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番外05

    随着天气渐暖, 温眠的肚子也慢慢大了起来。

    温眠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家中,久了也觉得有些无聊,开始用漫画记录自己的怀孕生活。她画得随意, 并没有用太多的技巧, 想到什么便画出来, 没想到发到微博上也受到了粉丝的欢迎。她并没有因为受到欢迎就增加了更新的频率,依旧像以前一样有灵感才会动手。

    真是让粉丝又爱又无奈。

    没过多久温眠又觉得无聊了,给自己找到新的乐子:她开始学习手工, 先从最简单的编手绳开始。网上有很多教程,温眠便跟着一起学。她画画虽厉害,但碰上这些却又显得有些笨拙, 花费不少时间编了一条不甚好看的手绳。她没放弃, 又继续朝着进阶版的手绳努力, 断断续续编了一天, 还真让温眠弄出几条好看的。

    几块钱的绳子配上几千块的金饰,又或是几万的水晶, 再经过温眠的手艺, 最后的成果也是像模像样的。

    傍晚钟远回家, 温眠笑眯眯地过来给他看自己的成果。

    她的皮肤白皙细滑, 手绳戴在手腕处, 又有尾端垂下的水晶点缀,衬得更加白嫩。钟远的目光在她的手腕处凝视了好一会儿,而后夸道:“好看。”

    “是我自己编的。”温眠笑眯眯的问,“厉害吧?”

    钟远点头:“厉害。”

    得到钟远的夸奖,温眠低下头来,美滋滋地欣赏着。钟远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没见到温眠有什么表示, 沉默地抿了抿嘴。晚饭依旧是钟远动手做的,温眠沉浸在给自己的成果拍照,第一次没有去围观钟远做饭,自然也不知道钟远时不时便会朝厨房门口看一眼。

    钟远:不想说话。

    晚上散步回来后,钟远去书房继续处理工作,温眠没跟着过去,转而进了卧室。钟远没在意,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的间隙中,他下意识朝着温眠的办公桌看去。以往她的桌上有着很多可爱的摆件,还有一只手掌大小的白色羊仔。

    今天羊仔脖子上多了一条红色的手绳。

    钟远目光冷下来,安静在自己位置上坐了三秒,而后起身,伸手将那羊仔拿在手上。

    “为什么你也有?”他不容分说把手绳从

    它的脖子解开,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睡前,温眠半靠在床头,乐呵呵看着视频。没过一会儿,洗完澡的钟远走了过来,他很快上了床,拉住温眠的手,漫不经心把玩着,时不时碰到手绳上的水晶。

    温眠的注意力在视频上,什么都没察觉到。

    钟远暗示了半晌,最终放弃,抓住她的手腕轻咬了一口,说:“小没良心。”

    温眠:“???”

    钟远闷闷不乐地睡下了,温眠没一会儿也懵懵地跟着躺下了。她倒没有立马睡着,脑海中回想今晚的事情。难道是她忽略他了?可是刚刚散步的时候也好好的,他工作的时候她也不会去打扰他,应该不是这方面的原因。

    安静的卧室里,温眠陷入了沉思。

    ***

    一夜无梦。

    钟远第二天醒来,难得发现温眠不在身边。以往他醒来时,她都在他的身边睡得安稳,面色红润的安静样子总让他忍不住多亲几口。今天人不在,钟远没再赖床,掀开被子起身。

    然后所有动作一下顿住。

    钟远愣愣看着自己的脚踝处。

    向来空空的脚踝处不是何时多了一条红色的手绳,虽说上面一点装饰都没有,但细看那编出来的花纹便知道是用了心思的。

    是温眠花了心思编好,送给他的。

    比羊仔脖子上那条花费的心思要多。

    钟远一早上就感受到了难得的好心情。从卧室出来,看到温眠端了一杯豆浆走了出来,看到他时自然地说道:“喝豆浆吗?”

    钟远摇头,故作随意问道:“我今天起来,脚上多了条绳子。”

    “哦。”温眠不以为意,“我昨天多编了几条,不过这东西也只是做来玩玩,跟你的身份不太符合,你要是喜欢就脚上戴几天吧。”

    说完,她的目光忍不住落在钟远的手上。

    初春时节,早上的天气仍带着凉意,钟远却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袖子挽起,露出一截手臂。

    温眠惊讶:“你不冷吗?对了,你手表怎么不戴了?”

    “不冷,不想戴手表。”他低头看了一下手腕,紧接着又抬头看向温眠,意有所指道,“手腕好像有点空?”

    “……”

    温眠反应过来,赶紧阻止:“这东西跟你的身份真的不符合啊啊

    啊。而且我编得不好,不用这么捧场呜呜呜……”

    后者才是温眠真正阻止的理由,她又不是大师,编出来的东西放到外面就不够看了。偏偏以钟远的身份,从头到脚都引人注目。

    简直不敢想象别人看到这手绳时的目光。

    早饭结束后,钟远心满意足地从温眠那里得到一条手绳,开心戴上,春风满面地出了门。

    这一天,华氏总部经常能见到总裁的身影。他穿着单薄的衬衫,袖子微微挽起,面色冷淡的样子仍如往日俊逸。华氏员工看着他,很快就发现总裁身上的不同。他的手上没了那块价格昂贵的手表,换上了一条新的手链,款式虽然简单,但手链尾端垂下的两颗黑曜石水晶透出几分低调的奢华。

    可再奢华,这东西怎么看都与老总不搭啊!

    华氏员工私下议论纷纷,很快猜到可能,能被华总这么珍视的手链是小十二亲手做的!

    华氏员工:谢谢,有被甜到。

    这手链戴在钟远手上就再没取下来过,眼见着绳子都被他戴到褪色,他还没有取下的心思。温眠忍无可忍,把自己新买的手表丢到他身上:“求求您了,带点贵重的东西好吧。”

    钟远接过手表,想反驳什么。温眠却没给他机会,抢先一步说道:“这是我亲自选的手表。”

    钟远:那也不是不能换。

    这桩啼笑皆非的事情过去后,温眠的预产期也差不多要来了。她提前入住华氏私人医院,全天都有人伺候着,钟远工作之余也是天天往医院跑。

    几天后,温眠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娃,小名静静。

    这小名是温眠取的,钟远最初听到时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温眠只能解释:“她真的很安静啊,怀孕的时候都没闹过我,真是妈妈的小乖宝。”

    “静静就静静吧。”钟远说道。

    温眠点点头:“比起狗蛋啊,翠花啊这些名字,静静是不是洋气多了。”

    “好了,不要说了。”钟远不想听下去了。

    温眠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的小公主。

    后来的很多年,温眠都不懂她当时为什么能在医院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给她取了一个这样的小名。

    刚出生的静静小公主受到了全家人的喜爱。虽说刚出生的时候小

    公主有些丑,但随着她一天天长大,皮肤白白嫩嫩,皱起的五官长开了些,漂亮可爱得让人都要化了。小公主继承了爸爸妈妈的优点,从小好看到大。还不会说话的时候,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跟葡萄一样,眼珠乱转的时候都透着灵气,小鼻子,樱桃嘴,配上惹人爱的婴儿肥,像是小小的糯米团子,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偏偏你一捏她,她便有所感觉,哼哼笑了起来,像是小天使一样。

    不过这性格吧,简直就像是小恶魔。

    比起在妈妈肚子里时的安静,出来后的小公主非常闹,非常的活泼,与爸妈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几个月大的时候小公主格外的闹,她的精力比其他小朋友足,哭起来中气十足,还极有节奏。小公主到外面哭一哭,能把小区其他的小孩也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