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

    但是钟远从没让大家失望过。

    这些年不是没有捕风捉影,往往还没有等事情发酵扩散,钟远这个老总级别的人就已经登上自己的账号发微博澄清。每次有些似是而非的消息传来,网友都没当回事,老总就立马站出来澄清了。

    粉丝:崽!你可是个老总!

    不过这个事情也只发生在前几年,随着钟远逐渐加深对娱乐圈的把控,后来这些似是而非的消息都没有了。

    而神通广大的网友从自己的各种渠道也知道,钟远这人真的干净的很,圈内清流,这些年真的只爱了温眠一个人。

    ……

    “眠眠,中午一起吃饭吗?”

    “我中午要回家一趟。”

    从图书馆出来后,温眠告别了一起自习的朋友,独自朝校外走去。

    这些年来她一路读到了研究生,每日与书作伴,整个人气息沉静下来。若说看过的书、走过的路都藏在人的气质里,这点在温眠身上足以体现。她本就是个迷人的人,如今经过时光的沉淀,变得更加的吸引人。

    她安静地走在校园的林荫树下,不知在思考着什么,注意力并不在周围的环境上。突然路边传来一道喇叭声,将沉思中的人惊醒,抬头,惊醒便变成了惊喜。

    “你什么时候来的?”温眠看到熟悉的车子,脸上笑容浮现,轻车熟路地开门上车。

    车内只有钟远一人,笑眯眯看向温眠。

    “刚到。”他说道,自发地凑上来与她亲昵,两人亲了好一会儿才分开,温眠系上安全带,钟远开车离开学校。

    忙里偷闲相聚是两个人这些年相处的基调,大部分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很忙,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如以前多,但每年一起去旅游的事情都没落下。

    今年暑假温眠参加签售会,两人都没出去过,如今下半年怎么也要空出一段时间。温眠已经没课了,所说导师有布置任务,但若是挤挤时间还是能空出来的。

    “

    想去哪里玩?”钟远一边开车一边问。

    温眠回忆了一下这些年两人去过的地方,脑海中突然有了想法:“我想去南极。”迟疑了一会儿,又道:“不知道现在这个季节适不适合。”

    趁着在车上这个时间,她顺手拿起手机查了一下,随后有些惊讶:“真是巧了。”

    钟远眼中也露出几分笑意:“那就这么定了。”

    定下行程,攻略则交给钟远来做。

    温眠这些年被钟远宠得愈发懒散了,见钟远每日忙碌,主动请缨要整理行李箱。

    钟远在客厅处理事情,听到温眠在屋内轻声念叨着。卧室里的动静有些热闹,勾得钟远心里痒痒的。他加快手中的速度,快速处理好这些事情,合上电脑去找温眠了。

    “你别捣乱。”

    钟远刚在温眠身边坐下,温眠就认真地警告他,“我很忙的。”

    “我帮你呀。”钟远笑。

    温眠一脸怀疑,但也拒绝不了钟远,快快乐乐地跟着他选择出行要穿的衣服。她对旅程的期待都写在了脸上,笑着说要跟他去哪里哪里玩的时候格外可爱,钟远心里痒痒的,慢慢就把人抱到了床上。

    第二天起床的温眠咆哮道:“你果然是来捣乱的!”

    两人为了排出旅游的行程,这段时间都有些忙碌,这行李陆陆续续收拾了好久,直到出发前才搞定。晚上睡觉前,温眠抱着钟远的手臂,激动得睡不着,眼睛亮亮的,说着自己的期待。若不是怕温眠第二天体力不支,钟远倒是想拉着她做点别的。

    第二天两人登上飞机,前往南极。

    这些年他们出行的约定没有变,但条件却是越来越好了。两人都是会赚钱的人,难得出来也是以享受为主,一切自然以最高配置顶级享受为主。

    国内的冬天,正是南半球的夏天。

    温眠和钟远抵达南极时穿得比在国内更多,之后在探险公司负责人的带领下登船,开启长达半个月的穿越南极圈航线的旅程。

    温眠站在甲板上,看着眼前静谧而壮观的冰川群景,对接下来的旅程充满了期待。而她的身后,钟远双手插兜,手指间捏着一个丝绒小盒。

    他看着温眠,慢慢露出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