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番外04

    温眠近日的生活极度舒适。

    没有工作的压力与烦恼, 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偶尔自己研究美食甜点,间接性依靠钟远投喂,经常性被钟远带出去遍尝美食。若是时间足够, 他们便策划着短途旅行, 若是时间不够, 便在家里开开车。

    总而言之,简直是梦想中的生活。

    是钟远先发现了一点异常。

    比如她似乎变得很容易疲惫,睡觉的时候逐渐增多。比如她最近胃口很好, 面色红润,像小姑娘一般。又比如她的姨妈好久都没有来了。

    可惜小迷糊自己什么都没察觉。

    钟远抽了一天时间带温眠去了医院。在过去的路上,温眠还露出疑惑神色:“我们去年不是才体检了吗?”

    “……”

    说完温眠自己就闭嘴了, 真是个傻问题。为了安全他们每年都会去体检一次, 虽然今年的时间好像提早了一些, 但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

    到了医院, 温眠发现今年真的不一样。

    因为钟远直接把她带到了妇产科。

    温眠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我没病啊。”

    钟远不置可否:“就是个简单的检查。”

    他们跟医生说了来意,之后被带去抽血。从钟远说她可能怀孕了那句开始, 温眠就持续懵逼, 等到被抽完血, 还没回过神来。

    两人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

    “我、我……”温眠好一会儿才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我没想到这么快。”

    钟远握住温眠的手, 说:“还不一定是。”

    温眠哦了一声,短暂沉默下来。

    没过多久,结果便出来了。怀孕八周左右,这对年轻的夫妻才发现这个上天送给他们的惊喜。医生温和地跟着他们讲解许多注意事项,末了又给温眠开了一些药。

    这下,不止是温眠,连钟远都懵了。

    两个人迷迷糊糊回到了车上。

    “为什么我没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坐在副驾驶上, 温眠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半晌都没得到回应。

    她转头去看钟远。他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此刻愣神坐在她旁边,别说开车了,神都没回来。内敛的人在面对巨大的惊喜时格外的沉默,唯有轻微颤抖着的手暴露了他内

    心的激动。

    他真的要做爸爸了?

    后知后觉的惊喜涌上心头,钟远眼中浮现笑意,期待的表情十分明显。

    温眠看到钟远愣怔,自己也不迷糊了,反而笑着逗他:“怎么办,有了孩子后,孩子爸爸都不理妈妈了!”

    “没有。”这时钟远听到温眠的问题,赶紧否认。他转过头来,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结果看到温眠坐得不端正,话又咽回去,赶紧过来让她坐直坐正。他倾身过来帮她系安全带,动作轻柔小心,但是没过一会儿他露出纠结的表情,“要不你还是坐到后面去吧。”

    磨磨蹭蹭简直都不像平日的他了,温眠看不下去,道:“你快回去坐好吧。”

    钟远哦了一声,听话地坐回去。他正准备系安全带的时候,听道温眠半是惆怅半是调侃的声音:“害,以前爸爸这个时候都会亲妈妈一下的,现在变脸也太快了吧。”

    她的手掌轻抚自己的肚子,像是在与崽崽聊天。

    但分明是说给某个人听的。

    钟远笑着过来亲了温眠一口,承诺似的语气认真说着:“我永远最爱你。”

    *

    没过多久,温眠发现隔壁住进了两个育儿嫂。据说是专业级别的护理人士,从孕妇的孕期开始到宝宝出生之后的所有事宜都可以交给他们。两人经验丰富,手中握有一大堆高级证书,还有不少推荐书,是钟远万里挑一选出来的。

    这个事情还是温眠听小助理说的,他说老总最近上班在偷偷开小差,又让他去买了一大堆孕期注意事宜的书,如今正好好摆在办公室的书架上,与之前迥然不同的画风让每个进入老总办公室的人都忍不住看过去。除此之外,钟远私下里还亲自去面试应聘的育儿嫂,他要求严格又细致,又因为面色严肃还吓走不少人。最后他还是花了不少心思才找到合适的人。

    如今就住在他们的隔壁。

    隔壁的屋子也是钟远他们的,只是平日里他们都没住,放在那边只是用来装多余的东西。如今收拾一番就给两位阿姨住着,既方便她们照顾人,又不会影响他们的隐私,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这天温眠和两位阿姨打了个照面,聊天中知道她们一个姓林,一个姓陈,从业二十

    余年,带过的宝宝来自五湖四海,手握数封雇主的推荐信。

    “哇,你们好优秀啊。”温眠露出星星眼,在这个领域她就是个小白。

    陈阿姨摆摆手,说:“其实面试的时候我腿都在抖。”

    林阿姨也附和:“我也是,本来回答得好好的,一看华总皱眉,我这脑子一下就转不动了。”

    温眠:“……”

    她简直难以想象出钟远面试人的画面。还有他真的懂吗就皱眉?难不成是在考验阿姨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否合格?

    晚饭是阿姨做的,色香味俱全,温眠大力赞扬了好久,把阿姨夸得美滋滋的。后来等阿姨走后,温眠又问钟远:“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他一愣。

    “饭菜合你口味吗?”

    “还成。”这方面钟远并不挑。

    “那以后你不给我做饭了吗?”温眠嘟囔了一声,看起来有些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