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第二天,这个视频就发送到了温眠的邮箱中。

    彼时钟远正在洗他们从外面买回来的水果,温眠出来拿盒子,结果恰巧发现了这个视频,忍不住停下来,点开了这个视频。

    从上机开始就有人随行拍摄,钟远走在身强体壮的教练身边,气势一点都没被压着,反倒因为出众的容貌,衬得这个场面好像是明星跟随行保镖出行一般。又因身上的气质,倒像是富家公子,矜贵与高级感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温眠好奇地看了下去,钟远全程表情淡淡,教练几次逗他,他都面瘫着脸,不为所动。比起在温眠面前的温柔,沉默着的钟远看起来冷漠而疏离。

    直到教练喊钟远的名字:“我们需要录一个视频。”

    画面里,钟远仍旧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他看着正前方,又偏头看了看飞机外的风景,最后才慢慢看向了镜头。

    他的眼睛很亮,眉眼都仿佛带着光,他甚至露出了一点笑意:“其实我恐高。”

    “找到盒子了吗?”钟远走了过来,温眠突然有些慌张,下意识点了暂停。钟远看着她的举动,愣了一下:“怎么了?”

    “没找到盒子……”温眠讪讪说道。

    “这个就可以了。”钟远刚出来就已经拿到盒子了,这般利落倒显得温眠能力不足,尽管他已经说得很委婉了。

    温眠没看视频,跟在他的身后,又看着他把草莓一颗颗放到盒子里,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握着红彤彤的草莓,怎么说都是一副美好的画面。

    温眠突然低声道歉:“对不起。”

    拿着草莓的手一顿,钟远转过头来:“为什么道歉?”他想了想,“因为没找到盒子?”

    “不是。”温眠神情低落,都不敢看钟远,“我不知道你恐高。”她语气懊恼极了,“我竟然还让你替我跳伞,我太坏了!”

    温眠伸手要敲自己的脑袋,结果刚抬手就被人握住了。钟远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她,伸到一半发现手湿漉漉的,只好止住,不过语气还是温柔的:“没什么,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勇敢的突破。”

    “你昨天一定很害怕!”温眠摇摇头

    ,“这些都是我造成的。”

    “你给了我勇气呀。”钟远拉着温眠去客厅,顺手把草莓也拿了过来,“尝尝甜不甜,你不是选了很久吗?”

    温眠拿了一个草莓,本想自己吃,最后看了钟远一眼,递到钟远面前,“第一个给你吃!”

    钟远愣了一下,看了温眠好一会儿。

    “看我什么?”温眠疑惑问。

    钟远:“不勉强吗?”

    “不会呀!”温眠有些迷糊,但还顺着回答道。不就第一口草莓嘛,有什么好勉强的!

    钟远深深看了温眠一眼,之后才接过草莓。不知道这颗草莓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他吃得极慢,每一口都仿佛在细细品味。

    温眠没那么多想法,一连吃了好几颗草莓,脑海里才闪现一个新想法:“我无条件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

    “什么?”

    “奖励,或者补偿。”温眠一副拜托了的表情。

    钟远:“真的假的?”

    “真的!”

    “我觉得你应该收回这句话。”钟远抬头专注看着她,“男人比你想象中要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