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

    温眠无功而返,沮丧地回到了教室。

    然后发现班上的同学看她的目光不一样了。

    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坐在前面的叶晴立马回头。

    温眠:“你怎么坐这里了?”

    “我跟别人换座位了。”这节是自习课,老师管得不严,所以叶晴才敢换过来,“你知道吗,刚刚领导来我们班了。”

    温眠哦了一声,其他的反应一点也没有。

    首先她觉得这事没什么稀奇的,其次这很正常,他们班就在二楼,被领导巡视的几率很大的。

    温眠冷冷淡淡的,叶晴却依旧想要跟她聊天。

    以前温眠也是这个模样,大家都觉得她阴沉孤僻,现在的温眠与过去仍是一样的,破旧的衣服,瘦小的身体,冷淡的神情,叶晴却觉得温眠全身都是高手的气质。

    自古天才多冷淡。

    理解理解。

    “刚刚领导问起你了!”叶晴道。

    “别开玩笑。”

    “真的!”

    温眠:“领导怎么可能认识我?”

    “所以他问了你的名字。”叶晴给她解释,“领导本来在走廊上看着,一到咱们班就走了进来,夸了我们班的黑板报,还拍了照片。”

    “……”温眠语塞。

    叶晴看温眠如此淡定,顿时更加佩服:“现在大家都觉得你好厉害啊……”

    “叶晴!”突然有道严厉的声音打断她,“想说话给我出去,还有谁允许你坐这里的?”

    叶晴抬头就看到刘芊走了过来,虽然不至于吓到跟耗子见了猫一样,但脸上的笑脸立马没了,她乖巧地闭了嘴。

    “出来。”刘芊又道。

    她骂人时不喜欢当着全班的面骂,而是喜欢把人叫到走廊,在安静的、私人的环境把人喷得狗血淋头。

    “完了,要被骂惨了。”叶晴嘟囔了一句,还是走了出去。

    温眠倒是不怕刘芊,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也做过老师,现在她总觉得自己跟刘芊是同事。

    班上安静下来,温眠拿出自己的课本,看了一会儿。

    她选择了文科,不管以前基础如何,现在她来了,便是一点基础都没有了。好在这些科目都可以靠背诵解决,只要努力一些,勤奋一

    些,考上大学是没问题的。

    是的,数学也可以靠背诵。

    上辈子温眠画室里就有一个学生,数学怎么学都不好,最后要高考了数学仍旧只有二三十分,最后顾怀看不下去了,给人画了几十道的重点题型,让人把题目步骤全背下来。

    最后那个学生数学考了将近七十分。

    顾怀一跃成为画室的明星老师,不少学生都纷纷要找顾老师补数学。

    没一会儿叶晴便进来了。

    走过来的时候,温眠关心问了一句:“没事吧。”

    “还行,习惯了。”班上头号话唠同学叶晴已经淡定了,但这次刘芊还说了些别的内容,吓得叶晴走进来还捂着胸口,“吓死我了,老师竟然以为我跟季同学在谈恋爱。”

    季同学是前座的男生。

    人家一直安静看书,这会儿抽空拿起杯子喝水,猝不及防就听到叶晴的话,噗的一下把水全喷了出来。

    “……”叶晴,“你要不要反应这么大?”

    “咚咚。”门口传来两声,刘芊站在门口,“温眠出来一下。”

    叶晴这才想起来:“老师刚刚让我喊你出去。”

    结果忘记了,还要老师进来说一遍。

    温眠:“……”同学太不靠谱。

    “刘老师,什么事?”走出来,温眠率先问道。

    刘芊:“……”总有种跟同事/领导说话的错觉。

    她顿了一下,才道:“下午有个领导座谈会,你代表我们班去参加一下。”

    “……?”

    像是看出了温眠的疑惑,刘芊解释道:“今天领导夸了你的话,所以我想让你做个代表。不要紧张,一般情况下不需要你坐什么。”

    温眠不紧张,温眠只是在想,参加座谈会了,还能去找钟远吗?

    不能。

    温眠一个下午就耗在了会议室里,和其他班上的优秀代表充当背景板聆听领导谈话,只要不主动举手发言提问,就可以安静乖巧地坐一下午。

    其他人还能玩手机,温眠连手机都没有,于是安静乖巧地发了一个下午的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