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平行番外10

    高考结束的暑假, 温眠正打算找份工作,钟远就不经意介绍:“我朋友的画室在招老师,要不要去试一试?”

    温眠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钟远见她不信, 把招聘连接发给她:“你自己可以看看。”

    “我没什么水平啊, 怎么当人老师。”温眠捂脸说道。

    “你基础扎实,适合教小朋友呀。”

    温眠一愣:“教小朋友。”

    “对啊。”钟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不会以为我是花钱把你塞进去的吧。”

    温眠没说话, 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说好了不干涉你的决定的。”钟远嘟囔了一声,温眠见他真没有打算插手,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又看他平静中透着委屈的表情, 之后凑过去抱住他, 轻声哄着。

    第二天, 温眠去画室面试。经过考核后顺利留下来,教七八岁的小孩基本功。工作任务不重, 温眠晚上回家还能自学。后来第一个月工资下来, 她拉着钟远出去庆祝, 之后报了一个网络班学画画, 然后她把剩余的钱放进了书房里的一处抽屉。

    那是家里零钱存储的地方, 温眠终于能自己做贡献了。

    忙碌中,时间过得极快。同年九月,温眠收拾行李,成为一名大学生。她所读的学校是一个普通的一本,但普通也是相对名校而言,学校的师资水平并不差,就看各人能不能学到知识了。

    开学第一个月有军训, 温眠收拾行李,准备开启为期一个月的行李。她想着要跟钟远分开一个月,心里不舍极了,昨晚黏了他一个晚上,直到睡觉了才各自回房。

    第二天钟远送温眠去学校,同时不忘带上许多糕点甜点。温眠初时不解,等到钟远用美食俘获舍友的心,答应照顾好他女朋友后,温眠总算知道他打得是什么算盘了。她笑笑,也没阻止。一直到晚上,温眠跟钟远分别,恋恋不舍抱住钟远,还没说些什么,就见钟远摸摸她的脑袋,说:“别怕,我每天都来。”

    “啊?”温眠震惊抬头。

    钟远:“又不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他低头打量温眠的神色,“不欢迎吗?”

    “没。”温眠开心地抱住了钟远。

    虽然他们好像是黏人

    了一些,但是温眠真是喜欢极了每天有钟远陪伴的感觉。军训将近一个月,钟远每天带着一堆美食报道。时间久了,班上都知道温眠有个帅气又恩爱的男朋友。

    多少男生刚升起旖.旎念头,就被每天勤勤恳恳来打卡的钟远扼杀在脑海中。

    军训后就是正常的大学生活。温眠大一的课不多,没在宿舍住多久便又搬出来了,每天下完课去教小朋友画画,而后才回家。大概年龄虚长班上同学几岁,温眠在交朋友方面十分淡定,不强求合群。

    这天下午,老师提前下课。温眠找了一家咖啡店消磨时间,等着钟远下班来接她。其实她可以自己回家的,不过偶尔也会给钟远献殷勤的机会。

    也许晚上可以带钟远出去吃饭,然后逛逛街。靠着画画与兼职赚了不少钱的温眠,心态也越来越棒了。

    她不打算浪费时间,拿出课本准备把很久后的论文提前完成。咖啡店不算安静,但坐久了也就习惯。温眠正在查阅资料,突然听到附近的一道女声有些耳熟,下意识抬头。

    目光对视,两个人都是一愣。

    没过一会儿,那位女生走了过来,不确定喊道:“温眠?”

    “嗯。”温眠应了一声,不太热情。这人叫叶晴,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人没什么接触,不过是记性好才记住她的。

    “真的是你。”叶晴感叹,“你变了好多。”

    “你在这读书?”温眠问。

    “嗯。”她说,“现在研一。”

    ……

    闲聊几句,温眠正打算结束话题,却见叶晴话锋一转,说:“你肯定没有关注过高中同学的消息吧。”

    温眠正想说没必要,叶晴却自顾自说了出来:“欺负你的班花,家里公司破产,背负了上千万的债务,每天东躲西藏的。还有隔壁班的xx,大学时考试作弊不知道被谁揭发了,直接被学校辞退……对了,还有林硕,他乱搞男女关系,搞大他们院书记女儿的肚子,还有一个大一的师妹,保研被取消,现在也不知道消息。”

    温眠面无表情听了一会儿,说:“你跟我讲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叶晴不觉得温眠能有这个能力,她的声音低下来,“只是觉得,恶有恶报这句话真的很对。”

    温眠没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过去的回忆她都抛开了,人嘛,总是要往前看。

    只是叶晴的话多多少少影响到温眠,晚上她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被很多人欺负,有人出手救了她,却又把她推向了更绝望的深渊。梦里的她念着林硕的名字,从期待到绝望,又到厌恶。她去试药的后遗症在身体里爆发,她生了一场奇怪的病,身体器官快速衰竭,她终于抛下过去,向前看。

    然后她遇见了一个人,她这辈子的男朋友。他们看过很多风景,走过很多路,其实算算也只度过了一个月多,他们跑不赢时间,最终在病床前诀别。她不甘心地死去,他在病床前悲痛欲绝,孤身一人,又因透支身体般工作自虐,最终郁郁而终。

    这个梦太真实,就连悲伤,也真实得让人窒息。温眠拼命挣扎着,突然眼前闪过光,她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抱在怀里,那人担心地呼唤他。

    “钟远?”她下意识抓住钟远的手,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泪流满面着。

    “我在。”钟远抱紧她,低声安慰,“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不怕,我一直都在。”

    温眠恍惚说道:“这个梦太真实了。”

    “都是假的。”钟远低头帮她擦眼泪,温眠点头,又忍不住说,“我梦到死亡把我们分开了。”

    “如果死亡让我们分别,下一辈我会主动找你,再做你的男朋友,幸幸福福一辈子。”钟远的话让温眠安心不少,她抓紧他的手,承诺道:“我也会主动来找你的。”

    第一世、第二世……就算有一天他们忘记了所有的回忆,但刻在骨子里的承诺,让他们会在人群中下意识追寻,那个对的人。

    他们的缘分与爱,不是一生一世就能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