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笙歌 作品

第96章 被推拒婚约的和亲公主3

    二皇子见东庆帝面色和缓,心知父皇已经接受借口,行礼之后退回原位。

    方才所言半真半假,两年内,他确实不打算迎娶正妃,不过并非为逝去的二皇子妃,而是因最适合的正妃人选尚未及笄。

    若能迎娶实权勋贵之女,他的皇权大业必能增添一份新助力,而南安公主空有名头,从未在二皇子府的正妃名单上。

    东庆帝目光如炬,“老五,老二因私事不愿娶妻,你至今尚未成亲,朕将这门亲事指给你,如何?”

    寥寥的询问话语,朝堂官员皆听出其中的不容置疑,眼皮子一跳,悄悄看向五皇子。

    五皇子内心嗤笑,二哥这幅深情模样也就骗骗上位的父皇和在场官员,几个兄弟谁不知道二皇子野心在皇位,口中困于亡妻之痛,暗地早就有正妃人选。

    只是二皇子动作隐蔽,这事又不好找证据,才被糊弄过去。

    五皇子身材挺拔,容貌俊俏,剑眉斜飞,眉宇中带着一丝不羁,此刻却显得有些懒散,他直截了当道:“父皇,儿子就是不想娶妻,不管是什么南安公主还是其他女人,儿子都不感兴趣。”

    东庆帝眉毛一竖,“你是要气死朕吗!都二十七了,还不肯婚配,前些天老六的三子都出生了,瞧瞧,你连你弟弟都比不上!”

    五皇子啧了一声,“父皇,儿子也不准备和六弟比谁生的儿子多呀,再说了,您又不缺孙子,何必揪着儿子亲事不放。”

    东庆帝被他堵得无话可说,脸都绿了。

    朝臣一阵汗颜,整个朝堂敢这样和东庆帝说话的唯有五皇子,对方永远都是这样直来直去。

    发觉东庆帝脸色实在难看,担心被强行指派婚事,五皇子补救道:“儿子觉得与其浪费时光在成亲上,不如去为我东庆王朝打下更多的江山,让天下人知晓东庆之名。”

    这话说得东庆帝心头愉悦,哪个皇帝不希望江山版图无限扩充,这个儿子行事缺少章法,在领兵打仗上却颇有天赋,年少上战场便得多位将军夸赞。

    东庆帝道:“大丈夫成家立业,缺一不可,你既有业绩,是时候该成家了。”

    五皇子皱眉,他自幼喜爱兵法,立志于战场上成就一番事业,闲暇时光全在研读兵法,以及锻炼武艺,对成亲没有一丁点兴趣。

    东庆王朝民风开放,五皇子样貌出众,亦有官家小姐表白心迹,但习惯军营豪放生活的他对娇弱的女人只想远离。

    柔柔弱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五皇子并不认为自己能和妻子相处融洽,他觉得女人太碍事了。

    但东庆帝神色严肃,似是要来真的,五皇子沉吟半晌,道:“父皇,昨日听闻北边似有胡人作乱,边境小镇被多番骚扰,百姓不得安宁,儿子欲前去处理此事,给挑衅我朝之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只是这一去,怕是要几月后才能回朝,可惜赶不上南安公主的大婚。”

    五皇子说得冠冕堂皇,边境状况其实尚可,众人心知,他这是光明正大耍赖,准备去北边躲避指婚。

    众人暗叹,五皇子就差将不想成亲四个字刻在脸上了。

    东庆帝眼神一眯,就要开口,五皇子心道要糟,立刻祸水东引,“父皇,公主在南安深受宠爱,儿子喜欢战场,和她必定合不来,倒不如让八弟迎娶公主,八弟性子温和,定能和公主举案齐眉,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良缘佳话。”

    朝臣的目光又悄悄瞥向八皇子,五皇子这话说得倒是没错,八皇子在东庆以温和出名,受到诸多深闺小姐仰慕。

    东庆帝的目光落到另一个儿子身上。

    八皇子容貌俊秀,温润如玉,唇边时时噙着笑意,让人观之可亲,他优雅行礼,“父皇,儿臣并非不愿迎娶南安公主,只是儿臣已有心悦之人,不愿辜负公主。”

    “南安既有意和我朝结亲,我等自当善待公主,为她挑选最合适的夫婿,方不负两朝情谊。”

    东庆帝不喜不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么巧?南安想结亲,老八你就有了心上人?为何不求朕为你和那女子赐婚?”

    八皇子如同未察觉一般,缓声道:“父皇明鉴,我和她于半年前在郊外相识,不久便有遐思,比起父皇赐婚,儿臣更想和她心意相通,共结连理。”

    他神情认真诚挚,在场人一时分不出是真是假。

    五皇子瞟了一眼,脸色散漫,这家伙越来越会装模作样,他的兄弟没几个单纯的,生在皇家,又是皇子,若是性格天真,早就被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东庆帝久久未曾说话,大殿的气氛渐渐凝固,朝臣的心随之拎起。

    南安公主的亲事一连被三个皇子推拒,还剩下最后的七皇子尚未表态。

    东庆帝膝下十位皇子,这位七皇子大抵是最沉默的一位,许是和早年经历有关,当年七皇子的母妃掺进巫蛊之祸,三岁的七皇子和母妃被震怒的东庆帝一起关进冷宫。

    直至十年后,巫蛊之祸被翻案,七皇子才被放出,可惜他的母妃芳魂已逝,佳人不在。

    东庆帝对这位在冷宫住了十年的儿子颇有愧疚,因此态度非常温和。

    七皇子本人容貌俊美,眉目沉静,甚是少言,留在众人记忆中最多的是,他安静站在其他几位皇子身边,眉眼沉敛,寡言少语。

    比起其他皇子,七皇子的存在感太低,不仅外家势力衰退,皇子们发展势力时,他被困冷宫,出来后,多位皇子势力已经气候。

    天生慢其他兄弟一步。

    如若七皇子有意皇位,那正妃人选必定是重中之重,但瞧着七皇子平时的低调作风,众人猜测他对皇位并无想法,若能迎娶南安公主,还趁机讨好东庆帝,得到更多利益。

    也能向其他皇子表明自己并无野心,安稳度日。

    这样一分析,七皇子十有**会答应结亲。

    东庆帝目光冰冷道:“老七呢,你又能寻到何种理由拒绝这门亲事。”

    大臣们为七皇子捏了把汗,倘若再被拒绝,东庆帝定会发怒,此种情况,七皇子应当识相应下。

    然而。

    七皇子平静道:“儿臣不愿迎娶南安公主。”

    不急不缓的嗓音在殿中响起,清晰可闻,周围安静得可怕,无论是朝中大臣亦或是皇子,俱是面露惊愕,七皇子的回拒超出他们预料。

    有野心的皇子纷纷沉下目光,原以为老七安安分分,对皇位无意,难道是他们看错了?

    倘若七皇子也准备凭借妻家势力加入皇位之争,那他们要铲除的兄弟又多了一位。

    仿佛未感受到其他皇子不善的目光,七皇子俊美的脸上古井无波。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东庆帝怒极反笑,“不愧是朕的几个好儿子!不过是和南安王朝结亲,居然推三阻四,倒显得东庆无人一般。”

    “南安国力虽不及东庆,也算是个富庶之地,南安的公主就这样让你们看不上眼?”他的声音蓦地沉下去,带着一丝恐怖,“还是你们几个对朕身下这把龙椅有其他念头?”

    这话太重了。

    大臣和皇子纷纷跪下。

    “陛下恕罪!”

    “父皇恕罪!”

    早朝以东庆帝愤怒甩袖离去结束,大臣们颤颤巍巍从地上起身,陛下的怒火还是那样可怕,现今结亲人选尚未定下,几位皇子接连拒绝,也不知圣上最后会如何抉择。

    五皇子走到八皇子身边,微一挑眉,语调悠然,“八弟,你这心上人捂得可够严实呀,现在我们这些兄弟才知道。”

    八皇子温润一笑,“她性格内敛,臣弟本打算等事情落定后再告诉父皇,不想南安和东庆竟要在此时结亲,只能先行脱出。”

    他既然用有心上人做借口,自然也做了万全准备。

    “倒是五哥决定去北边,莫非是要等南安公主大婚完才回来?”

    五皇子大大方方点头,“对,我就这样想的。”

    左右他对皇位没兴趣,承认就承认呗。

    八皇子嘴角一抽,这位五哥的反应每次都能让他措手不及。

    另一边的二皇子在七皇子面前站定,眼神捉摸不定,似是有些危险,“七弟竟然拒绝和南安公主和亲,倒是让二哥颇为惊讶。”

    七皇子面色不变,淡淡道:“臣弟不习惯有女子陪在身边。”

    二皇子面色古怪,这理由让他忍不住想起对方曾在冷宫生活,据说冷宫中的女人疯疯癫癫,痴痴狂狂,如同疯婆子一般,偶尔半夜还会传来癫狂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