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

    抱起温眠时, 钟远并未想太多,但是等到真正抱起来时,他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温眠并不反感这个拥抱, 乖乖窝在他怀里, 小手甚至搂住了他的脖子, 亲密而自然。生平第一次与人这般亲密的钟远无法淡定,尤其在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亲昵的感觉时,怀里的温眠便像是烫手山芋般, 抱久了他都觉得是在占人便宜。

    他赶紧要把人放下。

    温眠察觉到钟远的意图,身体紧紧贴着他,搂着他脖子的手也使了劲, 像磁铁一般黏着他, 嘴里欢快说道:“小哥哥, 我脚疼走不了路啦!”

    若不是语气太欢快, 钟远还能骗自己信了她的话。

    但也不能直接把人放下,钟远只能问:“抱你去休息?”

    温眠眼珠子转了转, 语气娇软:“那我要坐沙发上。”

    只要她肯下来, 坐哪都好说。钟远心中松了口气, 几步走到沙发处, 俯身把人放在沙发上。把人放稳后钟远便要起身, 谁想温眠却不放开他,手仍搂着他的脖子。

    一下拉近两人的距离。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啦?”温眠突然直白地问。钟远面露迟疑之色,正要回答,温眠又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许他说话。

    “陪我去别的城市,帮我搬家,还动不动抱我。”温眠举了几个例子, 最后肯定道,“你就是喜欢我。”

    话全让她说了。

    温眠捂住他的嘴,又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喜欢我。”

    钟远看着她的小把戏,有些无奈,心里又升起些别的情绪,比如想要逗逗她。

    他微微侧头,躲过温眠的手。温眠反应很快,一看钟远可以说话了,哎了几声,赶紧伸手又要去捂。钟远又躲,温眠紧追不舍,两人一下闹了起来,笑作一团。

    “哎我不玩了。”钟远太灵活,温眠都抓不住他,坐在沙发上脆生生控诉,“你就是在欺负我!”

    钟远跟她隔了一米远,悠哉问:“你在跟谁控诉呢?”

    “跟你。”

    “跟我控诉我?”钟远若有所思,“那我没错。”

    温眠觉得又气又笑,到底还是笑了出来:“哎呀不玩了,还得去买菜。”

    收拾一下,两人便打算出门。钟远本来就没

    想留下来吃饭,温眠劝说半天,最后卖惨说搬新家需要有人暖房,但是她只有他一个人。这话一说出来,钟远便答应了。

    原来他吃小可怜这一套。

    温眠心里默默记下。

    小区附近便有个连锁超市,附近的居民都爱来这里买东西,大部分时候超市都是热热闹闹的。如今临近过年,超市装点得红红火火,过年的气氛由超市开始。

    “你过年怎么过?”温眠边选东西边和钟远闲聊。

    “不知道。”

    “以前是怎么过的?”

    钟远随意道:“看情况。”

    温眠见他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便也不再问下去,自然地换了个话题。搬家后温眠发现缺的东西很多,选的时候推着车并不觉得多,结账后才发现东西装了三大袋。

    怕钟远全部包揽,温眠眼疾手快提了一个袋子,同时道:“那两个我不跟你抢。”

    “……”

    钟远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心里有些好笑,但还是出声道:“那个太重,给你个轻的。”

    温眠摇头拒绝,用行动表明要跟她一起分担。

    钟远耐心道:“提两个重的我好平衡。”

    温眠完全听不进去,抱着袋子猛摇头。

    钟远站在原地,突然笑了:“温眠,你信不信我把你扛起来后还能提得起这三袋东西。”

    温眠:“……”

    她慌了,看看周围,压低声音在他面前道:“你怎么回事啊,还有人啊!”

    “选轻的还是选我扛你?”钟远一脸好说话的表情。

    “轻的。”温眠不情不愿把重的袋子交出去,心里嘟囔着,钟远怎么回事,在家里那么怂,在外面倒是牛逼轰轰的。还扛她?明明抱她一下耳朵都红了。

    略过这点小波折不提,两个人很快满载而归。温眠脱了外套便要开始准备晚餐,钟远同样挽起袖子准备帮忙。温眠质疑地看着他走进来:“你干什么?”

    “帮忙。”

    安静了一会儿,钟远不得不强调:“我会做饭。”

    “哎呀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温眠笑着缓和气氛,下一秒又友好地问道,“你真会啊?”

    钟远:“……”

    话说得再多,远没有行动证实让人信任。温眠和钟远在厨房忙了一会儿,便从他熟练的动作发现他

    是真的会做饭。温眠脑海里很突兀地想起一些画面,在很久之前,远没有现在高的钟远,磕磕绊绊给自己下厨的模样。

    “不用这样看我。”钟远手上动作不停,却突然出声提醒温眠。

    “我没有别的意思。”温眠收回目光,“我早说了,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钟远一顿,不知道想起什么。温眠猜想,他应该想起这句话的后半句。

    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不必抗拒我的靠近。

    说这话时两人还带着生疏,如今竟也能一起做饭。

    当晚钟远吃完饭便礼貌告辞,并未多留。温眠送走钟远,也开始了自己的独居生活。

    家教的工作也在寒假前结束了,如今温眠的日常只剩学习和画画。她维持着上学的作息,每天六点起来开始学习,完成每天给自己的背书任务后就开始写寒假作业。

    经过一学期的努力,她的成绩已经能稳定在年级前五,此时距离高考还有一年半,温眠知道自己的目标远不止一本线的分数。而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因为画画和比赛,温眠手中积攒了一笔不小的积蓄,画画便不再为赚钱,但她每天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放在画画上面。这是上辈子坚持了很久的事情,温眠也不愿放下。

    当然温眠也有休息时间,她便用来学习如何剪辑视频。最近学习时她一直开着相机记录,经过剪辑成一个十分钟左右的视频,她注册了一个账号便把视频发了出去。

    最初并没有什么人关注,播放量寥寥无几,但是温眠每天都坚持发视频,慢慢也积攒了一小批粉丝,全是被她的自律与努力打动,纷纷留言要向她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