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

    昏暗的房间里, 温眠悠悠地睁开眼睛。

    身上的酸痛感让她忍不住轻哼一声,这轻微的动静惊扰了身边的人,他身体微动, 搭在她腰间的手轻缓地揉捏着。

    “都怪你。”温眠嗔怪道, 钟远露出一脸受用的表情, 温柔笑着与她亲昵,萦绕在两人周围的气息甜蜜而缠绵。不知说到哪里,温眠想起昨晚的事情, 眼中一亮:“昨天我做了一件特别的事!”

    “哦?”钟远眉峰一挑,问,“是什么?”

    温眠也不吊人胃口, 当即说道:“我啊, 昨天发微博祝你生日快乐了。”

    她想起这件事, 心情竟有些迫不及待, 想要看看粉丝们的回复。她挪开钟远的手,探出身子去拿手机。等到拿回手机, 温眠却发现钟远的表情有些怪异。

    “怎么了?”她一边问道一边解锁手机。

    钟远沉吟了一下:“我昨天也发了微博。”

    “……”

    温眠抬头, 两人的目光对视上, 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点不确定。温眠迟疑问出一句:“你发了什么照片?”

    一瞬间, 钟远脑海里想了许多。温眠肯定是不会发两个人的露脸照的, 于是他道:“合照你肯定不会发,不过我发了一张咱们牵手的照片……”

    他们昨天就拍了一张牵手照。

    钟远看着温眠逐渐崩溃的表情,突然明白了真相。

    *

    搞什么啊!

    难得发微博秀恩爱,竟然还翻车了!

    温眠整个人缩进被子里,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她刚刚还想看微博评论,这会儿连打开微博的勇气都没有了。诚然这层马甲掉没掉都无所谓,毕竟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温眠就是不好意思啊, 谁能想到有一天她自己竟然会自曝!

    钟远坐在一边看微博,不知道看到什么,露出一丝轻笑。这点动静被温眠捕捉到,她掀开被子,恼羞成怒:“有什么好笑的啊!”

    “大家说我们很配。”钟远一脸坦然。

    温眠:“有没有疯狂哈哈哈哈的评论?”

    “……”

    温眠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了,顿时又皱起了眉。钟远这会儿也不看评论了,凑过来哄自己的宝贝,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没让人继续露出沮

    丧的表情。

    掉马事件给温眠带来了一点困扰。

    以往在学校里她都是十分低调的,这件事发生后直接让她成了校园红人,走哪里都有粉丝追着要签名,就连上课的时候老师也会随口提一句温眠的名字。温眠不喜欢大众的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于是愈发神出鬼没,如非不要绝不会在学校晃荡。

    好在最后钟远发微博抵制了这种追着人跑的行为,粉丝也都理解,尊重两人的隐私,慢慢的温眠便也觉得自在一些。至于掉马事件,两人都没有正面回应,温眠干脆地装死,而钟远则是发了一条微博:“现在很幸福,但不提倡早恋。”

    粉丝:不提倡早恋我们能理解,但是你前一句怎么还在秀恩爱啊?!

    *

    这小半年温眠和钟远在网上的热度过高,明明不是娱乐圈的人,身上却仿佛自带流量,三番两次上热搜进入大众视野。对于两人的恋情网上也是议论纷纷,虽然赞同的人都囔得好大声,看起来像是所有人都看好这对恋情似的,但实际上真正看好这段恋情的人真的不多。

    不说般配不般配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年龄都太小,没经历过什么事,也许时间就能让两个人分手。更何况钟远的身份也是一个问题,豪门哪里是那么好进的。

    钟远自然知道别人不看他们,他心里知道这些光靠嘴上说说是没用的。

    迟早他都会用行动证明的。

    ……

    钟远二十二岁这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多年商场沉浮让他褪去了稚嫩,不是气质上的稚嫩,而是眉眼间的青涩。毕竟早在前几年他就被业界认为是深不可测的人物了。几年时间他带领自己组织的团队创下不俗的成绩,所成立的游戏公司更是有着业内霸主地位,除此之外钟远这几年醉心投资,手中掌握大大小小公司的股份,身价不菲,是整个圈内最受追捧的男人。这一年他更是重回华氏,入驻管理层,与一众股东平起平坐。

    事业上的辉煌而他受到追捧,而爱情上的深情让他的粉丝为他疯狂。

    专一而深情成了他的标签,连带着大众对华氏的企业形象都高看了几分。但殊不知这太过深入人心的标签就是一把双刃剑。水能载舟亦

    能覆舟,大众看惯了深情美好的样子,就见不到这形象中有一点瑕疵。豪门中的人哪有不花心的,各玩各的的人多了去了。有好长一段时间,粉丝们都担心钟远会被拍到出轨的新闻,那样的话他们对爱情的向往要崩塌,华氏的企业形象也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