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1

    钟远答应了, 温眠自然是开心的,只是她很快想到:“你明天一天好像都要工作吧。”

    “嗯。”

    温眠顿时露出为难的表情:“那怎么办啊?”

    钟远淡定得不像当事人一般:“翘班。”

    温眠上辈子也是做过老板的,若是听到员工这样说话, 怕是早点让人收拾收拾离开了。但现在她可不是钟远的老板, 并且还是受益人, 于是她开心又心虚地问:“那会扣工资吧,多不好意思啊?”

    “不会。”钟远又看了温眠一眼,大概是没看过这一面, 觉得好奇且有趣。

    温眠真诚发问:“为什么吗?”

    “关系户。”钟远言简意赅道。

    温眠:“……”

    还从未见人理直气壮说着这样的话。

    于是约会就这样定下了。

    当然是温眠单方面认为这是一场约会。

    因为开心,她忍不住皮了一下:“早上去怎么样?很早的那种?”

    钟远一脸疑惑,温眠笑着说完接下来的话:“你家好像有两个房间。”

    “……嗯。”

    “好像有一个是客房?”

    “……”听到这里, 钟远也明白话里的潜意思。他不知道自己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温眠一下笑得出来, 眼睛都弯了, 还拿手捂住嘴挡着,好像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她过于开心的微笑了。

    钟远也跟着笑了一下, 笑得莫名, 但他心情确实不差, 说出的话带着不自知的宠溺:“别闹。”

    温柔极了。

    温眠当然没有去钟远的家里, 那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却仿佛无形之间拉近两人的距离。温眠知道,现在的钟远不排斥她的靠近。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了第二天,温眠去做家教,她的学生还多问了一句:“老师今天心情很好?”

    “这么明显吗?”

    学生很用力地点头:“嗯。”

    她又忍不住笑了,却没有说开心的原因。

    虽然原因只有两个字。

    做完家教,温眠本想回家,却又凭着记忆想起这个点钟远应该待在汽修店。那地方离她不远, 于是温眠只是过去碰碰运气。

    “钟远。”

    远远传来声音,“你小女朋友来了。”

    钟远半蹲在车头前检查着,听到这话下意识

    朝外看去,周围一片打趣声,他的眼里只有温眠。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温眠却极为坦然,甚至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对他摆手微笑。

    钟远默默地想,温眠好像越来越好看了。

    他放下手中的工具,朝外走过去。

    两人就在门口站着。

    这会儿温眠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来碰碰运气,不是故意要打扰你工作的。”

    钟远淡定嗯了一声,问:“如果没碰到我,打算怎么办?”

    “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回家学习。”

    她乖乖回答的样子有些可爱,钟远破天荒地觉得手痒,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他不动声色把手背在身后:“那现在怎么办?”

    “你工作的时候可以旁观吗?”

    这是要一起吃饭的意思。

    钟远却没回答:“你要扛得住就进来。”

    一开始温眠没明白这句话,直到她走进来,乖巧坐在钟远拿过来的小板凳上,三百六十度接受其他人或明或暗的打量时,她明白了。

    她心里嘤嘤说着好可怕,面上却越发淡定,只要不能把她盯得钻进地里,她就要岿然不动坐在这里,顶着钟远小女朋友的身份。

    她就是这么看重身份的人呐!

    钟远并没有让她等很久,很快走到她身边:“走吧。”

    温眠赶紧跟上去:“去哪里?”

    “吃饭。”

    温眠疑惑:“不跟大家一起吃吗?”

    钟远停下脚步:“你想和大家吃吗?”

    “……”温眠讪笑,“那也没有。”

    她被大家齐齐盯着,压力也很大。

    中午温眠和钟远吃了一顿饭,之后提议:“要不现在就去看电脑吧?”

    说完发现钟远表情不对,她真诚求知:“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中午都不放过我。”他似真似假叹了口气。

    温眠好笑看着钟远一副要被榨干的模样,心想果然年轻气盛才敢露出这样的表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可以啊,钟远竟然会跟她开玩笑了!

    这是历史性的进步啊!

    钟远已经站起身来,催促道:“不走?”

    温眠扭扭捏捏走到钟远身边,引起了钟远的注意力:“怎么了?”

    就怕他不问!温眠赶紧说道:“如果你累了,我可以帮你捏捏肩,捏捏腰,捏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