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138章 第138章

    晚上,顾庭思躺在床上,月光被窗格分割成一片一片

    晚上,顾庭思躺在床上,月光被窗格分割成一片一片,冷清孤寂。

    顾庭思闭上眼,然而往日很快就入睡,今夜脑海里却闪过一张明月清风般俊秀的脸。

    顾庭思气的捶床:那么个文弱书生有什么好想的。

    可越不想越要想,她不甘心的坐起来。

    顾庭思想不通,最开始她对桓瑾分明是平常心。怎么最后变了。

    半晌,顾庭思腾的站起来,分明是桓瑾频频找她,绿豆大点事也来找她,还邀她一起吃饭逛街。

    大宁民风开放,但她跟桓瑾非亲非故,哪怕桓瑾请她吃饭是为了道谢,那又逛街,又送花灯呢。

    等等,桓瑾好像没有开口说花灯是送她的。只是当时桓瑾崴脚,然后把花灯给她……

    顾庭思脸色扭曲,一拳打在虚空中。

    门从里面打开,不多时院子里多了一道矫健的身影。

    顾庭思刻意不见桓瑾,能躲就躲,她如此抗拒的态度让桓瑾心慌,一时却无破解之法。

    眼见气温升高,顾庭思最近没胃口,便想着去外面吃,结果不知不觉走到了深巷,熟悉的铺面,不熟悉的是铺面前排着的长队。

    顾庭思疑惑,上次她跟桓瑾在饭点来,铺子门可罗雀,怎的一段时间不见就宾客如云。

    “兄弟,你们干嘛呢?”

    “排队啊。这家饭馆的东西可好吃了。”

    顾庭思当时被压下的狐疑又冒出来了:“你们最近才发现的吧。”

    汉子笑道:“怎么可能,大宁刚建立那会儿,这饭馆就开着了。听说老板以前在京城里的酒楼当过大厨。”

    顾庭思脑瓜子嗡嗡的,这时那汉子又道:“偏生前段时间老板有事,说要关门十日,我们都好难过……”

    后面汉子说什么,顾庭思已经不知道了。她有一种被愚弄之感。

    怀疑的念头起了,顾庭思想的更多,她没有回府,转而去了军营。

    三日后,桓瑾被顾庭思身边的人叫去。

    将军府偏厅,顾庭思屏退下人,她面寒如霜地盯着桓瑾。

    “给我一个解释。”

    桓瑾茫然:“什么?”

    顾庭思冷笑:“桓大人习君子六艺,出类拔萃,何必在本将军面前藏拙。”

    她起身一步一步逼近桓瑾,目光如刀:“还有那饭馆,人流涌动,为何你带我去那日却无旁人。”

    她与桓瑾不过咫尺间,厉声喝道:“桓瑾,你有什么阴谋。”

    偏厅内鸦雀无声,气氛凝滞。

    少顷,桓瑾低下头苦笑了一声:“我能有什么阴谋,不过是想追求喜欢的姑娘而已。”

    顾庭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胡说什么。”

    既然戳破了,桓瑾也不瞒了,这些日子被顾庭思躲着,抗拒着的苦闷滋味也尝过了,大不了以后不再往来。

    桓瑾回望顾庭思的双眼:“我一应事务往将军府跑,难道是我真拿不定主意?”

    顾庭思又添怀疑,没错,若桓瑾主不了事,她皇兄和皇嫂可不会对桓瑾委以重任。

    桓瑾目光描绘顾庭思英气的眉眼:“我此来修路为民生,事情繁多,可我挤出时间频频出现在你身边,是我闲吗。”

    顾庭思:“那你为何伪装不会骑马,还有那个饭馆…”

    桓瑾脸上一热,移开了目光,“我用一道菜的方子,换老板歇业十日。我…”他轻声道:“我想带你去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