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16章 拿贼

    如果叶音没有经历过末世,她或许会单纯觉得王氏只是遇到了一个可怜的乞儿。

    但是口哑,眼盲,四肢萎缩,行乞,这些苦难都堆积在同一个孩子身上时,也太巧合了些。

    不过内心猜测叶音没有道出,她只是让王氏留意那对祖孙,届时给她传个信。

    王氏犹豫:“音音,你怎么这么上心?”

    她叹气:“娘知道你心肠软,但天底下的苦命人太多了,咱们遇上了帮一把就算了,挨个挨个帮,哪里帮的过来。”

    叶音颔首:“娘放心,我心里有数。”

    如此过了两日,一位面善的大娘敲响了别庄后门。

    叶音出来时,大娘温声道:“你娘让我来寻你,只说有急事。”

    叶音拿出袖子里的点心递过去:“多谢大娘跑一趟。”

    怕嫌疑人跑了,叶音都没回去跟顾澈请假,直接从后门走了。

    白管家听到消息,忍不住在顾澈面前给叶音上眼药:“公子,叶音那丫头现在越来越猖狂了。她是您身边的大丫鬟,本该好生伺候您,如今却找不着人,这不是失职吗。”

    顾澈翻了一页书,不以为意:“等她回来问问就知道了。”

    白管家一梗。后面那些责备叶音的话也不得不全部咽了回去。

    另一边,叶音疾走如风,眨眼间到了王氏摆摊的地儿。

    王氏看到她,努了努嘴:“前面就是。”

    叶音跟着看过去,发现七八十步开外,人群聚在一处,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叶音大步上前,用巧劲挤进人群中。

    入目是一个年迈的老人跪在地上,皮肤黝黑,衣衫褴褛。他怀里抱着一个头大,四肢纤细似菜芽的男童,估摸着也就七岁左右。手脚无力的耷拉着,像放坏的面条。

    叶音略有不适,目光上移,正好对上男童大睁的眼,那双眼灰蒙无光,嘴巴偶尔张开时,瞧见嘴里空荡荡的,没了舌头。

    旁边一个小媳妇儿见状,忍不住别开脸去,低声抽泣。

    一位老大娘直接解开钱袋子,抓了一大把铜钱扔到祖孙俩面前的破碗里。

    “谢谢,谢谢菩萨。”老人俯身磕头,被大娘一把拦住:“别,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可受不住。”

    老大娘抹了抹眼睛,抽身离开了人群。

    其他人也差不离,有的给钱有的给物,不一会儿,祖孙俩面前就堆起了小山。

    等到众人给的差不多了,老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棉布,把所有东西一收,道谢后离去。

    叶音眼睛一眯,这动作也太熟练了,再者,身上穿的破破烂烂,却能拿出一块好棉布,岂不矛盾。

    叶音不动声色的跟上去。然后发现老人行至南城继续乞讨,叶音心里估算了一番,就这大半日功夫,老人至少得了十来两银子。

    至申时,对方大概受不住热,路上买了烧鸡馒头,然后进入一条胡同里,胡同窄小,人来人往,再加上地形复杂难辨,若非叶音有经验,恐怕就跟丢了。

    兜了一大圈,最后老头抱着孩子进了一条破破烂烂的深巷。

    它太脏污了,也太安静了,像是跟繁华热闹的京城强行切割。地上不再是石板路,而是黄泥夯实造成,两面的墙壁斑驳,墙角污黑,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浓浓的馊味和尿臊味,连生命力强的野草都不堪生长。

    如此恶劣的环境,难怪消了人声,但同样的,没了人群遮掩,叶音也无藏身之处,是以她不得不拉开距离。

    她躲在拐角处,看到老头进了最里面的一座院子。

    叶音正思索着如何靠近,她想了想,捡了几块石头,手指一弹。

    “咚—咚咚——”

    敲击声刚落,院门大开,之前悲戚可怜的老头面色狰狞,他左右张望,喝道:“谁在捣乱?滚出来!”

    无人应他。

    随后,老头发现院子外的小石头,不止是他家院子,隔壁的木门外也有小石子。

    一看就知道是哪家小子顽劣,故意用石子砸门。

    然而周边几户人家,要么是烂赌鬼,要么是酒鬼,赌鬼几乎不在家,酒鬼在家也是醉醺醺睡大觉。被砸了门自然也不会有人出来呵斥。

    老头心头生疑,这条胡同是他特意选的,又脏又臭,还特别绕,一般人根本不会来。

    他做贼心虚,以为是有人发觉了什么。他重新关上门,但叶音却发现对方故意留了条门缝。

    叶音垂下眼,炽热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汗流雨下,她也无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