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

    温眠偶尔看看留言,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专注在现实生活中。

    转眼便到了除夕这天。

    这些天温眠除了出来采购,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今天出来也是为了采购年货,这次只有她一个人,买的东西多了,也只能多付点钱让人帮忙送到家里。

    这便花费了一早上的时间。回家后温眠又在大扫除,一直忙到下午,最后她累得躺在沙发上休息。

    一个人的屋子很静,温眠想了想,给钟远打了一个电话。

    他很快接通,喂了一声,之后便听

    见他那头呼呼的风声。

    “你在外面吗?”温眠问。

    钟远嗯了一声。

    温眠懒懒靠在沙发上,目光落在家里最近新买的盆栽上,有一搭没一搭和钟远聊着天。最近她没少跟钟远打电话聊天,一开始不知道他闲暇的时间,打过去他总是在忙,回答便尤其简短。后来还是钟远察觉到自己的冷漠,于是主动报备自己的行程。

    之后温眠再打过去,他的话便多了些。

    因而虽然最近没有见面,但温眠还是知道他的行程。

    “我家灯坏了。”电话即将结束,温眠扯出一个借口,“你可以过来帮我修一下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说:“好。”

    挂了电话,手机屏幕显示的日期,除夕。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温眠还是用心地准备年夜饭。

    等钟远过来时,屋内充满了火锅的香味。温眠匆匆跑过来开门,见着钟远就露出笑意。室内温暖,她只穿了一件红色的毛衣,与过年的气氛相符合,红色衬得她皮肤白皙,五官像是长开了一般,褪去了青涩,笑容中带着独特的韵味。

    让人格外挪不开眼。

    她的身后,暖气与香气传了过来,明亮的灯光与电视的声音,这一切仿佛勾勒出钟远记忆中家的模样。

    他站在门口,孤单一人,满身寒气,但此刻有扇门对他打开了。

    “快进来。”温眠朝他招手,等他进来时便把门上。

    她把棉拖鞋放在地上:“换鞋。”又指挥道,“外套挂这里。”

    “然后洗手就可以吃饭啦!”她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暖意,在这阖家团圆的佳节日,对孤身一人的钟远来说,格外想要触碰、占有。

    钟远换上蓝色的棉拖鞋,看到温眠脚上那双粉色的棉拖鞋。他把自己黑色的羽绒服挂在衣架上,一旁是温眠白色的呢子大衣。他又去洗了手,看到餐桌上的碗筷都是成双成对的。

    他仿佛做梦,来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庭一般。

    “开饭啦!”温眠极有仪式感,给她和钟远分别倒上了饮料,“感谢钟远小哥哥过去一年对我的帮助,我敬你一杯!”

    钟远露出进来后的第一个笑容,举杯前他问:“我不是过来修灯的吗?”

    温眠娇嗔地看了他

    一眼:“不这样说你怎么会来。”她见钟远还未有动作,催促道,“快点,我手举累了。”

    钟远与她碰杯,一饮而尽。

    年夜饭氛围极好,温眠的话多,一个人撑起了家里的热闹。因为她在,钟远心里不再觉得空落落的,以后总觉得这节日并无特别,直到温眠出现他才体现到这个节日所赋予的感动与温暖。他走进温眠的世界,几乎要忘记此刻已是寒冬时节。

    吃完饭,两人分工合作,一起收拾好碗筷。之后温眠又指使钟远去洗水果,自己则把下午买的零食摆在茶几上。等到钟远出来,两人便一起坐在地毯上,看着春晚。

    不过十多天,这里便有了极大的变化。钟远环顾四周,心里默默记着。

    温眠添置了茶几与地毯,沙发上多了几个小猫抱枕,柜子上多了些可爱的摆件,窗户边的窗帘换成了米白色,家里四处可见绿色的盆栽。而现在,电视开着,热闹的声音环绕在客厅,茶几上摆满了零食饮料,还有温眠指使他去洗的水果。

    与初搬家之时对比,多了鲜活生动的气息,也多了家的温馨。

    “啊,你的手。”温眠小小惊呼一声,拉回钟远的注意力。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背上有一条划痕。

    “不小心划到的。”钟远解释一句,温眠却已经捧起他的手,满脸关切:“疼不疼?”

    “不疼……”

    话还没说完,温眠已经站起来,跑过去从柜子里翻出创口贴,又噔噔噔跑回钟远身边。

    “家里只有这个了。”她又重新捧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钟远觉得有些不自在,刚动了一下就被温眠呵斥:“不许动!”

    钟远便不再动,安静看着温眠。她半坐在他面前,低头细心地帮他贴创口贴,耳边有一缕头发垂下,因为靠得近,隐隐能闻到若有似无的香气。

    钟远下意识撇开视线。

    “你在慌什么?”温眠的声音响起,钟远竟如她所说的那般,心慌了一下,而后否认:“没有。”

    “还说没有。”温眠却不信他,“以前都不让我占你便宜,现在怎么就不要原则了?”

    钟远低头一看,温眠双手握住他的手,也不知占了多久的便宜。

    不知他刚刚在想些

    什么,竟没有察觉到她的触碰,这下发现了,钟远便要抽出自己的手。温眠握得紧,钟远并没有立马抽出来,倒是这力道让本就坐得不太稳的温眠一下倒了过来,两人各有动作,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温眠扑到钟远的怀里。

    温眠的手撑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下意识搂住她的腰,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暧昧又糟糕的姿势。

    半晌都没动作。

    温眠在钟远这无声的纵容中,突然生了些勇气。她道:“对不起。”

    “没、没事。”钟远下意识回答,慌乱松开搂腰的手,他以为温眠要离开,却又被她扑过来的动作弄得眼睛下意识闭上。

    随即只听吧唧一声,温眠凑过来响亮地亲了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