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笙歌 作品

第183章 末世被抛弃的拖后腿炮灰3

    末世之中人类会守望相助。

    在加入房曼珂的团队前,云姝是这样以为的。

    想要活下去变成艰难,可如果齐心协力的话,总会容易些。

    但留在车队一段时间后,云姝发现自己想多了。

    人心是复杂的,即使外面有巨大危险,依旧不妨碍余下的幸存者勾心斗角。

    或是为了利益,或是为了未来,或是眼前的食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云姝非常不适应团队的环境,刚加入的时候,还有小孩子可怜兮兮地朝她要食物,云姝不忍心就给了,然后那个孩子番两次找上她,最后云姝受不了,直接拒绝。

    之后那个孩子的母亲便时不时阴阳怪气瞅她,不断和身边人说闲话,说她没有同情心,对小孩子也这么狠心。

    云姝无意中听到她的话简直不敢相信,团队里还有二十多人,但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两两一起活动。

    这位母亲不敢找有同伴的人,是看准新来的云姝脾气软和,沉默少语,好欺负。

    云姝想要反驳,但这女人指着人鼻子说话,还夹枪带棒,叉着腰摆出一副泼妇的架势。

    “哟嚯,刚来就想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我告诉你,不可能!”

    “大家来评评理啊,这个女孩子瞧着年龄不大,脾气还不小,就知道拿我们母子撒气!”

    说完,还一屁股坐到地上,干嚎起来。

    其他人看新团员的目光变得奇怪。

    云姝又急又气,她从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父母过世后,遇到一个好室友,陈妍也是悉心照顾她,云姝就没遇到这种不讲理的人。

    几次下来,她干脆不说话了,在团队中越发沉默。

    房曼珂作为队伍中的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向来和韩仲景坐在前面的吉普车中,周复作为队伍战力第二的人员也在吉普车里。

    听闻这件事后,房曼珂将云姝喊过来:“云小姐,张嫂丈夫早年去世,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你多体谅她,不要闹得大家都不安稳。”

    云姝愕然道:“我没有闹。”

    她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也没做过这样的事,一直都是张嫂逮着各种机会说她坏话。

    团队再过不久就要经过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房曼珂最近烦闷不已,闻言,心里火气又起来了,她在这边考虑团队的重要事情,这些人就不能安分些。

    房曼珂努力压住内心火气,但口气仍有些不好,“你少说些话,多做点事就行了。”

    云姝不再说话,她知道说了也没用,只是沉默地盯着地面。

    等不到回答,房曼珂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重了,马上补救般地说了几句好话。

    最后她再次问出玉坠的问题,“上次你说不记得玉坠放在哪里,这段时间想起来了吗?”

    云姝在心里悄悄提高警觉,自从加入团队后,房曼珂已经问过好几次关于玉坠的问题。

    第一次她就察觉到不对劲,可能因为是初次询问,对方语气中的急切没藏好。

    云姝本来准备告诉房曼珂玉坠被送给陈妍,立刻改口说自己忘记玉坠的位置,而对方露出失望的神色。

    之后房曼珂找她几次,都在旁敲侧击询问欲坠的下落。

    云姝越发觉得怪异,那是她在古董街闲逛时买的玉坠,没几个人知道,房曼珂是从哪听说的?

    一开始她还以为房曼珂记错了,但对方居然清晰地描绘出玉坠的形状色泽。

    蝴蝶玉坠,镂空技艺,表面泛着润泽的光芒,在阳光下仿佛能看到碧水流动。

    最终云姝决定不说出玉坠在陈妍手中,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在房曼珂和陈妍的友情上重重打了个问号。

    总觉两人的关系不像房曼珂说得那样好。

    “想起来了,那个玉坠是我花大价钱买的,我担心它磕坏,特地放在家中的柜子里。”

    房曼珂滞住,云姝没必要说谎。

    据她观察,云姝没用过任何类似空间异能的能力,末世中若是有了空间,绝对无法瞒得天衣无缝。

    小说中剧情是室友临死前将玉坠留给女主,但室友如今活得好好的,玉坠很有可能不在女主那,在室友手中。

    而不知道剧情的云姝自然不会将一个玉坠放在心上。

    房曼珂面色难看,千里迢迢跑到东城,将一个炮灰带上,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东城以后只会更加危险,再不可能像前段时间那样轻易过去。

    她的空间没了。

    房曼珂不死心,再次问了一遍,还是得到一个相同的回答,她几乎要呕出血,僵着脸道:“这样啊,你先回去吧。”

    等云姝走后,韩仲景皱眉道:“你不该那样说,她在团队中一直很安静,也不挑事,张嫂是什么性格,你应该清楚。”

    他刚才保持沉默,是不想在团员面前落房曼珂的面子。

    房曼珂本就憋闷,这会儿被有好感的男主说教,心情更加抑郁,但为了保持在韩仲景心中的形象,只能将憋闷之气咽回去。

    “……我下次会多注意的。”

    周复不满道:“曼珂只是希望团队能安稳点,也是为了大家考虑,如果不是曼珂主动伸出援手,这些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在周复看来,这些都是小事。

    喜欢的人是个善良的人,但只有二十多岁,不能对她苛求太多。

    韩仲景脸色微沉,“带领一个团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时候即使是小事也要上心。”

    周复冷声道:“韩仲景,你可别忘了之前是谁救的你。”

    韩仲景面色难看。

    房曼珂心道不妙,她是救了韩仲景没错,但不管是谁,都不愿意时刻被人提醒自己欠人一条命,她连忙打圆场:“是我最近太急躁了,离基地还有很长一段路,我总是担心不能保护好大家,让你们也跟着烦心了。”

    这话一出,两个男人神情缓和,房曼珂确实是个善良有责任心的人,一直都在为团队考虑。

    周复对房曼珂道:“不用将自己逼得太紧,你已经提出很多有用的方法了。”

    对上那双认真的眼睛,房曼珂下意识撇开目光,那些方法很多都是小说女主想出来,并不是她的成果。

    大家夸赞时,她偶尔会有些心虚。

    韩仲景看到这一幕,心中有些奇怪,为什么房曼珂偶尔会露出这种神情。

    但顾忌她的情绪,他终究没有询问。

    云姝回到大巴中,再次迎上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除了张嫂到处说她闲话外,房曼珂经常喊她的行为同样引起别人不满。

    房曼珂是队伍拥簇的中心,其他人理所当然认为云姝从房曼珂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

    就像以前社会中,经常被领导带在身边的员工同样受到嫉妒。

    尤其现在争夺的还不是金钱利益,而是生存的资本。

    云姝又不是异能者,凭什么得到特别的对待,有人愤愤不平。

    再加上她刻意掩饰自己,很少说话,与其他人格格不入,自然而然成了被排斥的对象。

    刚坐上位置,云姝就开始难受了,她不晕其他车,就晕大巴车,偏偏队伍的交通工具就是大巴车。

    每天都胸闷头晕,胃里翻滚,这也导致云姝任务效率低下,甚至连简单的任务也完成不了。

    每次都是同一种情况。

    “这就是你找到的东西?这么少?”

    “怎么连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好?还当自己是小公主吗?”

    “我真是服了,你一直在我们拖后腿。”

    云姝黯然,她真的尽力了,因为做的事少,她从来不拿多的食物。

    如此一来,体质更差,晕车更严重,队友更加嫌弃她。

    直接形成恶性循环。

    云姝尝试和前排的人交流,想和对方换个位置,坐前面晕车的情况能稍微好些。

    但对方只是冷冷说了一句不行,转头变对其他人说她娇气,末世来了还耍大小姐脾气,平时什么也做不好。

    云姝安静地回到座位,继续抱着自己的背包。

    这天团队到达一个商场附近,吉普车和大巴车停下。

    房曼珂道:“就在这收集物资吧。”

    韩仲景环顾周围,皱眉道:“虽然这里靠近城市边缘,但商场一般都有丧尸藏匿,有点危险。”

    房曼珂回忆小说中的剧情,这里前期一直很平静,应该没问题。

    “没事的,我们小心点就可以,剩下的食物只能撑一天,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周复赞同地点头,“接下来的路,谁能确保超市里面还有没有食物。”

    说不定早就被别人带走了。

    这话有道理。

    韩仲景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团队缺少物资,按照如今的消耗程度,我们撑不到基地,这附近有个商场,里面我和周复简单检查过,丧尸很少,你们进去搜寻物资,一定要多拿些吃的。”

    “记住我们只是简单检查了一遍,不排除可能会突然冒出零星丧尸,你们搜寻物资时注意点。”

    交代完事情,众人先拿着武器清理商场侧门附近的丧尸。

    韩仲景手指微动,冰凉坚硬的金属刀出现在手中,刀身在光线中泛着森寒的光。

    与此同时,他身后浮现出几颗火球,在空气中静静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