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平行番外03

    距离上一次教钟远做饭不过一天, 温眠又听到了熟悉的敲门声。

    虽然同住的还有两户人家,但是大多都跟她一样早出晚归,没有什么人拜访。温眠本来也是没有什么朋友的, 但好像突然多了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邻居。

    温眠小跑着过去开门, 果然是钟远。

    他换了一身黑色的羽绒服, 偏暗的颜色怎么都遮盖不住他温暖的气质。尤其他看过来时脸上淡淡的笑意,让人仿佛在冬日感受到了暖阳。温眠与钟远隔着一米的距离,却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 淡淡的,似乎带着甜意。

    “怎么了?”她回过神来,小声问道。

    “温老师。”钟远倒不见外, 笑着说, “我好像又搞砸了。”

    温眠想了想, 现在确实是饭点。

    怎么每次都好像在饭点遇到钟远。

    温眠返回房间拿上钥匙, 然后轻车熟路进了钟远的家里。钟远落后一步,同时细心地把门敞开着。

    两人一起走到了厨房。这会儿厨房有些乱, 食材与碟子混乱地放在桌面上。有的碟子空着, 有的则装着不明食物。温眠在一盘黑乎乎的菜前停了下来, 研究半晌:“这是茄子吗?”

    旁边传来惊讶的声音:“你好厉害啊, 这都能看出来。”

    温眠:“……”她也是猜的。

    温眠心里叹了一口气, 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她挽起袖子,“你今晚想吃什么?”

    “我想吃什么你都会做吗?”钟远问。

    “你先说说看。”

    “茄子还有剩。”钟远计划着,“我还买了鱿鱼,对了还有鸡翅。”

    他话音刚落,温眠便露出了难以言说的表情。

    钟远觉得有趣,问:“为什么露出这个表情。”

    “你怎么都选择这么难的菜。”这不是新手应该选择的难度。

    钟远:“我喜欢。”

    温眠哦了一声,心想:好巧, 我也挺喜欢吃的。

    简单闲聊几句,温眠便开始从食材处理开始跟钟远说起。她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教导人时语气认真而细致,倒真的像是个温柔的老师。钟远虽然看起来像是被宠坏的大少爷,但是大部分时候有表现得极其有涵养,此刻听着温眠的教导,态度认真,嘴角也

    是微微含着笑。

    是老师最喜欢的那种学生。

    温眠觉得心中某一块好像受到了鼓舞,讲解的时候更加细致。

    “温老师,吃饭了吗?”钟远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温眠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微怔,还没想好回答。钟远立马明白了,顺着说:“留下来一起吃吧,你都教我做了这么多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不、不用报答。”

    “那就留下来一起吃吧。”他笑,“我保证开着门。”

    温眠顺着他开玩笑的语气笑了起来,却没拒绝。

    出门在外,留个心眼也是好的。

    这是温眠第一次在钟远家吃饭。

    她做了三菜一汤,等到最后一盘菜出锅时,钟远已经把所有饭前准备做好了。温眠把最后一盘菜端到餐桌上,突然一下就局促起来。

    “我……”温眠刚想说,要不我回去吧,钟远已经热情地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中还拿了一瓶桃子汽水,粉白的包装,看着就泛着甜味。

    钟远:“听说小姑娘都喜欢这些。温老师,你尝尝。”

    “我不是小姑娘。”

    “虽然你做饭很厉害,不过在我心中,你就是小姑娘,需要被保护的。”钟远不容分说把汽水塞到她手中,而后一脸期待看着她。

    温眠接过那瓶汽水。

    钟远已经把瓶盖打开,她犹豫一下,还是轻轻抿了一口。甜味与气泡两种感觉混在一起,弥漫在口中。这是温眠生命中少有的感觉,就如同此刻与不算熟悉的人坐着一起吃饭。放到以前她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会有这一天,可真的坐在钟远面前,她心中的感觉也如这汽水一般。

    心中不停冒着气泡,新奇的感觉萦绕在心头,很久没有过的轻松惬意仿佛又回来了。

    这是难得的美好回忆,温眠心中默默想道。

    跟钟远吃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他是一个健谈的人,言语间特别爱赞赏人,让人对他都无法板起脸来。也不知道他脑海中装着什么,明明看起来跟她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能迁就她找到这么多有趣的话题。

    转眼,他们便吃完饭了。

    难得的饱腹感让温眠露出惬意的表情,美食带来的幸福感也通过她的肢体表达出来。三菜一汤对

    两人来说,分量有些多。可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全部都解决了,温眠胃口小,吃得再多也解决不了一半的分量。

    钟远几乎包揽了桌上的菜。

    “真是太好吃了。”他又一遍夸道,“温眠,成为你的朋友真的好幸福啊。”

    温眠微怔,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的口中出现。他的嗓音微微低哑,平平无奇的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温眠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听鼓点声的时候,一下一下敲击着心头。

    “温眠?温老师?”钟远又喊了几声。

    温眠回神,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你刚刚说了什么?”

    钟远觉得她可爱,自然不介意再说一遍:“我可以和你学做饭吗?我不耽误你工作时间,你可以晚上抽一点时间给我吗?我给你学费好不好,一个月五千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