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番外01

    跨过三十岁那道坎, 温眠觉得自己的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简单来说,就是她想生一个可爱的崽崽了。

    心中升起这个念头时,温眠每天都会注意到别人家的崽崽。逛超市的时候, 晚上散步的时候……只要外出, 只要温眠看到别人家的崽崽, 常常会被萌到走不动路了。扑闪的大眼睛,小鼻子,樱桃嘴, 肉嘟嘟的脸蛋看起来就很好捏,抬头看着你时露出点笑意能把人迷得心都化了。

    温眠想,以前怎么没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生物。

    早几年好多人催他们生孩子, 温眠都不为所动, 如今才知道真香的滋味。

    温眠想着, 找个机会要跟钟远讨论一下。

    只是钟远最近有些忙, 在家的时间不多,这会儿正在外面应酬呢。温眠本在画画, 突然想起钟远, 发现自己好久没看手机了, 顺手就拿出手机翻开。

    果然收到了一堆消息。

    【老婆, 晚上你自己吃饭, 我七点还有个会议,赶不回去了。】

    【老婆,有吃饭吗?】

    【是不是在画画?记得吃饭呀,手机不要再静音了[无奈]】

    【吃饭了吗老婆……】

    一大堆怨念后,钟远又发消息报备——

    【晚上跟xx他们出去[图片]】

    ……

    温眠点开图片,一群圈内的□□,老老实实坐在桌前吃饭。

    真是股清流。

    温眠忍不住想笑, 这些年钟远洁身自好的作风也是在圈内流传。他自己洁身自好没人有意见,大家也不强求他跟他妈一起玩。但是等大家都带着女伴过来时,钟远又嫌弃那些女人的香水,偶尔吃一顿身上都是一些混杂的香水味,真是让人头大,不知道该如何和温眠解释。后来钟远就不怎么参加这些应酬了。

    但是总有人求他办事,圈内必要的交际也必不可少,谁厉害大家就听谁的,于是慢慢就变成了这样的约定。只要跟钟远吃饭,大家都不带女伴,没什么花样可玩,最多喝点酒。

    但是有钱赚呀!

    因而也没有人抱怨。

    短短一个晚上,钟远给温眠发了十几条的消息,她滑到底部,看到钟远最新发来的消息。

    委屈,想哭.jpg

    温眠笑了出来,想发给表情

    包哄哄钟远,结果手一抖,发错了表情包。

    掏出我四十米的大刀.jpg

    温眠:……

    她心想糟糕,正准备撤回,钟远已经迅速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这人不是跟朋友出去吃饭了嘛,怎么感觉跟守在手机面前一样。

    温眠心里吐槽,但表面上还是要解释的:“我发错了。”

    然后又发了一个表情包:抱抱.jpg

    她哄了钟远一会儿,总算让人不生气了,之后她随手发道:什么时候回来?

    钟远:很快啦!

    不知道为什么,温眠从他这三个字里看出了一个信息:开心得要飞上天啦!

    说是要很快回来的钟远,过了快一个小时才回来。温眠本想先睡了,结果接到钟远助理的电话:“华太太,华总喝醉了,您可以出来接一下吗?”

    温眠听到电话那头钟远的嘀咕:“你不要直接按门铃,要打电话,会有坏人的……”

    一本正经的交待,但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温眠开门,收获了一个醉醺醺的钟远。

    她很少看到钟远喝得这么多,有些惊讶:“怎么回事?”

    助理简单解释了一下:“本来是可以直接走的,但是走之前华总秀了一下恩爱。”助理斟酌着语言,“因为太张扬了被魏总他们集体灌酒,不让走。”

    助理心里无奈极了,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晚上的聚会华总是带着他一起去的,说是聚会其实也是谈生意,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生活与工作也是难以分开得很彻底。席间一直安好,助理注意到有阵子华总一直在看手机,没一会儿后就说准备离开了。

    到这里都好好的。

    然后华总站起来,一副无奈实则炫耀的表情:“害,我家那位催我回家了,你说这才刚分开半天,黏我黏得不行……”

    一众事业有成但身边始终没有稳定伴侣的太子爷们暴走了,按着钟远不让走。

    “我今天要把你灌趴下!”有人放话说。

    ……

    送走助理,温眠扛着醉醺醺的钟远,又无奈又想笑。

    “活该。”她小声嘀咕,末了自己笑出来,“人家都是单身狗,你偏偏还要去刺激他们。”

    “谁让他们没有老婆!”钟远理直气壮说。

    “还有神志呀。”温眠说

    ,“起来点,我扛不住你了。”

    一米八多的男人,身上又多是结实的肌肉,她哪里能扛得住。

    “不要,我喝醉了。”钟远嘟囔了一声,主动伸手抱住温眠,大半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

    温眠简直要喘不过气来,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我真没力气了。”

    这个男人不为所动,黏糊糊抱着她装死。

    温眠眼珠转了转,引诱着说:“要是把我压垮了,之后谁帮你脱衣服脱鞋子,还帮你洗脸呀……我要是垮了,你就得自己一个人睡觉了哦。”

    也不知道哪一点说服了他,他一下抬起了头,而后自己踉跄地回到了卧室。他真的醉得不轻,走路是飘着的,回去的路上还撞到门上,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躺在床上。

    他皱着眉,嘴里轻声念着。温眠凑过去听,才隐隐约约听到一句:“要一起睡觉……”

    敢情是一起睡觉吸引了他。

    温眠无奈,她趁着钟远还有意识的时候赶紧让他脱鞋脱衣服,最后又跑去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做完这些,温眠关了灯,在他身边睡了下来。

    ***

    温眠在泡蜂蜜水。

    听说酒醉后喝点蜂蜜水能缓解头疼,温眠估摸着钟远也要醒了,便放下手中的事情给他泡了一杯。这个步骤简单,没什么难度,温眠没费什么心思,不免想起昨晚的事情。她想,带着一个大孩子还真是有点累啊!

    一般不搞事,一旦搞事简直难以搞定。

    她端着蜂蜜水进了卧室,发现钟远已经醒来了。他仍躺在床上,眼睛半眯着,修长的手指这会儿正给自己按着太阳穴,大概有些头痛,他静静躺着没什么动静。

    听到脚步声,他侧头看了过来,冷硬的表情一下柔和起来,“老婆……”他拖腔拿调的,嗓音有些哑,语气倒像是撒娇一般。

    “喏,给你的。”温眠把蜂蜜水递给他,顺便在床边坐下。

    “谢谢老婆。”钟远笑了一声,凑过来不管不顾亲了她一口,然后拿着杯子要喝水。温眠不声不响,突然在这个时候开口:“你昨□□服上有香水味。”

    “咳咳……”钟远果然呛到了,好一会儿缓过来,立马否定,“不可能。”

    他脑海里快速过了昨晚聚会的画面,都是一

    群大老爷们,更何况他还报备过了。

    温眠哦了一声,“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钟远:“……”

    “喝得醉醺醺回家,现在终于心虚了?”温眠猜测。

    “……”钟远若无其事放下手中的杯子,“就是有点开心而已。”

    看着温眠脸上疑惑的神情,钟远故作淡定:“就是……感觉有被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