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6

    付钱的时候, 两人稍微起了点争执。

    “我来付。”温眠毫不犹豫道,同时伸手从书包里拿钱。

    “不用,已经付过了。”钟远跟老板打了声招呼, 接着又对温眠说道, “走吧。”

    他带头先走了出去。

    温眠仍旧维持着拿钱的姿势, 下意识朝老板的方向看去。

    什么时候付钱的?她怎么没看到。

    “小姑娘,付了付了。”老板笑呵呵的,“快跟上去, 那小子可不等人。”

    温眠扭头,发现门口已经没人了。

    还真是不等人啊!

    她赶紧背着包跑了出去,然后脚步猝不及防地停下来, 钟远就在不远处等着。这是她第二次看到他在等她了, 被人等的感觉很棒, 甚至有着被人放在心上的意味, 再想想老板刚刚说的话,天差地别的对比让温眠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下一次, 一定要让我请吃饭啊!”温眠走到钟远的面前。

    “不急。”

    “我会有钱的。”温眠认真说, “很快的。”

    钟远不知道她为什么这般自信, 但也不会无故打压别人, 因而点点头。

    他们走进附近的小区, 找到对应的楼,没费太多力气就到了小朋友的家里。

    晚上七点半,正是之前约定的时间。

    温眠发现钟远也跟着进来,好奇地看着他。钟远不欲解释,但被那双带着疑惑与求知欲的大眼睛看着,原则一下子就没有了:“我陪你看看。”

    今晚的主角很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是一个小男生, 看着文文静静的样子,还是在妈妈的教导下才喊了一声姐姐。

    温眠笑眯眯应了一声。

    第一堂课,听课的人除了这个小男孩,还有钟远和男孩的妈妈。温眠上辈子教了好几年的画画,自然不会怯场。她和小男孩坐在书桌前,桌上绘画工具齐全。

    “给老师看看你的画。”男孩妈妈在旁边说道。

    男孩犹豫了,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画好的画。厚厚的一叠,画面色彩丰富,内容生动而童趣。温眠一张张看下来,觉得男孩是有天赋的,首先便是大力夸赞一通,接着又以男生所画的未来世界为引子,一边说一边拿起铅笔,刷刷画了几笔,一个憨厚又可爱

    的机器人出现在纸上。

    安安静静的男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所有心思都被吸引,牢牢地跟着温眠的画走。

    温眠上课并不死板,她基础牢,画技好,上课灵活,信口拈来的东西唰唰几下便能画出来。对待小孩子,她说话温柔,讲的东西有趣,画画的技巧与方法在不知不觉就讲出来。

    不止男孩,就连男孩的妈妈都听得津津有味,恨不得也上手跟着画。

    房间的另一个钟远,也在默默打量着温眠。

    他坐在后方,只能看到温眠的背影,但这也能让他光明正大地盯着人看。他心里觉得很神奇,面前的这个女生至于他不过是认识几天的人,他却待她格外特别,不说别的,顾怀认识他这么久,他都不可能特地空出一个晚上的时间来陪他做家教。

    不可能的。

    但是这样的情况放在温眠身上,却又便得合情合理。

    他似乎很难拒绝温眠,哪怕她并未提出任何要求,他却恨不得给她多一点,再多一点。

    这样的情绪十分奇妙,他未曾有过。

    课上到一半,男孩妈妈也放心下来,出去给他们分别拿了饮料,接着又出去做自己的事情,显然已经十分放心温眠的能力。

    妈妈走后,男孩偷偷打量后面的哥哥,他懒懒地坐着,漫不经心玩着手机,看着注意力并不在他们这边。

    于是他悄悄凑到温眠身边:“老师。”

    “嗯?”温眠被男孩带着也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你男朋友好帅哦。”男孩偷偷的说,眼中有些羡慕,他也希望自己长大能像这个哥哥又帅又酷,然后还有像老师这样温柔又厉害的女朋友。

    温眠窘了一下,觉得现在的小孩思想好成熟。本来她的心思都在上课,这时不免偏头,偷偷打量了一下后头的人。

    唔,在玩手机。

    好像很专心的样子。

    于是温眠朝男孩靠了一点,压低了声音道:“不是男朋友,是哥哥哦。”

    说完,她忍不住脸红。

    明明人家比她还要小一岁,却用上哥哥这样暧昧的词。

    但钟远日常的表现总让人忽略他的年龄,温眠猜测,钟远的心理年龄一定比他实际年龄要大。

    钟远忍不住换了个坐姿,眼睛仍然看着手机

    屏幕。

    虽然不是有意要偷听的,但是两个人自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实则全被钟远看在眼里。听到温眠嘴里的那两个字,钟远则看不进手中的手机,脑海忍不住想起温眠的小身板,心里沉思了一会儿,若按体型的话,他被叫声哥哥也是当之无愧的。

    他想得有理有据,未曾发现自己的想法早已拐到天涯海角了。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温眠又留下跟男孩妈妈谈了一会儿。

    她教得好,男孩妈妈很喜欢她,跟她约定了一周三次课,每周结一次钱。温眠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又坐了一会儿才提出告辞。

    钟远跟着她走出去。

    一走出去,刚刚还稳重得像小大人的温眠压抑不住自己,走起路来步伐轻盈,像是要跳起来一般,更不要说眉眼间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

    “这周拿到钱,让我请你吃饭吧!”温眠笑眯眯地看着钟远。她心里盘算着,一周三次课,六个小时,能拿三百块钱。一周三百,一个月一千二,对于温眠来说生活费有了保障。只是画画所需的板子和电脑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任重而道远啊。

    “为什么总想着请我吃饭?”钟远难得疑惑。

    温眠:“你帮了我很多啊,我想要感谢你。”

    而且啊,吃饭最能培养感情了,你来我往间感情就水到渠成了。

    钟远道:“都是你靠自己努力所得的。”

    “也有你的功劳。”温眠双手合十,眼巴巴地看着他,“别拒绝好不好?”

    又来了。

    钟远看着温眠的眼睛,失控的感觉再一次涌起。那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告诉他,答应她。

    半晌,钟远僵着点了点头。

    他不太擅长应对这些。

    温眠再次笑了起来,她似乎比刚刚还要开心,脸上每个部分仿佛都说着开心,就连头发丝都好似得意洋洋地笑着。

    钟远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件事,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温眠下意识接过,触手冰凉,然后她看到手里的东西是一个手机。

    “我不用的手机,先给你应急。”怕她拒绝,钟远早就想好了借口,“先是借给你的。”

    “这太……”温眠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钟远这个男人

    从小就这么体贴了吗,不但想得细致,就连做法也这么周到。她握紧手机,脑海里浮现很多想法,最后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

    见她答应下来,钟远松了口气,本来他还想要怎么让人接受,被人需要的感觉以及能帮助别人的愉悦在他心里萦绕,让他看着温眠的目光要亲近不少。

    至少是把她当成朋友了,一个同病相怜,命运相似的朋友。

    在刚刚的上课时间,钟远给自己异常的举动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解释。他为何会三番两次帮助一个人,他心底为何常常会有心软的情绪,不过是因为他在这个女生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同样艰难的遭遇,同样不肯放弃。

    他不是在帮她,他是在帮自己。

    而温眠的想法则是,有了手机这个借口,以后要对钟远好也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了。

    两人都很满意晚上的结果。

    回学校前,钟远陪着温眠去办了一张电话卡,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之后才各自离开。

    ***

    温眠心情愉悦地回到自己的小天地,放下书包就开始写作业。因为白天做了不少,她写了半个小时就写完了。于是她又开始给自己布置任务,起身活动一下,喝一口水,之后便又坐着背单词。

    背了半个小时的单词,又拿出历史书开始背。

    她选的是文科,本来也就需要天天背背背。

    上辈子,温眠曾因为画画的缘故特地去了解中国的历史,如今再拿到历史课本,也不至于毫无头绪,尤其她又知道有些地方是重点。

    一直到十一点半,温眠才打算休息。

    小天地里虽然光线不好,但是尤其安静,适合学习,也适合睡前握着手机胡思乱想。

    手机是黑色的智能手机,不算薄,性能款式等诸多方面也比不上温眠之前见过的,但握着这个颇有重量的手机,温眠感觉像是触碰到了少年心的一角。

    不过短短几日,温眠似乎习惯了没有手机的日子,拿着手机跟拿模型一样,不玩,只是用食指轻轻戳着手机屏幕,嘴里念念有词——

    “啊,你被我抓住了。”

    “温老师要发动少女攻击啦!”

    “以身相许可不可以啊!”

    ……

    自娱自乐,不提也

    罢。

    第二天上课照常,课间又在被历史的温眠被叫去办公室时,整个人还有点懵。

    上辈子她都没来过办公室,这辈子倒是来了很多次。

    找她的并不是班主任,而是站在班主任身边的美术老师。

    “温眠过来。”美术老师笑眯眯地朝她招手。

    温眠一脸茫然地过去:“怎么了?”

    “你获奖了。”老师也不卖关子,主要是心情太激动,难以克制。毕竟四中已经很多年没有获得这样前面的名次了,“第一名啊,温眠你真的太棒了。”

    老师边说边把证书递给温眠。

    温眠才想起来自己上周参加的画画比赛,只是:“这么快出结果的吗?”

    “本来参加的人不多。”老师顺口就说了出来,而后补充道,“不管比赛是不是市级的,第一名还是有点分量。如果以后想走艺术的道路,也是能增加履历的。”

    美术老师隐约知道温眠文化课成绩不好,也衷心希望她能走艺术路线。

    温眠却没有这个想法。

    她已经过了需要老师手把手教的阶段,之后想要再进步,都是需要自己下功夫的。自学是自己最好的老师,毕竟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哪里不足。重新来的一次机会极为难得,温眠希望自己能学习一些自己没有接触过的专业。

    这些暂且不说。

    办公室里,美术老师在表达自己的祝贺后,也说明了自己的另一个来意:第一名的奖金有两千,但是赞助公司的人提出,想要见温眠一面。

    “不用害怕,老师会陪你一起去的。”美术老师最后这样说道。

    看来是必须要见面了,温眠为了奖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跟那边的人联系,最好时间定在周末,不能耽误你学习。”她说完,就让温眠拿着证书离开了。

    温眠想着奖金到手的分配问题,想得入神没注意到周围,直到手中的证书被人抽走才回过神来。

    “哇,温眠你也太厉害了吧!”叶晴一边看一边道,“第一名,我的天呐,我又惊讶又不惊讶!”

    “没什么的。”温眠语气平静说道。

    但是周围听到的同学可不是这么想的,温眠是进了教室,但是关于温眠的传说却以火箭般的速度在高二

    年级传开,一直传到了高二的重点班同学的耳朵里,正在与人说笑的林硕突然顿了一下:“谁拿了第一名?”

    “温眠呀,贼厉害一女的。”

    温眠?林硕回想一下,脑海浮现一个瘦小又怯弱的女生形象。

    不知怎么回事,心里突然就乱了。

    温眠很快收到美术老师的消息,她与赞助公司的人约定在周六上午见面。温眠表示知道后,没再过多理会,每天专心学习,赶上目前的学习进度后,又翻出高一的课本。

    高二七班的同学都觉得温眠仿佛要学疯了一般,她仍旧不喜欢与别人说话,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座位上,捧着自己的书学习,这架势太吓人了,班上的同学都被她带着紧张起来。

    毕竟期中考试马上就要来临。

    \"说不定就是临时抱佛脚,你看她之前的考试,简直惨不忍睹啊!\"挽着陈桑的女生故意抹黑温眠,一连说了好多她的缺点。一直闷闷不乐的陈桑才算心情好了些:“算了,不关注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