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

    翌日,温眠很早就醒了过来。她没赖床,起来把被子叠好,放在沙发的一角。

    洗漱完她碰见了早起的温秀,两人目光对上,很快错开,没说一句话。

    温眠拿起沙发上的书包,准备要离开。

    温秀看了一会儿:“你不做早餐?”

    “不做。”温眠干脆道。

    温秀语气淡淡:“如果你还想平静地住在我家,我劝你还是顺着我妈。反正也只剩一年了,不是吗?”

    “你妈骂你的时候你怎么不顺着呢?”温眠自顾自穿鞋,“你也忍不了不是吗?”

    所以,没必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来教导人。

    离开家,门外空气清新,驱散郁积在心里一晚的郁闷。

    楼道冷清,并没有人影,温眠得以慢慢走着。

    右脚有些疼,按理来说应该在家休养的。温眠想着昨晚的争吵,想着今天的课程,还是选择去学校。

    走慢点就好了。

    缓慢地走下楼,走出楼道,温眠松了口气,平地比下楼要好走一点。

    为了分散疼痛,她不得不开始想些别的事情,比如今天要做什么。刚走了几步,温眠发现不远处路口站着的男生。

    他低着头,目光看着地面。双手插兜,右脚漫不经心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初冬的天气,他穿得单薄,一件军绿色的夹克,黑色的工装裤和板鞋。他似乎是在迟疑着、犹豫着,踢着小石子的动作有些暴躁,却一直在不远不近的距离站着。

    清晨很安静,不远处有环卫工人清扫落叶的声音。只是还没扫在这片街道,因而眼前满地金黄的落叶。温眠踩着一地碎金向男生靠近,没走几步就被男生发现了。

    他抬起头,脸色淡淡,如同这初冬的清晨,寒意不经意间袭来。他抿着嘴,看过来的眼神仿佛不带任何情绪,只是轻轻的一瞥。

    温眠却露出一个灿烂而温暖的笑容,甚至朝他开心地挥挥手:“嘿,钟远!”

    谁也拒绝不了这样的笑容。

    温眠加快了脚步想要走到钟远身边,但因为右脚疼痛,走得快了便是一拐一拐的,非常明显。钟远看不下去,大步走到温眠的面前。

    半晌,他才别扭

    道:“我奶奶让我过来的。”

    温眠一大堆寒暄被堵在喉咙里,也因为这一顿,她才没有笑出来。

    她觉得钟远有些可爱,别扭的可爱。

    她看出来他在说谎。

    在钟远眼里,女生一直沉默着,他并不擅长与女生打交道,昨天无措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他干脆转过身来,弯腰:“上来。”

    温眠顺从地趴了上去,在他耳边说:“谢谢。”

    “嗯。”钟远觉得有温热的气息从耳边传来,痒痒的,让他想躲开。他好半天才忍住,最后酷酷地回了一句嗯。

    环卫工人扫地的声音持续不断,现在又加上钟远走路的声音,在这初冬的清晨响起。

    哦,还要加上温眠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

    钟远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能说,即使他不回应她也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可是她带着笑在他耳边念着的时候,整个世界也由此热闹起来。

    这感觉不差。

    钟远背着她走到了高二教学楼,又在二楼的楼梯间放下了她。

    “谢谢。”温眠又说了一遍。

    钟远嗯了一声,看着她,并没有走。

    温眠:“怎么了?”

    钟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你看着像是有话还没有说完。”

    “……”

    温眠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这个念头是在刚刚突然闪过,但她仍觉得有些唐突。

    钟远淡淡道:“遇到什么困难了?”

    “说起来有些突兀。”温眠慢慢道,“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温眠的语速很慢,她很少主动提这个要求,两辈子都是第一次,神色极其不自然,边说边看着钟远的表情,哪怕他露出一点为难,她就会立马停止这个过分的要求。

    但她很快发现,她竟然看不透钟远的表情。

    没有表情。

    钟远:“要多少?”

    温眠试探开口:“一千可以吗?如果不行的话五百可以吗?”

    “急用吗?”他问。

    “你方便吗?不方便就不用借给我了。”怕他为难,温眠还是这样说道。

    “晚上给你。”

    “谢谢,谢谢。”

    温眠慢慢走回教室,心里稍稍有些轻松。

    上午她认真地听课,老师讲课节奏很慢,她顺便把作业也写完了。就这样到了最后一节自习课,叶晴

    又换到了温眠前面的位置。

    “你不怕被刘芊骂吗?”温眠问。

    “班主任这节课要去开会,她没时间过来。”叶晴自信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