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117章 我爱你

    顾澈慢慢把邵和往山林引,远处的邵旦虽然不懂顾澈深意,但直觉危险。

    “哥!”

    他迎扛了敌人一刀,拉近两人距离后捅向对方心窝。敌人倒下,邵旦终于有机会奔向邵和。

    “哥,前面是陷阱,别去。”

    然而邵和已经打红了眼,他要顾澈死。

    眼看对方大刀砍来,顾澈矮身一躲,邵和的大刀砍在树上,不能立刻拔出。

    战场上只是一瞬间的疏忽,可能就会毙命。冷兵器闪着不祥的锋芒,直奔邵和的脖子。

    他迅速后翻,险险躲过,然而邵和也彻底失去夺回兵器的机会。

    他如败家之犬被顾澈狂撵,那张没什么图纹的面具看在邵和眼里,是对他巨大的嘲讽。

    可情况不依他念头所改,顾澈挥舞着长剑砍来,邵和飞快躲开,可谁想这一剑又是哄他的招,当顾澈的剑尖直指他胸口时,邵和睚眦欲裂。

    利刃刺进胸膛,顾澈和邵和都愣住了。

    邵旦挡在邵和身前,左手死死拽着要了他命的长剑,同时把右手中长刀递给邵和。

    邵和和邵旦默契惯了,邵和瞬间拿过刀砍向顾澈。

    一切发生的太快,当其他人反应过来,顾澈捂着左臂,那里鲜血刺眼。

    “将军!”

    方白疯了一样冲过来,逼退邵和,扶住顾澈:“将军您别吓我。”

    顾澈厉声道:“杀了邵和。”

    可惜终究是慢了一步,邵和逃了。

    战马上,邵和单手紧紧捂着邵旦的胸口,那里好多血怎么都止不住。

    他红了眼,眼泪瞬间砸落:“阿旦别怕,哥救你,哥肯定救你。”

    邵旦死死抓着邵和的手,几乎是低吼:“哥,忘了…忘了叶音。”

    “好…好…”邵和屏住泪:“哥再也不想她了。”

    “军师死后,哥就不想了。”

    “阿旦你撑住。”

    战马奔跑中的颠簸让邵旦迅速出血,他掉着泪哀嚎:“哥…”

    “我好…好…痛……”

    邵和感觉手上一重,只看到面前低下的后脑勺。

    天空一声惊雷,大雨迅速砸落,掩去了天临军逃跑的痕迹,也掩去了绝望的低吼。

    外面雨势不减,天临军主帅营帐,邵和浑身湿淋淋的看着邵旦的尸体。

    少年的表情痛苦,临死前的哀嚎仿佛还在邵和耳边。

    【哥,我好…好…痛……】

    大山面颊抽动,背过身去。

    邵旦是他们一群人中最小的,性子也最活泼,没外人的时候邵旦最喜欢跟他们撒娇。

    冯五七死的时候,他们是痛惜和遗憾居多,夹杂着难过。但邵旦不一样。邵旦不是外人,邵旦是…他们的弟弟。

    不是亲兄弟,胜似他们的亲兄弟。

    邵旦过去被砍一刀都闹腾的要命,那直刺心窝的一剑,邵旦又该有多痛。

    汤潮看向邵和:“大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营帐里鸦雀无声。良久,邵和才轻轻道:“顾澈在新游。”

    那声音太轻了,若不是几人凝神静听,恐怕邵和的声音都要被外面的雨声掩去。

    汤潮顿时心沉:“姓洪的骗了我们?”

    他咬紧牙:“就知道那群狗官不能信。”

    邵和闭上眼:“你们也累了,回去休息。”

    “可…”

    大山拉住汤潮,几人默默退下。

    营帐里除了邵和和邵旦冷冰冰的尸体,再没有他人。

    邵和踉跄着走过去,目光不受控制的盯着邵旦的胸口,那里有个洞。

    他伸手把人抱起来,几乎称得上温柔的抚摸邵旦的后脑:“哥说过,哥罩着你……”

    “……对不起…”

    他食言了。

    黄豆大的雨珠无情的拍打万物,泥水被溅的飞起又迅速落下,四周只听得到哇啦啦的噪声,以及隐约的哭声。

    这雨毫无征兆,次日不但没停,反而愈下愈大。大宁乘胜追击的计划被迫中止。

    但池明贤现在没空想此事,他站在床边,一双眼却死盯着大夫,“怎么会发热呢?”

    明明昨儿顾澈的伤处上了药还好好的,结果睡了一晚就高热不醒了。

    这要急死他啊。

    大夫额头也冒了汗,斟酌道:“元帅,陛下早年身体有损,但常年习武底子在,平时不觉什么。可昨日陛下左臂的伤深可见骨,如今又是高温暴雨…”

    大夫止住话,但池明贤却懂了。夏日里受伤最易感染,如果伤者后续还高热不退,那就极危险了。

    这会儿没外人,大夫小声道:“元帅,还是护送陛下回京吧。”

    池明贤抿着唇,但心里早哭上了。

    他难道不想吗,他是怕顾澈在路上再有个万一。

    大夫也想到这茬,一张老脸的皱纹都皱到了一起,“元帅可跟京里送信了?”

    池明贤:“嗯。”

    这么大的事,池明贤哪里敢瞒着。

    叶音收到信的时候差点把信纸扯烂,她久久地盯着信纸,可是上面的内容并没变。

    “阿澈…”

    顾澈年少时中毒落下的病根,居然在此时爆发。

    叶音强稳住心神,她把信纸燃烧,随后召来心腹,一番吩咐后让他们出宫。

    次日朝堂上,钦天监监正突然发难,直言女帝派兵攻打天临军是个错误,所以天象示警,必须尽快收兵。

    桓瑾和青阳尘不悦,刚要反驳,却接收到来自上首女帝淡淡的目光。

    钦天监监正跪下叩首:“还请女帝下令收兵。”

    朝堂上寂静无声,以谢家为首的几个世家都不吭声,武将们站出来怒斥:“简直是牵强附会,胡说八道。”

    “一国无二主,天临军迟迟不降,就是包藏祸心。”

    “乱臣贼子皆诛之。”武将们群情激奋,一部分言官也站不住了。

    “天下将安,女帝该安民休息才是,大动战争就是于天理不合。”

    “还请女帝下令收兵。”

    “圣上,孟子言:君子以仁存心,若庶人不仁不保四体,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而天子不仁,国家危矣,圣上若是固执己见,大宁恐有再分离之险!”【注】

    “放肆!”叶音怒声诘问:“何大人,你安的什么心。”

    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叶音紧跟质问:“你究竟是在说新游暴雨之事,还是在借题发挥,不满朕以女子身登上帝位?”

    君臣间最尖锐的矛盾被叶音猝不及防披露。

    何大人腿一软:“圣上,臣惶恐。”

    整个金銮殿倏地一静,随后众官员齐齐下跪:“圣上,臣等绝无此意。”

    叶音冷笑:“朕看你们倒是坦然的很,哪有惶恐。”

    “圣上……”

    叶音起身,“朕意已决,决不更改。”

    她大步离去,大太监忙不迭喊:“退朝——”

    金銮殿上众人面面相觑,随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何大人。眼里都是“佩服”。

    何大人叫苦不迭,他根本没那个意思,只是希望女帝下令收兵。

    下朝后顾朗率先寻来,叶音抓着他一番叮嘱,留下一封代行其令的圣旨,就着便装匆匆出宫。

    顾朗心如擂鼓,这会儿他明白过来,叶音在朝堂上是故意借题发挥,现在又偷偷离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