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番外03

    节目录制完, 温眠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听说这个节目的消息。

    这天,她在刷微博时看到这个节目官宣的消息,跑去问钟远:“怎么没有我们呀?”

    “重要的要压轴。”其实是节目组没得到钟远的首肯才没有妄自宣传。温眠的问题倒是提醒了钟远, 他近来有些忙碌, 导演的很多消息都没来得及看。这会儿他翻看一会儿, 抬头问温眠:“你想去拍宣传照吗?”

    “在家里还是影棚拍啊?”

    “你喜欢哪种?”

    “当然是影棚呀!”温眠还没有这样的经历呢,她说完反应过来,“所以其实是因为你没有回复, 导演那边才不敢宣传的吗?”

    “……”

    钟远解释:“我以为我回了。”

    温眠忍不住笑了出来,“又没有怪你,你心虚什么。”

    他们选了周末一天, 去了节目组定下的影棚拍宣传照。温眠这些年的照片大多是钟远拍的, 如今还是第一次被专业摄影师拍照, 周围打光补妆的工作人员一大堆, 她短暂地体会了做明星的感觉,真是众星捧月, 跟小公主似的。

    温眠一共有两套衣服, 拍完第一套个人, 她先去休息室换另一套衣服。有位工作人员跟着她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帮着她穿第二套衣服。拉链在侧腰处, 工作人员低头专心拉拉链,温眠偏头,看到她的工作牌。

    时棠,摄影助理。

    “谢谢你,时棠。”在她的帮助下换好衣服,温眠笑着跟她道谢。

    时棠一怔,很快又露出笑容:“不用不用, 这是我的工作。”

    素面朝天的女生,笑起来有对很可爱的酒窝。

    温眠换好衣服,便从休息室出来。

    她刚才的个人照拍了好一会儿,本以为这会儿钟远还没结束,没想到她过去的时候,钟远那一部分早就结束了。温眠惊讶走到钟远身边:“你就结束了?”

    “嗯。”他道。

    他身边的助理:“拍了几张就不让人拍了。”

    钟远神色淡淡看了助理一眼,助理便止住这吐槽。温眠在一旁笑:“你别吓人家。”她伸手帮他整了整领口,动作温柔:“不喜欢拍照吗?”

    “不喜欢一个人。”温眠表情太温柔,钟远不自觉多

    说了几句,“他们让我笑。”

    温眠不在,老总笑不出来,冷着脸拍了几张就喊停了。

    温眠竟然从钟远的语气中听出了委委屈屈撒娇意味,她惊讶抬头,忍不住踮脚亲了他一口。

    “你今天好帅哦。”她眼中爱意满满。

    钟远一怔,而后轻笑出声:“你也好好看。”

    温眠一在,钟远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这是在场所有工作人员的心声。刚刚钟远冷着一张脸,他们都担心是不是自己专业能力不太行,所以才惹得老总没有什么好脸色。这会儿他们才知道,老总性子偏冷,只有在爱人面前,才是温润宠溺的模样。

    无声的狗粮让现场甜蜜的气氛中突然泛起柠檬的味道。

    拍照结束,钟远大手一挥请了所有工作人员去吃饭,导演制片都来了,路上又多了几位投资商,他们几人先去了包厢,其余工作人员则交给钟远的助理安排。

    饭桌上,几人侃侃而谈。温眠安静吃东西,听着圈内秘闻,感觉胃口都好了几分。倒是钟远不动声色看了温眠几眼,似是被温眠的好胃口吓到了,末了笑笑,记住她爱吃的菜,又亲自动手给她盛了碗汤。

    席间众人:碗中的饭突然不香了。

    导演打破席间沉默,开启了新的话题:“我刚刚出去,听说南城的那位来这边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过来做什么?”有人问,“祁家可没生意在这边。”

    “说不定也想分杯羹。”

    “那倒是要让他知道,这里可不是南城。”一位投资商笑着说。那位在南城厉害,但这里可不是他的地盘,更何况华知远还在这边坐着。

    一直没说话的制片突然开口:“我前阵子好像听说,祁家那位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他笑了一声,“听说那位性子不好相处,把人给气跑了,现在到处找人。”

    在场众人都笑了,毕竟难得见人翻车,都觉得有趣。

    温眠也觉得有趣,眼见着没有后续的八卦,她跟钟远说了一声,去了洗手间一趟。

    她刚进隔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声响,是没抓稳东西落在洗手台上的声音。大概是在打电话,女生说话的声音有些急:“我知道,我已经看

    到他的人。”

    她说话着,手中动作不停:“你别过来,我就算被他抓到,最多就是看着他的黑脸。但是他可不会放过你。”她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无奈,“好好,知道你不怕他,不过他可是记恨你把他的人拐走了。”

    “……不用担心,我可不一定会被他抓住。”

    女生说完最后一句话便挂了电话,她并未离开,外面细碎的动静表明她正忙着。

    温眠听着女生的声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影。

    她没想到五分钟前自己还在包厢里听着八卦,转眼就遇到了八卦中的女主角。

    她想了想,主动走出了隔间。

    不远处的洗手台上零散放着一些化妆品,镜子前的人正忙碌给自己上妆,听到动静警惕地转头,而后她诧异出声:“温老师……”

    温眠看着时棠,有些佩服她出神入化的化妆技术。这会儿妆还没完成,温眠隐约记得女生素面朝天的模样,跟现在完全不同。不知她如何化的,短短时间,眉眼变得明艳,微微抿嘴的时候神态就像一位傲慢的千金。

    温眠注意到时棠的眼神,很亮很坚定。她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祁家,但她眼中没有慌乱,虽然紧张,但还有着跃跃欲试的兴奋。显然,即使明知四周都是陷阱,时棠这个人仍没放弃要离开的打算,她不认命,甚至相信自己一定能想到办法自救。

    仿佛什么都没办法打倒她一般。

    温眠神色淡定朝她走去,在她旁边停下,不紧不慢地开始洗手。

    而后问:“需要帮忙吗?”

    *

    没过多久,饭吃完了,各自也都散了。

    温眠牵着钟远的手走向停车场,她注意到入口有人守着,里面还不时有人晃悠。因为刚刚的八卦,她大概猜到是祁家那位的人。她下意识转头,钟远神色淡定,仿佛没看到这些人一般。

    察觉到温眠的视线,钟远转过头来:“怕了?”

    温眠摇摇头。

    “没必要怕。”钟远说,“他可奈何不了我。”

    然后钟远拉开车门,视线落到车内,整个人一顿。

    “快上车呀。”温眠在一旁催他。

    钟远想说些什么,看到温眠的表情,又咽回去,默默坐进车里。

    温眠很快从另一侧上来,还没坐

    稳,听到钟远说:“我不认识她。”

    温眠转头,和后座上的时棠对上视线。时棠有些紧张地坐着,大概是被钟远吓到了。温眠安抚地对她笑笑,又对钟远说:“我知道。”

    半个小时前,温眠带着时棠来到停车场,那个时候入口还没有人守着,她们一路畅通无阻,温眠让时棠先在车内躲着,自己先回了包厢。

    “她是谁?”钟远问。

    “祁家那位要找的人。”温眠回道。

    说话间,钟远驱车带他们离开停车场。出口的地方设了路障,还有人在守着。钟远表情不变,按了一下喇叭。之后立马有人过来要挪路障,不过被别人阻止。

    “干什么?”高大的黑衣男人露出凶相,“还没检查呢!”

    “你疯了嘛!”要来挪路障的人比他还要大声,“这里可不是你祁家的地盘,你看看车牌号,那可是华知远的车!得罪了这位,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

    短暂争执,黑衣男人很快妥协,挪开路障,让钟远的车顺畅无阻地开了出去。

    等到车走后,那人还在给黑衣男人科普:“你家祁爷是厉害,但这里,那位才是老大。”

    顺利离开停车场后,温眠松了口气。

    钟远淡淡的声音传过来:“有什么好紧张的。”

    他难道还会怕祁家的人吗?

    温眠听出他的潜意思,赶紧笑着说:“我不紧张啊,我觉得你最厉害了。”

    钟远闻言放柔了神情,若不是后座还有外人,他大概会不要脸地说,算你有眼光。

    温眠跟钟远说了几句,才想起后座的时棠。

    她侧头去问时棠:“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时棠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他们愿意把她带出来,她已经非常感谢了:“你们把我放到路边就好了,刚刚真的谢谢你们!”

    温眠:“现在下车,祁深很快就会找到你了吧。”

    时棠笑了一下:“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温眠看了时棠一眼,说:“你想出国吗?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出去后他就很难找到你了。”

    时棠摇摇头:“他会查到我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