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萝 作品

第136章 黏人

    纪明钧又做梦了。

    这次是在团部食堂,徐远洲端着饭缸坐到他面前边吃边问:“对了,老赵喊你去他家吃饭了吗?”

    “哪个老赵?”梦里的他问。

    “一团的赵弘毅啊,前阵子刚再婚那个,他们之前只打了结婚证,没办婚礼,这次就是打算请几个战友热闹热闹,他没喊你吗?”徐远洲问,“不对啊,我早上碰到他那会他说要喊你来着。”

    “没有。”

    徐远洲唔了声:“那估计是没抽出空来叫你,反正星期天吃饭,不着急,对了,你到时候去不去?”

    “不去。”

    “为什么?你这星期天不休息吗?”

    “交情没到。”

    “别啊,老赵说这次请咱们主要是为了表示感谢,”可能是看出他的疑惑,徐远洲想起来解释说,“你还不知道吧,老赵媳妇就是上次给咱们送锦旗那姑娘。”

    ……

    林静刚走出主屋,厨房里炒菜的张秀梅就听到了动静,侧过身望着厨房门口说:“起来了就赶紧刷牙洗脸,中饭差不多做好了。”

    “嗯。”

    林静应了声,脸颊微热,虽然今天是休息日,但一觉睡到中午实在有点过了。

    可这事真不能赖她,她天没亮就被纪明钧给弄醒了,翻来覆去折腾到外头热闹起来才停,到现在能醒就不错了。

    想到纪明钧,林静挤着牙膏从浴室出来:“妈,明钧不在家吗?”

    不用去军营的时候,纪明钧中午一般会帮张秀梅做饭,但林静今天没看到他人。

    “说有点事,出门去了。”张秀梅说。

    “那他中午回不回来吃饭?”林静边问边回到浴室刷牙。

    “不知道,他说到中午他要是没回来就让我们先吃。”张秀梅盛出锅里的菜,走到浴室门口,欲言又止问,“对了,昨晚你们谈得怎么样?”

    张秀梅昨晚也没睡好,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本来上午看到纪明钧,她是准备问的,但又有点犹豫。

    这一犹豫,就到了现在。

    林静闻言刷牙的动作顿住,侧过头见张秀梅一脸担忧,安抚说道:“您放心,他没打算回特种部队。”

    “真的?”

    林静肯定点头:“真的啊,我骗您干嘛?”

    “你刚才那副表情,我还以为……”张秀梅没往下说,只高兴道,“他没这打算就好,你慢慢刷牙吧,我去看西西醒了没。”

    林静应了声,低头继续刷牙。

    ……

    纪明钧此时正站在林家主屋里,看着林卫东翻找着衣柜,不多时,他翻出个捆得严严实实的尿素袋说:“静静的旧衣服应该都在这里了,对了,你找静静的旧衣服干什么?”

    “想确认件事。”纪明钧淡淡说道,接过尿素袋放到地上,解开严严实实捆住袋口的麻绳继续翻找。

    林卫东没问纪明钧想确认什么事,他觉得纪明钧不会回答,想着自己在屋里帮不上什么忙,便出去问林国文有没有茶叶。

    他年前等到了分房,是带厨房浴室的套间,环境比制衣厂家属院这边好多了。所以房子下来后林卫东简单捯饬了一下,翻过年就带着陈芳母子俩搬了过去。

    搬到机床厂家属院后,林卫东就不怎么回这边了,所以不清楚家里还有没有茶叶。他今天也是回来拿东西的,正准备走的时候碰到纪明钧就改记了主意留了下来。

    林国文对纪明钧虽然不算殷勤,但也没那么冷淡,听林卫东问起,指了指过道里的五斗柜说:“你自己翻吧。”

    林卫东便打开五斗柜自己找。

    林国文这人不爱收拾,所以自从林卫东一家三口搬出去后,家里就到处都乱糟糟的,斗柜里也是,白糖红糖细粮粗粮什么都堆在一起,林卫东很费了番功夫才找到茶叶罐,结果打开茶叶罐一开,里面就只剩下点茶沫了。

    虽然这年头喝茶没那么讲究,但用茶沫招待人就太不合适了,林卫东知道纪明钧不爱喝糖水,想想还是打算去隔壁借点茶叶。

    都是十来年的邻居,茶叶借得很容易,但有茶叶还不够,暖水瓶里没热水了,林卫东拿着暖水瓶很无语:“家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林国文哼哼:“你们都不在家,没人管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刚得知儿子单位分房了的时候,林国文心里是很高兴的,这可是单位分房,多荣耀的事啊!

    但随着林卫东翻过年就忙不迭搬去新房,一个多月不回来一趟,林国文心里的高兴就渐渐淡了,甚至忍不住生出几分埋怨。

    林卫东一听这话就头大,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没得他爸一句好话就散了,还被劈头盖脸一顿骂。

    但他刚搬到新家,什么都要添置,再加上陈芳现在没工作专门带孩子,他工资虽然不低,但养一家三口实在吃紧,还需要他爸帮衬,不敢真把林国文给惹恼了,连忙赔着笑说:“我这不是刚搬家比较忙吗,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后面多回来看您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