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4

    温眠不该紧张的。

    不说上辈子, 这一世她和他在一起三年,又同住一屋檐下,亲吻的事情早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按理来说多多少少应该习惯的。

    现实与想象背道而驰。

    她揪着他的衣领, 腿软地几乎站不住。他吻得有些凶狠, 与在她面前一贯的温柔作风截然不同。平日里他的亲吻温柔克制,极少有现在这般带着欲望的亲吻,简直要将人明明白白, 完完全全占有起来。

    温眠不小心扯下他衬衫领上的扣子,手抓着扣子,无措地垂在半空。他低沉地笑着, 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转而又抱紧了她。

    “这么激动?”他笑着调侃她, 却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当真是霸道极了。

    呼呼的风声隐约传来不远处的说话声,温眠的心再次提起来, 含糊说着:“有人……”

    钟远仿若未闻, 眼见着温眠挣扎剧烈, 他不得不把人按住, 解释一句:“我把你挡住了。”

    温眠:“……”

    就算挡住了, 明眼人也看得出这样有对情侣在亲昵,这样的认知让温眠羞涩起来,偏偏钟远却又觉得有趣,笑吟吟地看着温眠。

    温眠总算知道为什么他放着无人打扰的家不回,非要来这人来人往的昏暗树林,这期间的刺激感果然能给人带来与众不同的体验。

    好半天后,温眠一头撞进钟远的怀里, 听着他低低的笑容,粘糊得不肯抬头。

    当晚她是红着脸跟钟远回到碧园的,好在一路上都没有遇到认识的人。开学几天报道时间,若是学校那边没什么事,温眠便一直待在碧园,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把自己欠下的画稿赶出来。

    一直到军训的前一天她才放松下来,钟远这几天也颇为忙碌,两人竟齐齐在军训前一天才停下手中的事情。之后两人一人一个行李箱,朝学校走去,开启短暂的住校生活。

    且不说钟远的舍友会有什么反应,温眠是收到了舍友们的欢迎,并在夜里被舍友追着问八卦。

    一人握着她的手,大呼:“我真的是瞎了眼的,这情侣对戒我那天都没看到。”

    她一说,另外两个也跟着呼应说自己没看到,要不然也不至于在第一天看到

    钟远把人牵走时,惊得下巴都掉了。

    “我那天都看傻了。”舍友说,“但不妨碍我觉得你们超级配!”

    在室友的甜言蜜语中,温眠忍不住多跟她们说了一些,把她们惊得哇哇叫。比如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比如她已经见过家长了。

    一人恋爱,一个宿舍都热闹起来,大家直呼神仙爱情。她们还想再多一些时,宿舍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啊?”有人疑惑地去看门。另一个舍友似乎想起了什么:“是不是摄影协会的那个师姐?”

    打开门看,还真是摄影协会的师姐。

    看舍友的模样,似乎与师姐有过好几次的交谈。

    温眠不知道情况,安静站在一旁,没插话。没想到师姐竟然是冲她来的,她的视线在宿舍一扫,很快落在她的身上,接着迅速走了过来。

    “是温眠师妹吗?”师姐友好地问道。

    等走到这个传说的师妹面前,这位师姐才发现自己只到师妹肩膀,不过她自己不是很高,但她心里估计师妹肯定有一米六五或者更高。

    温眠愣了一下,很快应道:“我是。”

    这位师姐很快便解答了她心中的疑惑。

    她叫雁红,是摄影协会的副会长。每年开学季他们都会做一个新生专题,一开始只是协会内部的小打小闹,没想到高质量的作品在网上流传,引起极大反响,最后更是引起了校领导的注意。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拥有了更多的拍摄资金。

    而今年他们想让温眠做新生专题系列作品中的代言人。

    “有酬劳的,而且不会占用太多拍摄时间。”雁红师姐解释,“师妹你是我们协会唯一一个全票通过的人选。”

    “谢谢。”温眠略微迟疑,“不过我……”

    雁红师姐一看她要拒绝,又道:“这其实也是一次实践活动,加分不说,而且能代表学校的形象,到时候校媒各平台账号都会转发,说不定就会成为网络红人,面对的机会也会更多一些。”

    听起来很不错,但温眠本身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她想拒绝,雁红师姐却又说了一大堆官方话,温眠最后只能道:“我考虑考虑。”

    雁红师姐走后,宿舍内部也凑在一起讨论这件事。

    “我觉得不错哎,

    眠眠。我第一次听说新生专题里会加入代言人的,说不定以后还真成了学校形象代言人,参加校内活动机会大,以后履历也会好看多。”

    “我看他们就是看眠眠长得好看,才有这个提议,不然之前怎么没有这个提议。”

    “哇,林灿都不能让他们动心吗?”

    这话出来立马就有人反驳:“我就觉得林灿不好看,总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

    温眠愣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名字了,还是说遇到了重名的人。

    她记得那天在华家遇到的女生也叫林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