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

    愿意。

    当然愿意。

    温眠举起自己的手, 客厅的灯光照在她的手上,手指纤细白嫩,指甲粉嫩晶莹。这是一双没有没有做过太多家务, 也没有经过生活磨砺的手, 细腻白皙, 仿佛泛着光一般。

    与上辈子一点都不一样。

    钟远从后面抱着温眠,便用这个姿势将戒指戴入温眠的食指。戒指刚推进去,他便迫不及待与她十指相握。

    温眠问他:“你的那枚呢?”

    钟远:“嗯?”

    “不打算让我帮你带吗?”

    钟远抱着她笑了起来, 胸膛微震:“你怎么知道我买了?”

    “一猜就知道了。”关于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钟远一向不遮掩,高中时候若不是温眠压着, 恐怕隔壁全校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钟远拿出属于自己的那枚戒指, 温眠本想直接给他戴上, 戒指都快碰到钟远的食指, 她的手又缩回来了。

    “哎,怎么回事。”钟远正期待着, 到手的戒指就跑了, 他想也没想地伸手跟着去追戒指。

    温眠拍开他的手:“等下, 我有要求。”

    “你先给我戴上。”钟远急。

    “淡定点。”温眠说, “你都多大的人了。”

    “我只有十七岁。”钟远抱着温眠撒娇, 温眠被他弄得痒了,咯咯笑着,最后无奈做出投降的动作,给他戴上了戒指。

    放在一年前,别说温眠了,钟远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跟温眠生活久了,那颗苍老的心又焕发了新的活力, 在温眠面前,他可以是她喜欢的所有模样。

    旅行中的另一件大事便是查分数了。

    温眠紧张极了,难得一大早就醒,正准备偷偷转移到客厅,身后传来声音:“你去哪?”

    温眠转头:“你醒了,我吵到你了吗?”

    “没。”他的声音中还带着睡意,低哑而有磁性。他半眯着眼,招手示意温眠过来。于是温眠又回到床上,窝在他的怀里。

    “马上要查成绩了。”她道。

    钟远伸手去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可以查了。”

    温眠:“啊啊啊啊啊!”

    “我先查我的。”

    于是温眠又安静下来。她等了一会儿,问:“多少分?”

    钟远:“670

    。”

    “还好还好。”温眠松了口气,“这分数不错了。你手气好,要不你帮我查吧。”

    “查完了。”钟远说,“这是你的分数。”

    “……”

    温眠又愣了好一会,而后转身,揪着钟远的领子:“真的吗?这是我的分数?”比她想象中的要高。

    钟远直接把手机递给温眠,温眠反复看了三遍,嘴里呢喃:“天呐!”

    钟远觉得她这时候真可爱,趁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捏捏她的耳朵,她的脸蛋。温眠毫无所觉,把手机递给钟远:“你查查你的吧。”

    最后出来的成绩,钟远比她高了十分,虽然不是第一名,但也是极高的成绩。

    “还行。”钟远很淡定,“麻烦事少一些。”

    温眠想起上辈子:“你上一次考了多少分?”

    “比这高一点。”钟远倒是看得开,“上辈子毕竟没有老婆,只能好好学习。”

    温眠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

    温眠被开心笼罩,一直到中午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考得高会有麻烦?”

    “还得解释一大堆的。”既然提到了,钟远顺便也说了,“我准备改名了,一大堆手续。”

    温眠愣了一下:“什么时候去改?”

    “旅行结束吧。”他不急,“暑假弄好就行。”

    “那我以后叫你什么?”温眠撑着下巴,认真想着。

    “随你。”钟远隔老远走过来摸她的脑袋,“我更喜欢听老公。”

    “去去去。”温眠挥开他的手。

    名字不重要,他在就好。

    温眠这样想后也就放平常心了。

    七月底两人回国,钟远把人送到a市,又飞去首都。因为这次长时间的旅行,钟远积了好多事情需要处理,只能先过去,同时先把他们两个人的家打理好。

    温眠则是回到a市整理东西,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温眠以后便不会常住在这个城市。这些天她并没有比钟远清闲,除了整理东西外,还抽空去了隔壁城市,签下自己人生中第一本插画集,之后又回学校见了老师,顺手拿回两个人的毕业证。

    在a市待的最后一个晚上,钟远的电话早早打过来了。

    “你没在家里啊?”温眠看着视频里的钟远正在走路,镜头有些晃,晃着晃着便只能看到钟远的

    脖子,喉结随着他说话上下滑动,迷人而性感。

    “刚从公司回来。”他单手解开衬衫的扣子,“现在准备去拿你的快递。”

    温眠算算时间,快递也差不多要到了。

    “快递都来了,我的宝贝老婆什么时候到啊?”钟远望眼欲穿地看着镜头,语气故意压低,透着点可怜劲儿。

    “明天就过去了。”温眠说。

    钟远这才满意:“航班号发给我,我去接你。”

    “不好吧,你这么忙……”

    “什么都不能阻挡我去接老婆。”

    温眠跟他聊着天,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过。

    第二天,温眠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坐上了飞去首都的飞机。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哪怕目的地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却因为有钟远在,心中没有茫然与彷徨,而是满满的幸福。

    两个多小时后,温眠抵达首都机场,她跟着同航班的大伙去拿行李,又跟着大伙儿走出了机场。她左右环视,正在找钟远。下一秒听到耳边的响指声,下意识看过去。

    钟远一脸笑意:“宝贝老婆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