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8

    “今天都已经这么完美了,那明天怎么办呀?”温眠笑眯眯看着钟远。

    明天是温眠十八岁的生日,怎么说都应该特别一些。

    “明天不在家里过。”钟远提了一句,没多说,要给温眠惊喜。

    “那我就期待一下。”

    第二天,温眠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人了,自从高考后她的作息便乱了,不过旅游时追求的是轻松,她也不想自律这些事。

    温眠下床寻找钟远的身影,他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腿上放着电脑,正认真看着。

    “在忙吗?”

    钟远抬头:“你醒了?”他看了看时间,“今天起得很早嘛!”

    “睡不着。”温眠笑着跳到沙发上,“我的生日礼物呢!”

    钟远微抬下巴,示意道:“自己拿。”

    桌上只有一个信封,温眠好奇地拿起来,“里面是什么?不会是支票吧!”

    “给钱伤感情。”钟远评价道。

    温眠轻哼,好奇地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卡片:“邀请函?”她轻声念着,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啊啊啊这是我

    一直想看的画展,天哪你是怎么预约到的?”

    是一场低调的私人画展,并不对外开放,每次展出也只有少数人才有机会参观。温眠只是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顺口提了一句想看,但其实心里没抱什么期望,没想到竟然能得到邀请函。

    “mua~”温眠凑上去亲了钟远一口,而后开心地跑回房间,准备换身好看的衣服。

    她的兴奋感染到钟远,工作一早上的人轻轻笑了出声。

    很快钟远就笑不出声了。

    他们一起去看展,钟远一不留神就跟温眠走散了。承办此次画展的画廊很大,人不多,位置空荡,但温眠过于活泼,钟远一时也找不到温眠被吸引到哪里去了。

    像个小孩子一样。

    钟远笑着摇摇头,准备去找她。看到温眠时,钟远发现温眠的身边站了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

    两人用英语流利地交流着,大概是在讨论面前的那幅画。钟远走过去时,看到男人递给温眠一张名片,直白地夸赞:“你真是个漂亮又迷人的女士,简直像是住在我心里去了。”

    “……谢谢。”温眠笑了一下,她知道外国人直白,也没放在心上,正想接过名片,有一双手先她一步接过,而后再放进她手里。

    温眠愣了一下,抬头就笑了:“钟远你来啦!”

    又给一旁的男人介绍:“这是我男朋友。”

    ……

    “吃醋了?”

    温眠探头看向钟远,只见他表情淡淡,不见出门时的开心。

    之前看展时钟远一直没表现异常,等到出来后脸色就淡了下来,温眠就知道他不开心了。一想到他不开心了还得忍着等到她开心看完展,才委屈地表露一点,温眠一想到这里,觉得他可爱极了,又有些心疼。

    想来想去,也只有画展上的男人能让钟远不开心。

    男人是画廊背后的老板,也是一位有名的收藏家,与温眠聊得开心,便热情而直白地夸了温眠好几句。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温眠抱住他的腰,不让他走,“外表年轻,内心又成熟的绝世好男人。”

    不久前,当温眠介绍钟远男朋友的身份时,那个画廊老板挑了挑眉,意味不明道:“你喜欢这种小男孩?”

    当时钟远脸一下就黑了。

    在温眠的花言巧语下,钟远的脸色好了很多。温眠再接再厉:“才不是小男孩呢,我男朋友很大!!”

    “……”

    钟远忍不住笑出来,温眠一见他笑,也松口气了。钟远弹了弹温眠的额头:“小姑娘怎么回事?怎么知道男朋友大不大。”

    “……”

    温眠一听到他耍流氓的语气,就知道哄回来了,于是她便不理会他的打趣。之后她又跟着钟远的计划玩了一下午,直到晚上提了一个自己做的蛋糕回到小镇的别墅里。

    回去的路上,温眠还在调侃钟远:“想不想知道我给今天打多少分?”

    “多少?”钟远问。

    “你猜?”

    钟远毫不犹豫:“一百分。”

    “不。”温眠笑着摇摇头,“怕你骄傲,我只给你九十九分。”

    钟远想了下:“九十九也行,祝我们长长久久。”

    很快到了别墅门口,钟远拿着蛋糕,温眠开门,先他一步近了屋内,灯开起,温眠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转头看向钟远:“我觉得,家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

    “有点香。”

    钟远:“不好奇吗?”

    “有一点。”温眠又继续朝里面走了进去,等到她看到客厅里的布局,忍不住笑了:“这是不是你的惊喜?”

    “喜欢吗?”钟远放下蛋糕,走到温眠的身边。

    “好多玫瑰啊!”温眠看着前方,这一束玫瑰太大了,温眠根本抱不起来,周围散落的花瓣让现场更壮观了。

    若是红色代表着爱情,温眠觉得现在完全被钟远的爱包围着。

    她蹲了下来,想摸摸玫瑰,结果看到了嵌在玫瑰里的一枚戒指。

    清爽的气息从身后包围着她,钟远伸手拿过那枚戒指,手心摊开放在温眠的面前。

    “我就是个俗气的人。”他道,“玫瑰蛋糕戒指,全部都想捧到你面前。”

    灯光下,他含情脉脉将话道来:“温眠同学,你愿意再被我套牢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