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平行番外06

    喜欢钟远?

    这个认知让温眠慌乱, 下意识就想逃避。她不敢多想,脱了外套重新缩回床上,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她隐约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中又回到那个清晨, 钟远背着她穿过大雨, 她的心跳在那一刻怦怦剧烈跳动着。

    后来醒来时,她看着昏暗的小房间,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

    有些情绪只敢在梦中发酵。

    梦醒了, 人也清醒了。

    第二天温眠去上班,忙碌一天,没心思想着情情爱爱。临到下班时, 夜晚的同事过来, 有些暧昧地看着温眠:“你朋友好帅啊!”

    温眠一愣, 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钟远。

    “是你男朋友吗?”同事好奇地问。

    温眠摇摇头, 顿了顿又道:“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他们分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回去的路上,温眠觉得这天更冷了一些。她穿着过去的旧衣服, 暗沉的颜色仿佛是她大好青春中的色彩。她以为这便是她的一生了, 可见过更耀眼的人后, 连她都开始嫌弃自己了。

    同样的人生, 为什么她无法耀眼, 无法坦然地喜欢一个人。

    按下钟远家门铃的时候,温眠已经调节好自己的情绪,平淡的脸色上看不出怅然。

    门那头很快传来脚步声,很快,钟远打开了门。

    他笑着说:“我还在想,你今天会不会来。”

    温眠觉得自己好像从他的语气中读出了一点期待。她像是承受不住一般,挪开了视线:“本来就该来的。”

    钟远说, 他今天想要学习清淡一点的菜。温眠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低下头。她想,她病才好,吃不了太油腻的东西,钟远该不会是因为她才提这个要求吧……她没多说,向往常一般教导。最后结束教学,温眠洗了洗手,打算离开,而钟远又一次邀请她一起吃饭。

    温眠真的没办法不多想。

    可是多想了,她的难过大于开心。她觉得自己不配,又或者说她可能只能和钟远走过一段路,最终还是要分别。

    她想入神又难过,等到回神后发现自己已经在餐桌前坐下了。

    温眠:我的身体背叛了我的心qaq

    饭桌上,钟远依旧是话题的主导者。今

    天他们聊的话题有些深入,不知谁先提起的,钟远顺着说了一些真心话:“我跟家里不太亲,这次出来也是想自己独立生活一段时间。”

    “独立的感觉怎么样?”温眠问。

    “又迷茫又孤独吧。”他笑了一下,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格外迷人。温眠先是看了一会儿他平静的表情,而后才反应过来话里的内容。

    温眠现在也是这种感觉。孤独暂且不提,迷茫却是一直困扰着她。她总不能一直做着这些廉价又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她总有体力跟不上的一天。可稍微难一点的工作,她又无法胜任。她并无一技之长,甚至连张大学文凭都没有。

    曾经有一些存款的时候,温眠想过报名成人高考。可现在她连活下去都需要非常努力地赚钱。

    “不说特长,你有什么爱好吗?”钟远沉思着,努力给温眠献计献策。

    温眠摇摇头。她每天不是工作就是休息,生活中很少有娱乐。她不追剧也不了解明星,现在想想仍觉得神奇,她为什么能和钟远聊得头头是道。

    认识小半个月,她仍然觉得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

    “这样吧。”钟远打了一个响指,“你等下跟我一起画画吧。”

    据钟远本人所说,他最近对画画很感兴趣,于是请了一个老师一对一教导。他说完看了看表,说:“看时间老师马上就要来了。”

    温眠心想,他一定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中。所以喜欢什么便能直接去尝试,还能请老师一对一教导。她又很快想道,她不就是钟远请来的老师嘛。

    她面露迟疑,钟远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提议不错:“我们要勇于尝试新事物啊,今天就当是试听,如果真的不行,咱们就再换个爱好。”

    温眠听他有理有据讲着,很快被劝服。

    钟远闻言面露笑意,他想,上了画画这条船,你就下不来了。天赋这种东西难以描绘,但有就是有,就像是金子,迟早都会发光的。

    老师比他们想象中来得还要早,他们刚吃完饭,门铃就响了。

    钟远准备收拾碗筷,于是拜托温眠:“你去给老师开一下门。”

    温眠下意识照做,走到一半的时候又难免多想,难道不是应该主人自己招待吗?她心

    里嘟囔了一句,还是很快跑到门边,开了门。

    老师是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背着一个很大的黑色背包。他见到温眠,礼貌问道:“这里是钟远,钟先生家里吗?”

    “是的。”温眠说,“老师您快进来吧。”

    她招呼老师到沙发上坐着,没一会儿钟远也走了出来:“张老师,喝水还是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