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萝 作品

第41章 上班啦

    林静下班离开托儿所的时候特意没关窗户, 通了一晚上风,第二天早上到的时候地面已经干了,桌椅床铺也看起来很干净。

    但林静没有急着去领棉絮被子, 而是打开门窗继续通风,同时开始布置教室。

    教室的墙壁是刷白的, 有些年尘了,这次也没有重新粉刷,所以墙壁看着有些灰扑扑的, 有些地方石灰还脱落了。

    灰扑扑的地方不用管,但石灰脱落的地方还是要遮掩一下。

    林静考虑过后, 去供销社买了几幅挂画回来,挂画是连画带字的, 有两幅是格言警句,有两幅是古诗。

    古诗都是五言绝句, 字好认,读起来朗朗上口的那种,名言警句也差不多,都很好记。事实上, 林静买这几幅挂画不仅是为了装饰, 也是想教孩子们背的, 虽然她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带孩子们玩, 但后期规模扩大还是要进行分班教学的。

    名言警句和古诗挂上去后, 林静觉得墙壁看着舒服不少, 房间看起来也像个教室了。

    林静把她做的那些布娃娃也拿到了教室, 不过没分开放, 用竹筐放到了教室后面的柜子上。

    另外抽空她还去买了点粉笔, 没用自己的钱, 部队有拨款下来,买棉絮棉被也是从拨款里面出,不过都是后勤提供,林静抽空去领就好了。

    后勤的人挺好说话,看林静一个小姑娘拿不了那么多棉棉被,直接找了个新兵开车送林静回来。新兵也挺热心,把林静送到后没走,帮着把棉被搬进了屋子里。

    不过领到棉被后,林静没立刻把床铺起来,而是趁着这两天天气好,抱到外面晾了几天。

    此时距离托儿所正式开学还有两天时间,林静空闲下来,没事拿着粉笔出了份黑板报,这样教室看着也没那么单调。

    忙忙碌碌中,十二月一号转眼就到了。

    虽然托儿所目前就林静一个正式员工,但这天不止她一个人在忙活,后勤也来了人,领导也来了一趟,不过没待多久,看搞得挺有秩序就走了。

    孩子家长当然也来了,一共六位,都是妈妈带着孩子。

    让林静意外的是,方亚兰也带着孩子来了。

    林静知道方亚兰在她后面辞的工,也听宋玉萍说过原因是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所以她之前根本没想过方亚兰会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来。

    事实上,方亚兰也没想过要把赵向北送托儿所,这是赵弘毅做的决定。

    方亚兰本来想前世赵弘毅为了让林静辞职带孩子,和她进行过几次不愉快的谈话,林静才勉为其难辞职。那这辈子自己主动辞职,赵弘毅肯定会很感动吧?为此她还隐瞒了辞工的事,等正式离职后才告诉赵弘毅这个好消息。

    结果赵弘毅听后不但没有多感动,还说:“其实你没必要辞职,我打算把向北送到托儿所。”

    方亚兰愣住了,其实她也听说了部队准备办托儿所的事,但因为有前世的经验,她没想到赵弘毅会把孩子送去!

    刚开始她很不明白,如果赵弘毅有这打算,前世他为什么让林静辞职?

    但她没有疑惑多久,很快她就知道了林静是托儿所唯一的老师,再联想托儿所是新办的,她很怀疑前世这个时期部队有没有托儿所?毕竟原著中也没有提过有托儿所。

    但不管原因是什么,方亚兰都不想把赵向北送去托儿所,她可是为了带孩子才辞职的,如今两个大的上小学了不用她管多少,小的再送托儿所,那她辞职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赵向北如果真的上托儿所,那他一天中大部分时间不都和林静待在一起?前世就是他先对林静敞开心扉,她才慢慢被老大老二接受的。

    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想让给林静,就表示她可以照顾好赵向北。可赵弘毅说他已经报了名,现在反悔不好,起码让老三上一段时间,不好再做其他决定。

    赵弘毅说话并不冷硬,但方亚兰知道他做了决定就不会再改,只能捏着鼻子送赵向北来上学。

    方亚兰决定,接下来她要时时盯着林静,但凡林静有错漏,她就要告诉赵弘毅把儿子带回去!

    而林静虽然刚看到方亚兰的时候有点惊讶,但她并没有多想,不管父母是谁,反正赵向北是她的学生,来了她就带。

    学生就这么多,报名流程很快就结束了。

    但家长们没有立刻离开,孩子们第一天上托儿所她们也不放心想确定儿子能适应再离开。

    林静很明白她们的心理,一人给倒了杯热水,让他们在教室后面看着,孩子们则让他们坐在各自的桌子上。

    孩子们坐好后,林静先做了个自我介绍,介绍的时候林静卖了下萌,没直接说自己的姓名,而是说自己是静静老师。

    之所以这么介绍,林静是考虑过的,叠名有利于拉近她和孩子们的关系,而老师有利于树立她的威信,她也不是想干什么,而是为了预防以后孩子刺头的时候管不住。

    自己做完介绍后,林静并没有顺着让孩子们进行自我介绍,因为这个年纪的孩子不管在家里怎么样,到一个新环境后难免害羞,让他们介绍自己可能会冷场。

    所以自我介绍后,林静先从她准备的玩具里拿了个手帕出来,对孩子们说:“我们先来做个小游戏,想参加的举手哦。”

    小孩子没有不喜欢玩游戏的,林静面前坐着的这几个也不例外,年纪小的害羞点,但过五岁的两个已经跃跃欲试,其中的男孩鼓起勇气举起手:“好!”

    有了第一个人给反应,其他人纷纷举起手,林静见状介绍说:“这个游戏叫丢手绢……”解释游戏规则的同时,林静将桌子都搬到一边,让孩子们围坐成一圈。

    游戏规则很简单,坐着的人闭上眼睛,有一个人起来绕着大家走,然后不知不觉地将手绢丢在另一个人背后,而被丢了手绢的人则要及时发现自己被丢了手绢,起身追逐丢手绢的人,赶在对方坐下前抓住对方。如果抓住了,由丢手绢的人表演节目,反之则是被丢手绢的人表演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