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4

    若有似无的暧昧最为致命。

    感受到钟远的撩拨, 温眠的脸一下子爆红,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钟远往前走了两步,感受到手中丝带的紧绷, 不解回头。

    温眠对上钟远无辜的眼神, 迟钝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连问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的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她自暴自弃跟着钟远走进这条美食街。

    入口人最多,也是最为拥挤,温眠因为手上的这根丝带, 仿佛时刻感受到钟远的存在。离得近了,余光里便都是他,离得远了, 丝带那头便传来一股阻力, 不多时那人又赶上来, 重新出现在她的余光里。

    真是哪哪都是他。

    他们又往内走了一段, 周围稍显空旷,两人也得以并肩行走。

    不远处传来一阵小孩的叫唤, 吸引了温眠的注意力。她朝那侧看去, 只见一个五六岁小孩灵巧穿过人群, 肆无忌惮地跑着。后面是他的家长, 急匆匆过来追赶, 好半天才抓住这个调皮的小孩。

    “再乱跑要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女人气急,不轻不重在小孩肩膀上拍了一下。

    力道不大,小孩也不觉得疼,反而嘻嘻哈哈笑着。

    女人又道:“还笑?再乱跑我去买根绳子,把你绑起来,不让你跑。”

    这本是别人的家事,谁想小孩眼珠一转, 看到温眠这边,兴奋大喊:“是不是像哥哥姐姐那样?”

    “……”

    小孩一喊,周围顿时多了数十道目光看向温眠和钟远。温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躲在钟远的身后,挡住旁边的目光。就是不知钟远是什么心情,紧紧拉着丝带,带着温眠走过这条街道。

    换了条路,人也少了些。温眠不再躲在钟远身后,刚与他并肩走,就听见上方传来一阵短促的笑。

    “有什么好笑的!”温眠嘟囔了一句。

    钟远:“脸皮这么薄吗?”与平日倒是不像。

    温眠听出这话中的言外之意,抬头快速瞪了他一眼:“不可以吗?”

    钟远又笑了一下,神情轻松惬意,冷硬的气质也在这抹笑容中消融。

    满满的少年感。

    温眠被他闪了一下,心里感叹自己眼光真好。过一会儿她又想起手上的丝带,品出少许不对劲:

    “你这样好像遛狗哦!”

    钟远语气温和:“不要骂自己。”

    “……”

    说不过,只能作罢。

    当晚她与钟远将这美食街逛了大半,见着好吃的也兴致勃勃尝试,最后带着满身烟火气回到了酒店。

    “这个怎么办?”进门前,温眠抬起了手。

    钟远:“给你了。”

    温眠点点头:“我会把我们这根月老线保存好的。”

    不等钟远作何反应,温眠直接回房关门,动作干脆利落。自觉自己扳回一城的温眠哼着歌拿出自己带来的衣服,打算去浴室洗漱。

    门外的钟远愣神看了一会儿紧闭的门,半晌才离开。

    第二天一早,钟远在约定时间敲响温眠的房门。

    “等一下。”里头传来温眠的声音,钟远安静等了一会儿,温眠才开门出来。

    钟远的目光落在温眠身上。

    她今日与昨天有所不同,但要他细说,却又说不出来。他一时看得有些入神,等反应过来就对上温眠言笑晏晏的模样。

    他不自在地转头。

    温眠笑眯眯凑了过来:“我好看吗?”

    “……”

    钟远心想,这人昨晚这般害羞,今天在他面前却又厚起脸皮来,问出来的话直白而又大胆,倒是让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温眠自顾自在一旁笑着,妥帖地将他眼中的欣赏收藏好。只是想起他刚刚的目光,温眠又忍不住想要逗他,伸出右手横在两人中间。

    钟远停下脚步,目光自然而然看向她的手腕。

    那里系着昨晚的丝带,打出一个精致而漂亮的蝴蝶结,两侧垂下一段丝带。那白皙的手突兀地在他眼前晃了晃,一道甜甜的声音随之响起:“要不要牵呀?”

    语气中满满的戏谑。

    “……”

    钟远抬头看向温眠。她微抬着下巴,那双漂亮的眼睛因为笑意尤显明亮,眼尾微微上扬,眉梢挂着灵动的气息。

    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

    钟远本不想牵的,见她一脸挑衅,当即伸手去拉一侧丝带,谁想刚使劲,丝带一下散开,顺着她的手腕滑下。

    温眠:“……”失策。

    这次轮到钟远嗤笑一声:“华而不实。”

    “那你来。”温眠伸手。

    钟远并不拒绝,拿起丝带,再次低头给她绑了起

    来。第二次上手,动作不像昨晚生涩,最后竟也扎出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不等温眠欣赏,钟远已经放手催促:“走吧,要迟到了。”

    温眠举手欣赏片刻,笑着跟上钟远的脚步。

    两人一起打车去了酒店。临下车前,温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口罩,戴在自己的脸上。她见钟远好奇,便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不想太出风头。钟远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理由不止这个。

    温眠还未成年,因身形小巧脸嫩而像小孩。这样的场合若是满身稚气则不是什么好事,故而她用口罩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虽说眼睛骗不了人,温眠有了上辈子的经历,倒也不怕眼神露了怯。

    酒店门口有主办方的人,温眠和他们联系上,之后便与钟远离开了。她并未认识其他朋友,于是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低调地进入会场,找到属于自己的座位。

    坐下后她新奇地环顾了会场四周,可惜无一人认识,于是掏出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钟远聊天。

    “好无聊啊。”

    温眠给钟远发消息,本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下一秒手机微震,钟远已经回了消息。

    钟远:“拿了奖便不无聊了。”

    “还早呢!”温眠问道,“你在哪呢?”

    钟远很快发了一张图来,温眠才知道他在附近的咖啡店等着她。温眠心里感动,怕他无聊便一直跟他聊着,中途安静好一会儿不过是因为上台去领奖了。

    温眠先拿到的奖便是人气奖,与她一同上台的还有四人。温眠以前倒是拿过奖,只是并未出席这颁奖典礼。如今头一遭到也不怯场,将底下的观众当做是自己的学生,便有了一种在自己地盘的感觉。

    上台五人皆是女生,温眠一圈扫过,唯有自己最矮。她心里叹了一口气,暗想回去之后定要好好补补营养,争取在即将来临的春天里努力长高。

    总不能还没有上辈子高吧。

    她的思绪游移在颁奖外,整个人倒显得高深莫测,这般姿态反而唬住了在场众人,让人不敢接近。

    第二次上台,便是为了那最终的奖项。经过网络投票以及评委老师的投票,最终的结果公布出来,温眠以极大的优势获得了第一名。

    于是温眠开心地上台去领小钱钱了。她心里开心,面上表情大半被口罩遮住,倒是很好地维持住自己的高冷形象。之后颁奖典礼结束,温眠跟负责自己的编辑打了一声招呼,不等人反应过来,迅速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