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6章 连环套

    王氏不耐烦了,“问你话呢,你这丫头怎么又不吭声。”

    叶音磕巴:“我…不知道。”

    王氏:“……”

    知道女儿的性子,王氏摆摆手:“算了算了,先不急。”

    晚上母女俩挤在一张床上,王氏看着黑黝黝的上空:“音音。”

    叶音:“嗯。”

    王氏:“那小管事不错,你要上心。”

    叶音:“……”

    王氏没听到动静,又唤:“音音?”

    这次没人应她,王氏撇了撇嘴:“笨丫头。”

    这个世道,找个好婆家比什么都好。

    之后几天,叶音照顾王氏洗漱、用饭后就出了门,酉时才回来。

    王氏在屋里缝衣服,终于得见人,气道:“你一天都干什么去了?”

    叶音拿出草药:“城外采的,对你腿好。”

    王氏肃着脸:“谁让你去的,你一个姑娘家出城,不怕被拐了去。”

    “就这几天。”叶音哄着她,次日又出门。

    那几个混混砸了王氏摊子,逼的王氏自伤,结果在牢里待了两个时辰就出来了,什么事都没有。估摸着是牢狱常客。

    这种人不可能只犯一件事。

    叶音这几天都在打听,对方比她想的更不堪。她低着头迅速穿过人群。

    晌午后,叶音没入一条小巷。在吵闹声最大的一户人家停下来。

    今日太阳猛烈,这会儿巷子里几乎无人,叶音一脚蹬在墙上就翻了进去。

    马勇跟兄弟们正在打马吊,他今日运气好,连着赢了三回了。眼看这一把也要赢,马勇喜形于色,“兄弟们,这把…”

    他话还没说完,脑袋剧痛,只来得及看到一角褐色布衣,就失去了意识。

    其他人也没比马勇好到哪里去,有些离得远的,迎面飞来泥沙,一闭眼的功夫人就晕了。

    叶音看着躺地的人,按照信息所得,奸.淫.者,废三条腿,作恶者,废两条腿。

    期间有人痛醒了,又被叶音一棍子敲晕。

    她立在屋中央,脚边是砸人的碎石,横七倒八的混子。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少顷,她俯身从这些人身上摸走银钱,利落地翻墙出去。

    她饿了。

    黄昏时候回家,王氏气汹汹地等着她:“你又去哪里了?”

    叶音一本正经胡说:“我给人洗了一天碗,这是报酬。”她递上一个油纸包。

    王氏打开,发现是两个包子和一个烧饼,捂的太久,整个包子都软塌了。

    王氏鼻子一酸,差点没掉下泪,她怒瞪着叶音:“谁让你去干这些!”

    叶音眉心一跳,糟,戏演过头了。

    她还没想出新借口,忽然被王氏拽住:“我问你,这些天你都跑出去,是不是找活干了。”

    叶音一梗:她是找了点活,但跟王氏想的可能不一样。

    王氏见她沉默,又气又心疼:“你这个死丫头,我把你送进别庄奔好日子,你就这么作践自己。”

    “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王氏咬着牙:“明天你就给我回别庄,我又不是瘫了,不用你照顾。”

    叶音试探辩解:“娘,我…”

    王氏:“闭嘴!”

    次日清晨,叶音就被王氏往外赶,她在外面晃了一圈,吃饱喝足才去别庄。结果刚进后院,就被顾澈身边的小厮唤去。

    叶音进入书房,福了福身:“公子。”

    顾澈观察叶音的神色:“吾听闻你家里出了事。”

    叶音面色如常:“回公子话,只是个意外,现在没事了。”

    顾澈半信半疑,“你…”

    叶音疑惑脸打断他:“公子还有别的吩咐吗?”

    顾澈抿唇:“你才回来,今日先歇着罢。”

    叶音:“是。”

    叶音从书房出来,跟门外的琴玉打了个照面,对方看到她,脸上没了以往的倨傲,反而有种隐隐的怜悯。

    叶音:?

    琴玉端着茶点进屋,刚要劝顾澈用些点心,却听顾澈吩咐小厮:“等会儿你带上东西去看看王氏。”

    听话听音,都去叶音家里了,总要多看顾两分,添物什的添物什,给银钱的也不落下。

    托盘里的茶盏发出轻微的碰撞,琴玉才恍然回神,抠紧托盘的手指,一根一根强行放松,她悄悄将点心放下,而后退了出去。

    耀眼的日光激的她阖目:没关系,叶音待不了几天了。

    一夜好眠,叶音用了早食就去干活,没想到干到一半又被人叫走了。

    下人房里,白管家带着人把叶音的被褥,柜子翻了个稀巴烂。

    屋中间的六仙桌上摆着一个珐琅彩云纹笔洗,一方端溪砚,还有一匹巴掌大的琉璃飞马。

    叶音进来时,白管家斥问:“叶音,你解释一下?”

    叶音扫了一眼凌乱的被褥,眉头微蹙:“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管家大喝:“翠屏指认你偷窃公子之物。叶音,你好大的胆子。”

    叶音:“我没有。”

    “你有!”一直旁观的翠屏声色俱厉:“你娘断了腿,你需要钱给你娘看伤,但你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才狗胆包天偷到公子身上了。”

    “枉公子待你那般好,你却做出这等背主之事,简直畜生不如。”

    叶音扬眉,难怪昨日在书房外琴玉怜悯地看着她。

    伤她娘在前,栽赃她在后,对付她一个丫鬟,居然还用上了连环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