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德远 作品

第1010章 劫匪(7)

    江一明又叫服务员把程小芳的通话记录打印出来给他俩,服务员毫不犹豫地照办,拿到程小芳的通话记录之后,他俩看见有个名叫杜晓丽的人和程小芳通话最频繁。

    江一明又打杜晓丽的手机号码,结果一打就通了,江一明问:“请问你是程小芳的朋友吗?”

    “对,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们住在一起。你是谁?”

    “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正在找程小芳,请问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哦,她已经出去一天没有回家了,她可能跟男朋友去玩了。”

    “她男朋友是谁?”

    “哦,她男朋友名叫史湘,她偶尔会去他家过夜,你们不用担心,她玩不了多久就会回家的。”她的语气很轻松。

    “请问她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前天下午1点钟左右。”

    “她平时会关机吗?”

    “她从来不会关机。哪怕睡觉也一样。”

    江一明没有对杜晓丽说史湘已经被杀,他预感到程小芳可能遭遇不测,或者被人绑架,想到这里,他的心沉重起来。现在马上要把程小芳找到,迟一分钟找到她,她就多一份危险。他打电话给吕莹莹,叫她对程小芳的手机进行定位,只有这种办法才能最快地将她找出来。

    gps定位系统是利用卫星基本三角定位原理,gps接受装置以量测无线电信号的传输时间来量测距离。由每颗卫星的所在位置,测量每颗卫星至接受器间距离,即可算出接受器所在位置之三维空间坐标值。使用者只要利用接受装置接收到3个卫星信号,就可以定出使用者所在之位置。哪怕手机关机也一样。

    吕莹莹很快就把程小芳的手机定位出来,她的手机位于良村骑马巷56号附近,但是定位只有精确到10米,无法定位在几楼。吕莹莹把情况向江一明汇报,江一明带上佩枪,去叫周挺、吴江和小克,他们也带上佩枪,以防万一。

    江一明叫上良村派出所片警刘小清,因为他对良村各条大街小巷都非常熟悉,也认识很多当地的群众。

    他们一起来到骑马巷56号,刘小清认识房东南方正,于是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家里。刘小清叫他把一楼的大门打开,他便按下遥控锁,把门打开了。

    他们来到7楼,南方正已经将门打开,站在旁边等候他们,他今年40岁,中等个子,脸上长了不少黑痣,但是都很小,他请他们屋里坐,边喝茶边谈。

    “对不起,我们没空喝茶,有件急事要请你帮忙,你把1楼到6楼的租客身份证复印件都拿来给我们看。”江一明说。派出所规定租房者都要用身份证复印件,否则不让租。

    “好的。”他走进卧室,一会儿便拿出6张身份证复印件交给江一明。

    江一明接过他的复印件来看:一楼和二楼分别住着两个56岁和57岁的男人,三楼住着一个名叫叶林的男人,他于2000年8月9日,刚满20岁,四楼和五楼住着两个年轻的女孩。

    江一明对三楼男子的复印件仔细观察,觉得他很像高个子劫匪,尽管他只见过劫匪的侧脸。他把复印件递给吴江看:“这个叶林很像高个子劫匪,你们看看是不是他?”吴江接过复印件来看,然后又把复印件交给周挺和小克看,他们认为叶林就是高个子劫匪。

    江一明叫南方正把三楼的备用钥匙拿来,叫他去叫门。南方正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走进卧室,拿出一串钥匙,往楼下走去,他们跟在他背后。走到三楼门口时,南方正对着门大声叫着叶林的名字,说有急事找他,但是叫了几遍都没有人答应。

    江一明把南方正手上的钥匙拿过来,然后掏出手枪去开门,大家也跟着江一明把手枪掏出来,做出准备射击的动作。江一明迅速把门打开,周挺和小克闪电般地冲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周挺和小克又冲进卧室,可是卧室里也没有人。江一明去厕所查看,结果看见一个女孩被捆绑在落水管上,一部苹果手机放在地上,江一明大声问:“你是谁?”结果她没有反应。

    江一明赶紧上去摸她的颈动脉,结果发现她还有脉动,他判断她可能因为没有吃饭而饿昏了。他赶紧叫吴江拿一把刀来,吴江便去厨房拿来一把水果刀,递给江一明。

    吴江把她扶住,江一明用刀把五条尼龙绳瞬间割断,程小芳软软地瘫倒在地上,江一明叫吴江打120电话来急救,然后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周挺从南方正家里倒来一杯热水和一瓶牛奶,用调羹喂她喝下。

    一会儿,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他们之后,惊恐万状地叫道:“别杀我,我求求你……”

    “我们是警察,是来救你的,你放心,你现在非常安全。能说说你为什么会被人捆绑在这里吗?”

    “是……是叶林把我骗到这里来的,他想杀我,还强迫我给他转账20万元……”她有气无力地说着,看到他们之后如释重负。

    “你是什么时候被叶林骗到这里来的?”

    她伸手揉一揉两边的太阳穴,想了想说:“是前天下午1点多,我男朋友史湘失踪了,他打电话给我说史湘喝醉了,在他家里沉睡,叫我过来把他带回去,我不知是计,匆匆忙忙地赶来,没想到我一进门就被他打晕了。然后把我绑在厕所的落水管上……”

    “他为什么要把你打晕?”

    “他说史湘和他一起去抢劫六福珠宝店的店长何欢,抢到了两颗价值百万的钻石,本来应该每人各分一颗的,没想到他的那一颗钻石竟然被史湘独吞了,他认为史湘把钻石送给了我,或者藏在我这里,我真的不知道史湘有钻石,更不知道他们去抢劫。我好冤啊,无缘无故被人毁容,还被逼转给他20万元。”她说完就抽泣起来,双肩在不停地抖动。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毁容可以修复,20万元我们也会帮你追回来,你放心吧,叶林遇到我们只能怪他命苦!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史湘被杀了,我们强烈怀疑他是被叶林枪杀的……”

    “啊?我男……史湘死了?可是叶林说史湘带着钻石跑了。他为什么要杀史湘?”她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的是伤心。

    “应该和钻石有关。具体原因要等我将叶林抓捕归案之后才清楚。叶林是不是逃跑了?”

    “是的,他跑了,背上了一个大挎包,还当着我的面把一把枪放在挎包里,你们抓捕他时可要小心啊,他是个心狠手辣的恶魔,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放心,我们有办法对付他。你还记得把20万元汇到哪个账号上吗?”

    “当时我吓得半死,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的账号一个数字都记不得,我手机的支付宝上有他的账号,你们把手机给我。”江一明把手机递给她,她开机之后解锁,输入密码打开工行app,把叶林的账户调出来给江一明看。

    江一明把账号进行截图,然后发到自己的手机上,他叫吴江和小克去银行冻结叶林的账户。虽然叶林极有可能把20万元都提现了,但是对他账户进行冻结是必要的。

    周挺背着程小芳下楼,因为救护车无法进入骑马巷,当他将程小芳背到路口时,救护车正好来了,护士和医生把程小芳放到担架,接着把担架推进救护车里,把程小芳送到江北区人民医院治疗。

    江一明回队之后,叫吕莹莹在全省范围内发布对叶林的通缉令,如果要全国通缉叶林,需要向公安部申请,这需要时间,为了更快地将叶林抓捕归案,所以,先在全省通缉叶林。现在资讯非常发达,只要有凶杀案的通缉令,全国各大媒体都会转载,所以全省通缉一样很有效果。

    江一明又叫温小柔对叶林的手机进行定位,温小柔马上投入工作,但是经过一番操作之后,却无法将叶林的手机定位到。看来叶林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很狡猾,他应该是把手机和手机卡都扔进水里,否则,肯定能定位到。

    这时吴江和小克回队了,吴江走进江一明的办公室,对他说:“江队,叶林把程小芳转给他的20万元都提走了,他于9月6日下午5点10分在江北区中国银行提走10万元,又于9月7日上午9点10分提走了10万元,他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

    “他应该是在柜台上取钱吧?”

    “是的。因为银行一天最多只能提取10万元,所以他只能分两天提取。”

    “有看到他取钱时的监控录像吗?”

    “有,我们已经把监控录像复制回来,交给莹莹去处理了。银行的监控录像非常清晰,可以肯定他就是叶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