顾家这般委曲求全,能否换来平静安宁。

    想到历史上的武将下场,叶音的心紧了紧。她心神一乱,念书的时候就错了节奏。

    顾澈叹息:“叶音,专心。”

    叶音抿了抿唇,最后应道:“是,公子。”

    马车轮子滚过平坦的青石板大道,两侧的人声渐渐鼎沸。叶音念读的声音被断断续续掩盖,索性到最后,她就只张嘴巴不出声。

    顾澈也不拆穿她,抬手撩开车帘,叶音抬眸扫了一眼。

    她不得不承认,那是极好看的一只手,手指白皙修长,却不同于女子的柔软之感,每根手指的骨节十分分明,阳光透进来时,指尖泛着红晕,充满了神秘的力量感。

    叶音移开目光,也看向了外面。

    那个饱受摧残,最后在无望中离世的孩子,像一块小石头点在她心中。

    当时叶音压下了那股怜意,各种各样的惨剧,她在末世中见过很多了。可是没想到后劲那么大,像细密的针,扎一下不会太疼,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马车行驶而过,叶音全神贯注地凝视着街边。她不想看到残肢的孩子乞讨,但又怕因为自己的大意,而错过解救一个可怜孩子的最好时候。

    其中复杂滋味,恐怕只有她能体会。

    顾澈保持着撩车帘的动作,只是目光不知何时从外面落到了叶音身上。

    他感觉到了叶音平和外表下的焦躁和愤怒,所以他才会在又闷又热的天气带着叶音出门。

    或许是为了带叶音散心,也或许是单纯想在外面转转,若是遇上可怜人,顺手帮帮。

    顾澈也不知道这两种情绪,哪个占比更重。但他的身体更加诚实,先一步做出了行动。

    一路行过,街上鲜有乞丐,叶音收回目光,心情却并未轻松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