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

    与往常一样的平淡下午,钟远趴在桌子上睡觉。

    不知道谁拍了拍他的桌子,喊着他的名字。好半晌,钟远才抬起头,本就清冷的五官因为脸上不耐烦的表情愈发显得冷漠,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情绪如寒冬。

    “什么事?”钟远的嗓音有点哑。

    顾怀在旁边摊摊手:“都说了不要喊他了。”

    另一个人嘻嘻笑了两下,倒也不怕钟远,反而把手机地递到钟远面前:“钟哥,你认识这个人吗?”

    钟远垂眸,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屏幕。

    随后神情一顿。

    是一张女生的照片。

    穿着四中宽大的校服,愈发显得身体瘦小。若不是身上的校服表明了她的身份,怕是会被人认成中小学生。撇开身材不说,女生巴掌小脸,面色枯黄,有一种病态的骨感,看久了便会觉得这人透着古怪的阴沉。照片大约是抓拍的,拍到了女生垂眸的瞬间,头发后扎的马尾晃出了虚影。

    钟远一下子想起了早上偶然瞥到的那双眼睛。

    明亮而有神,眼中仿佛有光,熠熠生辉。

    “她怎么了?”回过神来,钟远却不说认识。

    旁人立马明白这就是认识了,不但认识估计渊源颇深,毕竟钟远平时太冷淡了,别的事物难以入他的眼,他真的很少对别人产生兴趣。

    “这女生今天到处打听你,看着很着急的样子。”男生又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听说对面有人要搞她,早上没堵到,下午又在学校附近守着。也不知道她得罪谁了。”

    四中不远处有一所职专,里面的人比四中还要不学无术。

    四中再差,四中的人还是自诩比他们有希望的。

    钟远好一会儿没说话,沉吟后才问男生:“下午有时间吗?”

    男生:“有啊,怎么了?”

    顾怀在旁边无奈叹气:“傻,当然是去拔刀相助咯!”解释完他又开始嘲讽,“魏大毛,不是我说你,同样的时间认识咱们钟哥,不说成为咱们的钟哥通,但你怎么跟第一次认识一样?”

    还不是因为钟哥太难捉摸了。男生嘟囔了一句,转而抱怨:“啊啊啊啊不要叫我大毛,再叫要

    翻脸了!”

    拔刀相助约定就此定下。

    离开前,魏大毛还纳闷:“就这么答应了?钟哥平时没有这么好说话的啊?”

    顾怀嘴贱:“你不懂,钟远对每个喜欢他的女生都很好的。”

    刚说完就被钟远踹了一脚。

    顾怀立马改口:“我乱说的哎哎别踹我!”

    顾怀自诩体面人,从不动手。此次嘴贱也给自己找了一个较远的位置,但他显然错估了钟远的腿长与他的速度,一下就被踹了个结实,又气又被自己的失策逗笑了。

    救人小组原定于三人,但集合时钟远和顾怀发现大毛又带了一群人过来。想想人多气势足,他们也没拒绝,只是这么多人,走路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

    钟远嫌人走的慢,自己先走一步。

    他找了好一会儿才在巷子入口找到了被围堵的女生。

    因为还没拐入幽深的巷子,周围较为空旷,路面还算平整,前面的状况都看得到,于是钟远放缓了速度,一边脱下了外套。

    紧接着他又开始解衬衫扣子。

    手侧的衬衫扣子还未解开,前面的男生便动了手,伸手推了一下女生。女生撞到墙壁上,发出痛呼声。钟远瞬间忘了解扣子的事情,身体像猎豹一般瞬间冲了过去。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

    他无措地张开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摆放。搂着他脖子,扑进他怀里的女生哭得悲痛欲绝,比一旁倒地呻i吟的男生还要大声。

    钟远不敢动,目光直直看着前方的墙壁,心里细思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救人小组的其他人(不靠谱小弟)终于赶过来吃狗粮,不是,赶来援助。其中细心的顾怀还顺便捡起了钟远丢下的外套。

    只是等走近了,场面一度尴尬。

    男生面面相觑,试图用眼神传递信息。

    仿佛在说——

    这怎么回事啊?怎么就抱上了?嗷嗷怎么还抱着,我们是不是该走啊,不是顾怀你怎么还拍了照!

    顾怀偷偷拍了几张,赶紧把手机收起来了。

    要是被钟远看到,照片肯定没了。

    只是难得看钟远慌乱又无措的模样,怎么都得拍下来,以后好用来嘲笑。

    温眠哭着哭着就想起来

    ,她现在还和钟远不认识,突然一下扑到别人的怀里,太吓人了!钟远是不是被吓傻了,都不敢动。

    好在钟远的朋友来了,温眠抓准时机默默伸回手。

    她不自在,余光里钟远也是满脸不自在。

    温眠擦着眼泪,又想起钟远的表情,莫名觉得好笑。

    大毛被推上前,做这个打破僵局的人。大毛干笑着,喊了一声钟哥,我们来了。又干笑了几声,目光自然而然看向温眠:“嫂子好。”

    “……”现场一片寂静。

    温眠眼泪都忘了擦,猛然抬头。

    大毛身后有几个男生捂住脸,顾怀倒是噗的一声笑出来。

    钟远皱眉:“别乱叫。”

    “啊,好,好。”大毛尴尬应道,余光看到被揍的男生打算偷偷溜走,立马呵斥,“哎!不许走啊!道歉了没有。”

    那群男生本来是想偷偷溜走的,谁想又被逮到,全体一僵,最后是那个动了手的男生先转了过来。

    比起别人,这个人身上的伤显然更重一些。

    “对不起。”他极快地说了一句,又道,“钟哥,要是知道这是你罩的人,我们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温眠听着男生的话,心里想着,原来年少的钟远这么厉害啊,打遍天下无敌手!

    一旁的钟远没搭理那群男生,倒是出神地看着温眠眼珠乱转的灵动模样。

    颇为有趣。

    这种时候,顾怀出面了。

    口才极佳的他最适合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