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萝 作品

第101章 组团来

    林静第二天下班回到家, 就看到院子里多了个孩子,跟黄旭围蹲在地上拍纸片,便走到坐在家门口的陈茹面前, 压低声音问:“你婆婆他们过来了?”

    陈茹嗯了声, 朝厨房微抬下巴:“她在厨房做饭。”

    “你……”林静有点担心。

    “吃酒席还有个开胃菜,她没那么快提,放心吧, 我没事。”陈茹笑了下, “你妈饭菜好像做好了, 你回去吃饭吧。”

    林静犹豫了下说:“那行吧,有事你记得喊我。”

    陈茹嗯了声,林静就回去了。

    林静洗完手走进厨房,张秀梅也说起王家来人的事,问:“小陈和她那婆婆是不是不太对付?”

    林静没跟张秀梅说过陈茹家里的事, 惊讶问:“她婆婆跟你抱怨了?”

    “抱怨倒是没抱怨, 可一提起陈茹她就叹气, 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儿媳妇关系不好一样。”张秀梅根据过往经验说,“等着吧, 不出三天,她准得跟我说小陈的坏话。”

    林静听出话音:“看来你们聊得不错。”

    “主要是她说得起劲, ”张秀梅把菜盛出来说,“不过小陈这婆婆也真是有意思, 她一个老太太出门不方便, 带侄子一起也正常,问题是她要是带个年纪稍微大点的, 不说成年的, 起码得上过高中认识字吧?带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怎么想的。”

    “能怎么想,送来就不带回去了呗。”林静从盘子里挟起一块肉说。

    这话说得张秀梅一愣:“送来不带回去?什么意思?”

    林静估摸这事还得闹,就没瞒着张秀梅,把陈茹婆家的打算给说了。

    虽然张秀梅自家也一堆糟心事,但听完林静的话也无语了:“这一家子怎么想的?先不说陈茹和王营长还年轻,以后还能不能有孩子,就说真要收养,凭什么就得过继他们老王家的孩子?这是拿人当冤大头吧?这事小王同意了?”

    “刚开始应该是答应了,陈姐知道后跟他吵了一架,估摸是改了主意。”林静想想又说,“但就算改主意了,态度应该也不是很坚定,他妈带着侄子来一哭,结果怎么样不好说。”

    “那小陈呢?她什么想法?”张秀梅问。

    林静叹了口气:“陈姐说王营长要是敢答应,就跟他离婚。”

    张秀梅怔住:“她真这么说?”语气有些担忧。

    她不是没见过离婚的人,制衣厂就有过几对,她跟林国文吵架的时候也放过“这日子我不过了”之类的话,但实际上她对这事接受度并不高。

    倒不是觉得离过婚的女人怎么样,而是很多时候女人离了婚,婆家进不去,娘家也不一定回得了,就真成孤家寡人了。不仅如此,外人知道了也会指指点点,不管离婚原因是什么,说来说去都是女人不好。

    陈茹和林静关系好,张秀梅也把她当成自家晚辈看待,不由问:“她真想清楚了?要是离婚了,她工作怎么办?是留在湖阳还是转回老家?还有她家里人能答应?”

    林静摇头:“不知道,但如果真到那一步,难道她家里人不答应,她就该认命给别人养孩子了?”

    给别人养孩子也没什么,家属院也有家庭收养烈士遗孤,但那是基于个人意愿进行的收养。

    可王营长家算怎么回事?都什么年代了,还谈过继那档子事!就算真要过继,那也得挑个小点的孩子吧?可陈茹婆婆带来的那孩子都记七八岁了,真要养了,对他再好也不一定能养熟。

    就算他们花功夫把人养熟了,可人爹妈是王营长哥嫂,要是他们想孩子了要来探望,陈茹他们总不能拦着吧?如果不拦,王营长嫂子拉着孩子一哭,说不定他们前头花费的心神就都白费了。

    要是王营长哥嫂隔两三年来这么一回,陈茹他们再费力,这孩子只怕也跟他们亲近不起来。就算孩子跟他们亲近了,他们估计也得怀疑孩子是不是没良心,好歹爹妈养他到七八岁,过继后还时常来探望,怎么他说忘就忘?

    而且王营长哥嫂连养这么大的孩子都能割舍,所求的真的只是为了让孩子过得更好?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现在是为了让孩子有个更好的未来,如果以后孩子有出息,王营长兄嫂能不想着沾光?如果孩子以后没出息,有亲爹亲妈在旁边掺和,真能指望他给王营长夫妻养老送终?

    反正在林静看来,这孩子不能养。

    张秀梅沉默半响,你叹了口气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倒是纪明钧,在得知了王家这些事后说:“如果老王真这么糊涂,小陈跟他离了也好,趁着现在还年轻,说不定能再找个更好的。”

    林静侧过头瞅纪明钧:“你平时不跟王营长关系挺好,怎么还盼着人离婚啊?”

    纪明钧一本正经说:“我这叫帮理不帮亲,还有,什么叫盼?说得我跟幸灾乐祸看好戏的一样。”

    “是是,你最公正了。”林静捧了纪明钧一句,低头时又叹了口气,“你说王营长会答应这事吗?”

    “应该不会。”纪明钧保守说道。

    林静竖起耳朵:“为什么?过年那会王营长就答应了。”

    “此一时彼一时,过年前他们没去医院查过,可能老王自己心里也有点担心生不了,再加上在老家,亲戚朋友围着说,脑子一热就答应了。”纪明钧思索着说,“年后他们俩人都检查过,而且你不是说检查结果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