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萝 作品

第15章 自行车

    本来林静和纪明钧说好的是在公交站台见面,结果她刚走出家属院大门,就看到纪明钧跨坐在一辆二八式自行车上,一条腿弯曲撑地,另一条腿横直放着,让她突然想到四个字:

    腿长任性。

    林静看纪明钧的时候,他也发现了她,收脚骑上自行车,到她跟前说:“早。”

    “早。”林静打了声招呼,问,“哪来的自行车?”

    纪明钧说:“找战友借的。”

    “那……我们还坐公交去市里吗?”林静迟疑问。

    “骑车去吧,我载你,反正也没多远。”

    湖阳到市里的确不远,坐车顶多十来分钟,骑自行车稍微慢点,但半个小时内也能到。只是林静除了小时候坐她爸后座,还没坐过别人的自行车,所以有些迟疑。

    见林静站着不动,纪明钧问:“你想坐公交?”

    “也不是。”林静摇头,侧着坐到自行车后座上,双手从下虚虚握住座位边缘,说,“好了。”

    “抓紧了。”纪明钧说完,左脚踩动自行车脚踏,自行车便跟着滑出去。

    为了保持平衡,林静反射性收紧握住座位边缘的双手。纪明钧动作僵住,车头差点失控,好在他很快冷静下来,迅速控制住了车头。

    林静也感受到了异样的触感,脸颊瞬间变红,反射性松开握住座位的双手,又在维持不住身体平衡,差点从自行车上掉下去前,抓住纪明钧身上军装的衣摆。

    纪明钧虽然没回头看,但两人挨得近,自然知道林静的动作,在林静将要松开他的衣摆时转头说:“你可以拉我衣服。”

    “……哦。”林静应了声,抓住纪明钧衣服的双手攥紧了些。

    “抓稳了吗?”

    “稳了……”

    因为湖阳多国营工厂,所以水泥路从驻军基地一直修到市中心。虽然几年下来路面有些坑洼,但纪明钧骑车时小心避过了这些地方,一路上再没发生过刚起步时的情形,林静心里的尴尬渐渐褪去,开始有闲心去看路边的风景。

    这条路上的风景对林静来说算是熟悉的,她高中上的市一中,平时住校,周末会搭车回家,偶尔生活费用光的时候她也会走路,但没坐过几次自行车。

    这年头自行车是稀罕大件,一辆自行车便宜的一百三四,贵的要两百多,她不吃不喝都得攒半年。而且钱都算是好说的,更难得的是自行车票,制衣厂福利算好的,但也就年底能给每个车间的劳模奖励一张自行车票。

    除了自行车票,工业券也能买自行车,但每个月工业券也发的不多,十块钱工资才能发一张,而且还是面值最小的0.1。而一辆自行车,至少需要十几张面值为1的工业券才能买到。

    但他们每个月拿到工业券,也不太可能一直攒着等买自行车,因为工业券的使用期限一般是半年,过期自动作废。而且工业券适用范围广,大到手表自行车,小到脸盆饭盒都能买,还能拿来买工业补票,能用的地方太多了,绝大多数家庭工业券只有差没有多的,林家也不例外。

    上高中后,林静只蹭过一次同学的自行车回家,但同学也是女孩子,力气小,载她到一半就没了力气。而她又不会骑车,没法跟对方轮换,所以那次后半程她也是走回去的。

    因此,这次坐自行车去市里的经历,对林静来说还挺新鲜。

    ……

    和林静早上起来迷迷糊糊忘记时间不同,方亚兰早就期待起了周日的约会,她天没亮就起来了,忙活着揉面蒸包子。

    包子不是为了给家里人蒸的,而是为了带给赵弘毅吃。

    看过原著剧情,方亚兰很清楚赵弘毅想要找的不仅是妻子,更是能无怨无悔帮他照顾三个孩子的女人。而她早上起来蒸包子,也是为了向赵弘毅展示她的厨艺。

    蒸包子的时候方亚兰也没有闲着,而是回了房间,对着窗户开始往脸上擦粉。

    方亚兰的化妆技术是前世学的,她这人爱美,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候也要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只是她年纪大后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做不起保养,也买不起昂贵的化妆品,再厉害的技术也改变不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来的纹路。

    因此重生后,方亚兰格外注意皮肤护理,现在她不但每天用黄瓜片补水,时不时还要用蛋清护肤。为此她妈没少说她浪费,不过在她找了个营长对象后,这样的念叨也渐渐少了。

    看着自己变得更加紧致的皮肤,方亚兰唇角露出笑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鸭蛋粉,拿粉扑往脸上擦。

    前世二十来岁的时候她是舍不得用这些东西的,当然她也不敢用,这年代生活作风抓得紧,她要是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没问题只怕也要被人揪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