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0

    钟远这霸气的回复直接圈了一大波粉丝。

    林灿及其背后的公司敢拿钟远蹭热度, 钟远自然敢当众拆台。他们既然敢买热搜,钟远就非要撤掉他们的消息,让自己的示爱与警告给千万网友看。

    这其中的霸气与果断, 让网友直呼真是爱了爱了。

    “哥哥, 你还缺妹妹吗?能吃能睡的那种!”

    “让开让开, 这是我哥!”

    “楼上能不这么谄媚嘛!弟弟,咱弟妹可真好看!”

    “谁敢跟我弟弟刚?!”

    ……

    引起网友热议的行为,只是钟远计划中的第一步。

    一直以来他是没把娱乐圈放在自己的规划中, 但这次的事情发生后他也认识到舆论的重要性。如今下一步他决定收购投资娱乐公司,为了省事他直接让人联系林灿背后所签约的公司。

    以林家的实力大概会给林灿谋一份合理的签约合理,但公司背后的资本却不是林家能涉及的。钟远意欲成为这公司背后的股东之一, 那么拿到林灿所签的合同也是极其容易的事情。

    而那个时候一切便能掌握在手中。

    两天出差生活转瞬即逝, 这天下午钟远乘坐最早飞往首都的飞机, 落地时他见到了华天成的助理, 那人恭敬说道“二少,华董想要见您。”

    “现在?”

    助理说:“华董在车内等你。”

    钟远点点头, 跟着助理朝停车场走去。华天成的很好辨认, 一年四季都是那辆黑色的卡宴, 钟远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华天成腿上还放置着一台手电, 之前正认真看着屏幕, 直到钟远上车才稍微休息片刻。

    “这两天辛苦了。”华天成先是关心了钟远这次出差的情况,又想继续唠嗑时,钟远抬头看了看表,礼貌说道:“有什么事您直接说吧。”

    就差没把我急着回家几个字写在脸上。

    华天成沉吟一会儿,说:“我今天接到林家老爷子的电话。”

    钟远安静听着,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事实上从他听到华天成过来接机时就已经猜到绝大部分事实。他平静坐着,并不急着发表自己的意见。

    “林老爷子早些年帮了你爷爷很多, 爸爸也不是要帮他们说话。林灿这次做的事确实不

    对,他们也承认。老爷子的意思是能不能私下解决?”

    华天成是商量的语气跟钟远说的。这些年将钟远带在身边,他知道钟远的聪明与手腕,早就把他当成一个成年人对待,说话间也并不是长辈常用的命令句。在来的时候,华天成听自己的助理讲了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他心中对林灿有些失望,觉得还没温眠来得大气。她分明没看出来钟远第一次已经手下留情了,谁想林灿又再生波澜。

    狗仔意外出现的事情只是个借口,谁能看得出来。华天成一看那新闻就知道是假的,不说别的,就看钟远这副恨不得马上回家的焦急样,哪里像能劈腿的人。

    安静的车内,钟远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食指不紧不慢地敲着自己的腿,一副难以捉摸的模样。华天成心中感叹这个儿子的优秀,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气势,倒像是在这商界混了半辈子的人。

    “私下解决没问题。”钟远开口,“只要林灿退出娱乐圈,并且林家送她去国外读书。”

    这是有多不想见她。

    华天成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面上点头说:“好。”

    事情便由此结束。之后车内气氛稍缓,华天成吩咐司机开去碧园,直接先送钟远回家。钟远道了谢后,也拿出自己的电脑,父子俩沉默在车内办公。四十分钟后,黑色卡宴停在碧园外,钟远下车,接过助理递来的行李箱,和华天成告别。

    回去的路上,他想到一会儿温眠可能会出现的惊讶的表情,没忍住低低笑了起来。天色渐暗,小区内的路灯陆续亮起,各家各户窗口透出屋内的灯光,钟远微微抬头,看到属于自己家的那盏。

    站在自己家的门口,钟远按了门铃。

    等了一会儿,里面传来走动的脚步声,又安静片刻,他听到里面传来的尖叫声,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知道温眠已经透过监控看到他。下一秒门打开,她像小旋风一样扑进他的怀里。

    “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才能回来。”她的声音中满含惊喜,那么开心的情绪让钟远心中柔软极了,抱着她像是抱住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钟远回屋,水都没喝一口,就开始忙着煮晚餐。

    “我本来想吃番茄米线。”温眠之前就已经

    准备好了食材,“我想起高中你带我去吃的那个味道了。”

    这话听在钟远耳里就跟说我想你是一样的效果,他勾唇笑道,“放假了带你回去逛逛。”

    “好呀。”温眠又道,“你现在微博粉丝比我还多了。”

    热搜上的流量加上他身份的曝光,直接让他的微博涨了两百多万的粉,直到现在增长的速度还未停下,每一秒刷新粉丝数量都会有变化。

    钟远问:“要我给你推荐吗?”

    “不用。”温眠才不稀罕有那么多粉丝呢,她自己本身的粉丝就足够她好好的维护了,更何况随着赤城的不断连载,她的粉丝也在缓慢增加。不过……她问:“身份曝光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倒没什么,朋友什么的之前也都认识了,倒是你可能会受影响。”

    “我不在意这些。”她笑,“我有你就很棒了啊。”

    钟远也跟着笑了起来,厨房温情一片。

    首都的冬天已经来临,又下过几次大雪,转眼便到了年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