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5章 欣赏

    叶音是个令人很有教学成就感的学生,只要教过她的东西,她很快就能学会。

    顾澈兴味更甚,简略带过三字经等启蒙读物,教导叶音诗经、论语、孔孟。原以为叶音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想叶音不但明白,更有自己的见解。

    顾澈讲梁惠王?上,本意是想传递孟子“仁”的理念,没想到叶音反问他:“敢问公子,可与匪寇施仁?”

    顾澈眉头微蹙:“匪寇穷凶极恶,自然不可。”

    叶音顺势道:“战国中期诸侯兼并,以致百姓食不果腹,颠沛流离,与匪寇之害又有何异。”

    从一个后世者的角度来看,叶音想不到在那样一个诸国混乱的时候,还有什么能比统一更好地阻止战争。而要降服其他国君,只有武力才是有用的。

    不等顾澈反驳,叶音话锋一转:“公子与奴婢论的是战国背景,若是大一统王朝,天子仁心,行富民教民之道,于百姓自然是有益无害。”

    这也是为什么孔孟之道千载不绝。可惜孟子生不逢时。

    角落里的冰化了大半,水托起浮冰,迎着窗外吹来的一缕风,在水面漾起一点浅浅的涟漪,亦如顾澈被轻轻拨弄的心弦。

    他看着叶音良久,像是要透过叶音的眼睛,窥探她的所思所想。

    叶音垂下眼,做作地扶了扶耳侧的碎发,夹着嗓子道:“公子这样看着奴婢,真是羞煞奴婢了。”她微微别过脸,欲语还休。

    顾澈:“……”

    顾澈一言难尽地收回目光:“ 冰化了,你将书房内的冰盆重新置换。”

    叶音愣住:“公子是让奴婢叫其他姐姐一起置换冰盆,对吗?”

    顾澈在书案后坐下,眸光熠熠:“不,吾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去做。”

    叶音:……

    可恶!

    顾澈翻开书籍,漫不经心道:“白管家说厨房今日准备了冰酪,可惜冰酪虽好,却性寒凉……”他故意顿了顿。

    叶音心里一下子拐过七八个弯,当即道:“公子稍等,奴婢去也。”

    不消一刻钟,叶音就将角落里的冰盆置换完毕,她抬手擦着额头的汗,笑道:“公子,屋里这会儿又凉爽了罢。”

    顾澈嘴角抽抽,平时干其他活没见叶音这么麻利。

    顾澈:“过来。”

    叶音喜笑颜开:“公子可是要奴婢去小厨房提冰酪?”

    顾澈自顾自翻了一页书,不紧不慢道:“今日还未练字,既然才学了孟子,就把吾教你的内容抄写两遍。”

    叶音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她声音飘忽道:“公子,这…这…”

    顾澈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眸光凉凉,跟小猫露爪子似的。

    叶音到嘴边的话一改:“谨遵公子命。”

    她在圆凳坐下,提笔抄写,没多久就进入了状态。

    顾澈视线挪移,不看字迹,叶音的架势还是很唬人的,眉目严肃,坐姿有力。从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她饱满的额头,黑而弯的眉毛。

    时下女子的眉毛多是柳叶眉,看上去温顺柔和。但叶音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她不太会画眉,还是天生如此,她的眉毛更挑一些,透着一点不羁和张狂,却又不算太夸张,就跟她这个人一样,看着老实本分,真接触了才知道内里有主意得很。

    想到之前跟叶音的交流,身为武将世家的子弟,顾澈内里是认同叶音的观点。

    否则不会只让叶音独自一人去置换冰盆。

    以雷霆手段御外敌,以春风细雨润百姓。书是死的,人是活的,端看怎么用了。

    可惜叶音是个女儿身,若是男子,假以教导,日后走仕途,定能恩泽一方百姓。

    再看朝中一些官员,读书读傻了,还用此误导圣上。思及去岁跟北狄议和,靖朝分明占据了上风,却还往外给钱给物,当真叫人愤怒憋屈,难以释怀。

    忽然叶音抬头,挑眉揶揄:“公子偷看奴婢?”

    顾澈猝不及防被逮住,眸光慌乱了瞬间,欲盖弥彰道:“字迹无神,约摸是练少了,再加两遍。”

    “咔嚓”一声。

    两人都寻声看去,哪怕叶音极力掩饰,断掉的毛笔杆子也不能恢复如初。

    顾澈冷漠:“六遍。”

    叶音:…造孽啊!

    让你嘴贱,没事调侃小主家干嘛。

    叶音认命地抄写文章,顾澈一直留意她,发现叶音真的一心抄写文章,他藏在袖子里攥紧的手才慢慢松开。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偷看人被抓包。

    六遍文章抄完,叶音记了个七七八八,她把誊抄好的文章呈给顾澈:“公子请看,每一个字都是奴婢全心投入书写,一笔一划都力求写到最好。堪称奴婢的倾心之作。”

    不理叶音的阴阳怪气,顾澈迅速浏览一遍字迹,他微微颔首:“略有进步,再接再厉。”

    叶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是”。

    顾澈垂眸遮住眸中的笑意,作随口状:“吾有些渴,你去吩咐厨房,令他们将冰酪送过来。”

    叶音:哎嘿!

    叶音立即接茬:“公子,一来一回传话多费时间,奴婢直接将冰酪提回来给公子解渴。”

    话音未落,她人就咻咻出了书房,留顾澈在原地眸子圆睁。

    他自问从未克扣庄中饮食,为何叶音对吃食有非同一般的热情。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叶音就提着食盒回来了,比之平时足足缩短了一半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