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困的幽白 作品

第三百七十七章:冰冻魔族都出来了

    “你到底想干嘛?”

    邪神很无力,但没有办法。

    这个星球上的怪物他见得不少,前段时间还有一个死活追着他跑的,有着古怪眼睛的家伙。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邪神感到这么无力,他很清楚,眼前这人绝对不是这个星球原住民,这颗星球的发展程度绝对还不到这个时候。

    他不想死,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力量重活一世,邪神并不想这么快就去到亡者的世界报道。

    “我刚刚问过了,你来自哪里,又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团藏还是那副平淡的模样,就好像碾压这个敌人没有给他的心里带来任何的喜悦。

    “冻星,我来自冻星。”邪神毫不犹豫开口,显然,相比于保护自己的星球,他更愿意活下去。

    “我是在六百年前,进行一次星球入侵的时候遇到星际乱流,在这次乱流中我无意识被送到这颗星球,因为飞行器在乱流中已经被分解,而我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这颗星球的科技又太过于落后,所以我就暂时留在了这里。”

    “冻星?”

    果然是外星人,团藏饶有兴趣的扫视着邪神,“详细介绍一下你们星球的情况,还有你的实力。”

    或许不用借助穿梭技能,自己也能在这个世界,又或者说这片宇宙进行一次新的旅程。

    “冻星,是另一片星系的一颗偏远星球,因为距离那个星系的太阳过于遥远且空气稀薄,其重力更是现在这颗星球的五十倍,所以我们那颗星球的生物都进化出了非常强大的适应能力。”

    “在那颗星球上只有一个种族,也就是冰冻魔族。”邪神小心的介绍道。

    “冰冻魔族?”

    团藏的眼睛有些古怪了,这个称呼听起来有些熟悉啊。

    “你说的冰冻魔族,是不是那种能够一直变身,只要不停地变化自己的形态,就能越来越强的种族?”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这种语气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实力已经很少会出现。

    “你果然不是这颗星球的本土人,居然知道我们冰冻魔族里王族才有的能力。”邪神眯起眼睛,虽然一早就猜到了,但终于得到证实,他还是有些开心的。

    毕竟这颗星球本土人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一群未开化的野蛮人,但这群野蛮人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比他还强,骑在了他的头上,这就有点让他难以接受了。

    现在得知对方同样是来自外星,心里算是舒服多了。

    团藏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下巴,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喜悦。

    “据我了解,你们冰冻魔族应该是单姓繁殖生物,长得还奇奇怪怪的,而且实力应该没有你这么弱吧?”他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真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冰冻魔族,那眼前这个邪神应该得厉害很多,至少,毁掉星球应该没什么难度吧?

    而且就自己认知里的那个冰冻魔族,长相上应该要更...粗犷一点,要更加贴近金属人。

    可眼前这个邪神,看起来跟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差异,而且似乎还分了性别。

    听到团藏的问话,邪神面无表情,对于别人评价自己这个种族奇奇怪怪也没有什么情绪。

    毕竟在见识到人类这个种族,并且迫不得已拥有了人类的形态以后,他也知道了种族之间审美的差异。

    “我以前不长这个样子的,也是在来到这颗星球以后,接触到了这个星球这种叫做查克拉的力量,以及对于控制力量的办法以后,我才发生了变化。”

    “我的本体分离出了魍魉和巫女两个形态的意识,但他们都产生了自我,并且发生了背叛。”

    邪神解释道,“我这个种族的适应能力是很强大的,身体就算是只剩下一颗眼珠子都有重新复活的可能,更别说我在接触到这颗星球的力量以后得到了蜕变。”

    “至于关于你说的,我很弱。”

    说到这里的时候,邪神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这完全是被别人小看了,“你应该是见识过我们冰冻魔族里王族的人吧?每个种族之间都有强弱之分,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像王族那样的实力。”

    团藏点点头,对方的解释倒也说得通,毕竟魍魉和巫女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性别,邪神能分离出两种性别的个体,显然本体的性别会很精彩。

    至于形态上的差异,大概只能说明他的进化能力确实很强。

    “所以说,你认识一个叫做弗利沙的人吗?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你们冰冻魔族里的王族。”团藏裂开嘴问道,他已经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没想到,他是真的没想到。

    这片宇宙里居然还能出现弗利沙这样的存在,那岂不是说,在这个宇宙的某个星系里,存在与自己所在的这颗星球一样接近太阳和月亮,在环境上没有太大差异的地球?

    而那个地球上,还有着名为武道家的职业,要不出意外的话,甚至还会有一个叫做孙悟空的赛亚人?

    邪神皱起眉头,细细翻阅了一下自己脑海内的记忆以后,他摇了摇头,“我没有在王族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存在,但毕竟我是六百年前的生命体,或许你见到的王族,是在我来到这颗星球以后出生的。”

    “那齐尔德呢?”团藏皱起眉头,他又开始怀疑这个冰冻魔族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

    “宇宙帝王齐尔德先生,他是我们冰冻魔族史上一位很优秀的祖先,我自然是清楚的。”邪神有些意外在团藏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看起来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种族似乎很了解。

    “那库尔德王呢?”团藏又问道。

    “库尔德王?库尔德在我离开冻星的时候刚刚出生,那时候还没有继承王位。”邪神继续解释。

    “很好。”

    团藏满意的点点头,总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因为飞行器被毁掉的缘故,你没有任何手段可以联系到你的族群,也没有能力离开这里对吧?”

    邪神小心解释道:“是的,如果您愿意的话,希望能够在离开的时候捎我一程,等我回到冻星以后必有重谢。”

    他心中已经将这个对自己种族历史很了解的人当成了某位王族的盟友。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好像没什么用了。”团藏有些苦恼的说道,搞半天也只是了解了这个星球外的世界,但怎么离开,还是得重新想办法。

    这话一出,邪神的心中一惊,伴随而来的是怒火和不甘,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一切已经再一次静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