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

    今天是他们在船上的第二天。

    长途飞机耗费了他们太多的精力, 第一天便听从船长的建议在船上休息。他们所在的这艘游轮十分大,船内一应设施俱全,数十名船员与船长时刻待命, 偌大的整艘游轮只为两个人服务。第一天虽说没有登陆, 但是巡航所见的景色足以让人震撼。

    连绵的雪山, 白得纯净,浮在海面上的巨大冰块形状各异,在海水的倒映下呈现纯粹得近乎蓝色。极致的寒冷与极致的美景同一时间袭来, 温眠站在甲板上,仿佛伸出手就能拥抱自然。四周很静,就连说话声也进不可闻, 四周并无遮挡, 天与海一望无际, 巨大游轮在这天地间仿佛一叶扁舟。

    船员对这些景色早就司空见惯了, 如今凑在一起说话,甲板上只剩下温眠和钟远。也许景色过于美妙, 用言语都难以形容, 两人罕见地没有说话, 后来温眠微微歪头, 枕在钟远的肩膀上, 她轻声说:“这是我这辈子能来到最远的地方了。”

    钟远轻笑,伸手搂住她。

    前方传来动静,两人靠近栏杆处,朝着前方的海面看去。很快温眠惊讶的声音传来:“是鲸鱼哎!”

    她的声音惊动了那些船员,不远处传来他们的声音,大意是问他们要不要追逐鲸群。

    “可以吗?”温眠的眼睛亮了起来。

    前方是少见的鲸群,他们乘坐游轮, 隔着几米远追逐着,这神奇的一幕让人恍惚自己是否闯入童话世界,如今即将跟着鲸群去向一个未知的世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的云层逐渐散开,有橙红色的光芒从天际发散,穿过云层,层层渲染堆积,最后大半个天空都沾染了这片色彩。

    一场壮观的日落。

    ***

    新一天终于能登陆,温眠从早上就开始兴奋。她换好衣服,戴好帽子,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而后跟着船员下船,坐上皮划艇,朝着不远处的大陆出发。坐在小船上,温眠觉得自己与自然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皮划艇划过海面,溅起水花,稍不注意就甩到脸上,冰冰凉凉,极其醒脑。温眠在发动机的声音听到船员说海面上的浮冰可以捞回去泡酒喝,她心中一动,见钟远侧身

    去捞浮冰。她心中一紧,伸手抓住钟远的衣服,怕他不小心栽下去。

    没过一会儿钟远捞上来一块冰,干净的透明色,在光下亮亮的。钟远侧头看了温眠一眼,说:“刚刚不相信我啊?”

    “至少安全一些嘛。”

    “我要摔下去你不也跟着下去。”他看着她的小胳膊小腿的,哪像是有力的样子。

    温眠嘻嘻笑着:“有难同当呀,去哪我都陪着你。”

    没过一会儿他们遇到其他同样要上岸的游客,两船人摇摇招手打招呼,而后又慢慢驶远。这下是真正的要登陆了,温眠再次第一个上岸,穿得多但不印象她矫健的身手!

    钟远在后面看着她笨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那边。”钟远给温眠指了一个方向。

    温眠顺着看过去,见过三只企鹅一前一后走着,顿时惊喜出声:“企鹅哎!好可爱啊啊啊,咦,他们怎么是毛茸茸的。”

    “你看它们走路……”钟远又将话题扯了回来,“像不像某个人?”

    “谁?”温眠下意识问,问完才反应过来,故作气恼状:“你说像谁?”

    钟远笑着后退几步,温眠同样追了过来。她穿得多,又戴着毛茸茸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有种笨重感,加上不习惯脚上的靴子,如今走在雪地上小心翼翼的样子简直就是企鹅本鹅。

    下一秒她脚底一滑,整个人摔在雪地上。

    “唔……”

    她一脸无辜地抬起头,看见钟远在不远处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哪有那么好笑!

    温眠心里嘟囔,也不急着起来,就地打滚。没过一会儿,钟远走过来:“小宝宝,快起来啦。”

    “不要。”温眠玩得兴起,语气中带着笑意,“你看我画出什么图案出来了?”

    钟远一愣,凝神看了一会儿,发现她打滚的同时还有心机地圈出一颗歪歪扭扭的爱情。此刻她坐在来,坐在那颗心中,眯眼对着他笑。

    若是评选钟远这辈子看过的十大美景,这一幕绝对能排进去。

    他凝神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走了过去。

    心有点小,他道:“过去一点。”他坐不下。

    温眠:“这是我的心!”

    “你的心里没有我吗?”钟远一脸正色道,“让一点就好,等

    下我给你个礼物。”

    “……”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劝住了她,她还真挪了挪屁股,让钟远坐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