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笙歌 作品

第260章 校园大逃杀8

    周桓衍和谢彬紧随其后走进来, 三人除了衣服凌乱,身上并无受伤的痕迹。

    云姝松了口气,刚才看到怪物追在他们身后, 她都快吓死了。

    周桓衍手一撑坐到课桌上,勾起笑:“怎么, 很担心我?”

    即使之前被怪物追了一路,他依旧是懒洋洋的,衬衫随意松垮, 好似半点没受到半点影响。

    云姝低低道:“很担心, 我不希望你们出事。”

    在危险况下相处这么久, 说不担心才是假的。

    沈唯白倾身, 疏冷的嗓音软下去:“没事的,我们已经安全回来了。”

    有一瞬间, 他温和的表情让云姝觉得回到了以前他为她讲题的时候, 不由得有些怔然。

    谢彬眼神一闪, 自然插话道:“现在该讨论接下来的计划了, 时间所剩不多, 我们不能再浪费。”

    随着他的话,云姝看向窗外, 红色的天空中,黑色面板久久悬浮不动, 不详的黑雾笼罩在周围, 猩红色的字体仿佛滴着血,上面的条条规格让无忧无虑的校园变为猎场。

    四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沈唯白冷静阐述刚才的发现, 药剂对怪物的伤害高,短短几秒就能毁掉它们的视力,是极佳的武器, 可以说只要合理利用,怪物的威胁性将大大降低。

    “我们需要去试剂库拿到足够多的药剂,然后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设下陷阱,尽量将怪物引过来一网打尽。”沈唯白道。

    其实一个一个弄死落单的最保险,但根据怪物变化推测,副本不会给他们留太多时间。

    “合适的地点……”云姝看向装满试剂的箱子,沉吟半晌,“游泳馆可以吗?”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已经完全放完水的泳池最合适,整体空间凹下去,他们可以站在上面倾倒药剂。

    周桓衍扬眉,赞道:“很不错的提议,那里确实可以。”

    学校泳池的高度在1.8米到2米左右,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身高,如果能让怪物掉进泳池,那么形式将对他们有利。

    沈唯白道:“但怪物身材高大,而且不管是前肢还是后腿都具有力量,很容易从泳池里面爬出来。”

    谢彬撑着下巴沉思,如何让它们爬不出来,让它们乖乖留在水池里面等死。

    想办法削弱怪物力量?

    不行,可操作性太小。

    从其他方面着手,比如说泳池。

    谢彬轻扣桌面两次,又停下,“在泳池周围撒上食用油,这样攀爬时就会打滑,它们会重新掉下去,食用油的话,食堂应该有很多。”

    这是个好办法,还能降低危险性,怪物爬不上来,他们就是安全的。

    沈唯白顺势想到更多:“考虑到游泳馆的设计,可以在大门到泳池的路径上倒满油,这样怪物冲过来的时候,脚下打滑,再加上惯性,会直接滑进泳池里。”

    “那之后就是我们最好的动手时机。”

    将准备好的药剂提前倒下去,直接毁掉怪物的大脑和眼睛,它们不死也得半残,计划成功后,剩下的就简单了。

    四个人在一起又讨论一些细节,将计划翻来覆去梳理,直到能补上漏洞全部都被补上。

    最后一个重要的问题,谁来做引诱怪物的诱饵。

    起先沈唯白想的是和之前那次一样,靠声音吸引怪物的注意,但经过仔细观察,怪物在听到可疑动静和真正发现猎物时,表现并不一样。

    面对发现的猎物,怪物要更加兴奋,更加癫狂,速度也更快,也更容易掉入陷阱。

    为了确保计划圆满进行,最好有一个诱饵能有意识的将怪物引进游泳馆。

    这任务无论如何也落不到云姝头上,她要是当诱饵,那就真是送上门的菜肴,他们绝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最后周桓衍自告奋勇,“既然我比这两位强,那就由我来。”

    沈唯白问道:“你想好了?”

    周桓衍哼笑道:“别担心,我可是很厉害的,应付那些鬼东西没问题。”

    云姝急道:“我们不能用其他的办法吗?”

    当诱饵实在太危险了。

    如果有更好的,沈唯白当然不会选这种,“时间来不及了,那些怪物纯粹追求着人类的血肉,这是最快的方法。”他补充道,“到时候我们也会在一边支援他。”

    周桓衍耐力体力绝佳,心理素质优良,之前溜怪物还能抽空反插一刀,是最适合的人选。

    再加上有他们在身边,问题不大。

    结果最后四个人里除了云姝在担心,另外三人似乎都觉得没什么,转而讨论起其他事。

    周桓衍更是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他从小骨子里就有一种冒险的精神,这会直接被激发了。

    等讨论完计划,已经接近傍晚,天际残阳似血,看得人心惊。

    楼下怪物重重挥舞利爪,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尖锐的抓痕,嘶吼声此起彼伏,筋肉悄无声息地膨胀,鲜红的舌头如同毒蛇,窜来窜去,腥臭的粘液滴落在地面。

    它们更狂暴了。

    晚上,云姝睡在椅子拼凑成的床上,身下是他们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毛毯,身上照例裹着好几件外套。

    第二天,四人开始准备陷阱,为了节约时间,决定食堂和试剂库分头行动。

    沈唯白必须去试剂库,剩下三人自行决定。

    两两分队,周桓衍想和云姝分在一起,抢先开口:“我们去食堂那边,试剂库就交给沈唯白和转学生,两人在一起正好。”

    云姝刚要同意,沈唯白淡淡道:“我缺一个助手,她最合适。”

    周桓衍冷笑:“就拿一些东西,要什么助手,说的太假了。”

    沈唯白面不改色:“我和她相处最多最熟悉,在一起效率最高。”

    云姝为难地左看右看,不知道和谁一组。

    谢彬慢悠悠走过来,冲她勾起嘴角:“我知道他们说的试剂库位置,但还没见过食堂,我们两个一起,正好认下路,之后要是被怪物追杀,心里也有个方向。”

    他一直表现得从容自如,云姝都快忘记对方是在副本开始当天第一次来学校,立刻答应下来。

    周桓衍和沈唯白一顿,锐利的眼神看向谢彬,他笑眯眯回视,表情丝毫不变。

    与最开始的休息室相比,云姝现处的位置距离食堂并不远,但中间隔着很长一段露天的路,怪物在不远处游荡,危险性很高。

    云姝躲在拐角观察了一会,思考该怎么办,如果能将怪物像上次一样引到另一个地方就很好。

    但手机和扩音器都已经交代了,手边没有工具。

    谢彬提议道:“不然我去把怪物引开,你进去食堂,甩掉怪物后我去找你。”

    “等下,我再想想。”云姝眸光落在从前方一栋楼的边角处,那里有一个悬挂音箱,她忽然有了想法,“我们去前面的广播楼,用远处的音响播放声音,引走怪物。”

    “就按你说的办。”谢彬顺从地跟在她身后,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银色小刀也被收了起来。

    云姝轻车熟路地进入广播楼,一路小心观察,目标非常明确我。

    谢彬道:“你以前经常来这里?”

    云姝趴在拐角,探出小脑袋小心张望,“嗯,我以前曾经担任过学校的广播员。”

    学校广播员每届都会轮换,只有她在所有学生的强烈要求下破例播了两届,因此对这里非常熟。

    “这样呀。”谢彬非常惋惜,他应该早点来这个学校,早点和她认识,两人说不定现在还是情侣,哪还会有沈唯白和周桓衍的事。

    他错过了她很多时光,只能以后补回来了。

    云姝不知道他内心所想,还在小心探路,空荡荡的走廊上并没有恐怖的怪物,两人顺利摸到广播室。

    熟悉的房间布置,耳机和话筒放在桌子上,电脑屏幕灰暗,地板上落着一层淡淡的灰,墙上是华辰私立高中的校徽。

    电脑面前有一个面板,上面有几十个开关,控制着整个学校的广播。

    云姝准备打开远处的广播,将怪物吸引过去,这样食堂和试剂库两边都能更加顺利。

    谢彬靠在门旁边的墙上,欣赏着美人专注的神态,她低头倒弄仪器,鬓边的碎发会轻轻晃动,纤长的黑睫轻颤,每一次颤动都落在人心口。

    忽地,细小的动静传来,在外面走廊较远的地方。

    谢彬直起身,收起轻松的神色,换了个位置,广播室的门上有很大一块玻璃,里外能互相看见。

    他卡着角度朝外看去,一头怪物朝这边走来,嘴里吞吐着沾满浓稠黏液的舌头,嘴巴周围一圈锯齿,眼珠坠着,咕噜噜转动。

    无论看多少次,他都会感觉眼睛受到了伤害。

    太丑了。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广播室隔音效果太好,之前没发现它的到来,这会怪物距离这扇门只有两三米。

    谢彬当机立断带云姝缩到拐角处,左边的沙发勉强可以遮住两人的身形。

    整个躲藏的过程不到几秒,云姝还没反应过来,茫然看向将她圈在怀里的谢彬,他难得皱起眉,盯着广播室房门的玻璃。

    她扯扯他的衣角,做着口型,“有怪物?”

    谢彬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云姝沉下心注意外面的动静,果然听到怪物的脚步声,它们虽然身形高大,但四肢都用来走路,很容易就能分辨。

    它在一点点接近,走过他们身后这面墙,最后停下。

    云姝能想象到,怪物必定是站在门外,查看广播室内是否有猎物,眼眶里的眼珠则不停转动,贪婪又兴奋。

    它们没有思考的能力,仅是在纯粹享受猎杀。

    广播室一眼就能看到底,除了两人所在的位置。

    云姝很紧张,呼吸都放轻了,怪物当于堵在门口,如果被发现,逃跑将非常困难,说不定会陷入一场苦战。

    谢彬察觉到她的情绪,压低身体,将人搂得更紧,无声地给予她安全感,脑海中则思考,如果怪物冲进来,要如何引走注意力,让她顺利离开。

    幸运的是,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逐渐变小。

    怪物离开了。

    云姝大大松了口气,心中满是庆幸,两人终于安全了,没有受伤,就是有点呼吸不畅。

    等等。

    云姝缓缓抬眸,提醒道:“你可以松开了。”

    到现在,谢彬还保持着圈住她的姿势,多亏了他,她刚才确实不怎么害怕,但怪物已经离开,再抱下去,她快不能呼吸了。

    谢彬似是恍然回神,收回手站起身:“不好意思,情绪太紧绷,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笑得爽朗,心中悄悄回味刚才的感觉,怪物走后,他刻意保持不动,就是想多享受抱她的时间。

    真想时时刻刻将人圈在怀里,谢彬叹息,刚才太短了。

    接下来过程很顺利,云姝打开远处的广播,顺便通知校园里的幸存者,他们已经在想办法解决怪物,让大家努力再撑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