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4

    早上六点,温眠从睡梦中醒来。

    小天地里一片漆黑,并没有光透进来。温眠微微起身,打开室内的光,紧接着又抬头捂住了眼睛。好一会儿她才适应光线,起来看着床头的小闹钟,正好一点。

    若是上辈子,她定是要赖会儿床玩手机,这辈子没得选择,醒来一点阻碍都没有就起床了。刷牙洗漱后,温眠一边啃面包一边背单词。背完单词她又拿起其他科的作业开始做,一点时间都不耽误。

    小天地安安静静,极其适合学习。

    一直到八点,她才把笔放下,收拾下桌面,换了套衣服,准备出门了。

    她今天有一场比赛,将从美术老师那借的水彩工具放进书包里,之后换鞋离开了小天地。

    画画比赛的地点在市一中,温眠在公交车站等了一会儿,便等来一辆车。

    她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a市的道路规划远不及十几年后,路边的绿植也十几年后也换成别的品种,路边的许多建筑在十几年后会被推翻扩建,未来的大桥在横跨在不远处的河流上。

    一切是记忆中的模样,又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四十分钟后,温眠在一中校门下车。进入一中的大门,她根据校内的路标,很快找到了比赛的教室。在门口的签到台签了字,温眠很快进了教室。

    这次的绘画比赛知名度并不高,由一个名不经传的公司赞助,获奖证书的含金量也不高,坐在座位上的学生都显得兴致不高,大概也如温眠一般,老师随意选拔便来参加比赛。

    比赛很快开始。

    每人都拿到一张宣传单,上面是一瓶香水,分别取香水各个角度的照片,旁边并附上几句香水的介绍。画画题目并不难,选手只需画下看到香水所想到的画面即可。

    教室很快安静下来,选手都在安静构思,温眠也在看着宣传单上香水的介绍,她对香水并没有什么了解,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直觉猜测,这款香水是偏黑暗系的风格。

    她闭上眼,脑海浮现一片黑暗森林,幽暗处仿佛有凶物潜伏着,那双阴森森的眼睛正牢牢盯着属于自己的猎

    物,危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三个小时很快过去,温眠交上自己的画。上一位交画的选手,画了一片艳丽的玫瑰园,风格与温眠截然不同。温眠将自己的画交给老师,注意到老师惊诧地看了她一眼。

    温眠便知道,在场并没有人画这么黑暗的画。

    她依旧淡定,并不质疑自己。

    走出考场的时候心情很放松,反震上辈子也没听说他们学校得奖了。

    温眠回到学校,先解决了午餐问题,回去放好工具,休息一会儿准备去找工作。

    她仍然没有放弃。

    初入冬天,早晚温差大,但中午有着温暖的阳光,走在路中间,心里情不自禁涌上暖洋洋的感觉。这次温眠在一家商场外找到一份临时发传单的工作,于是一个下午便耗在了这里,最后领了五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