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8

    上辈子温眠没读完高中便辍学打工去了, 如今算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高考。不知道是多活一世沉淀下来的淡定从容,还是因为准备充分而带来的自信,温眠一直都不觉得紧张。

    这不是说她高考一定能考个状元, 只是她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最后的成绩也是她尽力之后的结果。

    比她更淡定的人是钟远, 最后的日子他在琢磨订酒店的问题。

    两人都不是在本校考试,但又意外分到一个学校,钟远知道后直说有缘分。

    温眠不置可否:“一中一半的人都在这个学校。”

    “二分之一的几率, 总归也是缘分。”

    “……你这是强行有缘分!”

    钟远轻笑:“我乐意。”

    钟远订了附近学校最好的酒店,温眠前一天便和他住进酒店。

    学校环境一般般,附近的酒店倒是装修得极有格调。温眠和钟远住进酒店后才发现他订的竟然是套房, 除了房间外还附带着客厅, 家具一应俱全, 电视柜上摆着各国总统的照片。

    温眠进来后环顾一圈, 评价:“太奢侈了。”

    “不怕,老公有钱。”钟远底气十足, “这一年不是白忙的。”

    “小华总。”温眠打趣道, 这称呼还是听他打视频电话时意外听到的。

    钟远捏捏她的脸, 拖长了语调道:“什么事啊, 总裁夫人。”

    “……”

    温眠不接他的话, 放下行李后,拉着钟远出去吃饭。

    吃完饭后他们又回到酒店看书,互不打扰。一直到睡觉前,钟远才舒坦地抱住温眠,与她闲聊:“复习得怎么样了?”

    温眠:“尽力了。”

    “肯定没问题。”钟远懒洋洋地说道,“有问题老公在后面给你顶着。”

    温眠乖巧点头,不再多想。

    第二天两人睡到自然醒, 互相监督收拾东西,之后一起去吃了早餐,结伴去了学校。

    校门口聚集了很多家长,温眠多看了一眼,钟远便揉揉她的脑袋:“我也是你的家长。”

    “人家的家长只能在校门口等着,你还能进考场陪考。”温眠笑着说,“我比别人好很多了。”

    钟远觉得她格外可爱,揉揉脑袋都不能抒发自己的心中的喜欢,最后

    趁周围人没注意,快速低头亲了她一下。

    “啊!”她轻轻叫了一声,娇嗔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

    “幸运之吻。”钟远打了个响指,“今天肯定没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天考试下来,温眠都觉得十分顺利。考完后钟远也没问她考得怎么样,只说自己订了好吃的犒劳她。他们刚回酒店没多久,东西便送来了。

    是本市一家著名的私房菜馆,采用的预约制,虽说美味,但价格也很美丽。温眠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家店有外卖服务的。

    “大总裁,我觉得你现在很不一样了。”温眠打趣他。

    “更帅了吗?”他随意说着,一边给她夹菜。动作娴熟而自然,一看平时就没少做这种事。

    温眠心想,不管他是什么地位,对她的态度永远都没变过。

    于是她感动地嗯了一声。

    钟远有些惊讶地抬头:“今天这么乖?”不等温眠回答,他又道,“会被我欺负的。”

    温眠:“……闭嘴,吃饭。”

    他轻笑出声,觉得有温眠在的日子,真是开心又美好。

    高考很快过去,温眠和钟远收拾东西回家,却没有在家久留。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又马不停蹄地离开了。

    毕业旅行,当然要与爱的人一起。

    温眠的朋友从高考的紧张缓过来,便打算约温眠出来玩,谁能想到温眠早就出去玩了。两个人一个行李箱,潇洒出了国门。

    一张黑白的世界地图摆在桌上,温眠和钟远凑在一起,一边聊一边用红色的马克笔上色。他们以前约定好要一起走遍世界的,如今走玩一个国家便给它上色。

    “以前去过的地方要不要上色呢?”钟远在涂颜色,温眠看了半天忍不住问道。

    钟远沉吟一会儿:“用别的颜色吧。”

    温眠点头说好,两人占据桌子两侧,一起上色。

    这次旅行他们去了欧洲,先从南部玩起,之后一路向北,从夏天走到冬天。

    如今他们还位于南部,温度适宜,是适合出行的季节。这次他们拥有大把的时间,行程并不是很赶,每天的节奏慢悠悠的,倒有种回到上辈子的感觉。

    旅游攻略自然是钟远做的,有了以前出行的经验,温眠十分放心

    地把这个任务交给他,每天负责跟在他身后吹彩虹屁。

    就这样,他们下一站到达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

    小镇上的屋子犹如童话一般,独栋别墅,外墙涂上明亮的颜色,每一家的院子里种着花花草草,气氛宁静而温馨。

    钟远租了镇上一栋别墅,外墙是清新的粉色,十分好看。温眠在院子外就在感叹,等进了院子发现种着一片粉色玫瑰,惊喜的感觉更是翻倍了。

    “我好喜欢这里。”温眠跟在钟远的身后,“钟远你好懂我哦!”

    钟远正准你收拾他们的行李,眼见着温眠跟在他身后影响他的进度,他干脆停下手上的事,抱抱温眠:“乖,你先逛逛这房子。”

    “不要,一起看嘛。”温眠不依他,拉着他的手撒娇。钟远立马妥协,跟着她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商量着一天住一个房间,每天换个心情。

    至于分房住,那是不可能的。

    小镇的晚上很安静,但他们的家里却很热闹。冰箱里有房东提前准备好的食材,两人亲自动手做了一顿晚餐。吃饭的时候,钟远点了香薰与蜡烛,两人各坐在餐桌一侧,倒有种吃烛光晚餐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