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小筑 作品

第641章 私会

    心底的烦躁越发浓重,宋钰桐叹了口气,搭上旁边宫女的手转身离开。

    回到栖梧宫时,已是午膳时分。

    看着桌上一道道精致的菜肴,宋钰桐半点胃口也没有,恹恹地道:“撤下去吧,本宫现在不想用。另外把千瑶叫来,本宫有话问她。”

    其他宫人点头称是,宋钰桐坐在软榻上,一手撑着额头,闭眼养神。

    过了一会儿,耳边响起脚步声,宋钰桐睁开眼,看到进来的并不是千瑶,而是个端着汤盏的小宫女,模样还有几分稚嫩,显然是刚来栖梧宫不久的。

    “娘娘,您午膳没用,喝点参汤吧。”

    小宫女细声细气地说道,宋钰桐听得眉头微蹙,沉声问:“本宫不是叫千瑶过来么?怎么是你来,她人呢?”

    小宫女不知情况,如实回答道:“回娘娘,千瑶姐姐有事出宫去了,让奴婢来替她。”

    闻言,宋钰桐心底猛地一沉。

    自从墨宇宸将千瑶提拔为掌事宫女后,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眼下她又不经自己同意私自出宫去,怎么看,都像是心虚下的作为。

    平心而论,宋钰桐虽不喜墨宇宸后宫中多人,但作为皇后,让皇帝子嗣繁盛,纳妃开枝散叶的是她的责任,她不会一昧凭自己的喜好去阻拦,若真的有合适女子且墨宇宸中意,她会同意。

    然而她不能接受两人看着没什么异样,背地里却暗暗勾上的行为。更何况,千瑶还是她的近身宫女,是她颇为信任的人。

    心底陡然生出被背叛的愤怒,宋钰桐深吸一口气强忍住,随手拿过那汤盏,却被烫了一下,猛地收回手。

    看着宋钰桐骤然阴沉的脸色,小宫女吓得连忙跪下。

    这碗过烫的参汤如同导火索一般,将宋钰桐心中压抑许久的愤怒彻底引燃,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宫女,她猛地挥手,将汤盏拂在地上,声音沉怒:“没用的东西!”

    汤盏落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响让小宫女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叩首求饶:“皇后娘娘,奴婢不是有心的,求您开恩,求您开恩呀!”

    心口有些闷痛,宋钰桐深吸一口气,连个眼神都不愿给她,烦躁道:“还不收拾了滚出去!”

    小宫女如蒙大赦,连忙将地上的碎瓷片收拾干净,而后连滚带爬地出了寝殿。

    殿内,宋钰桐情绪平静了点,意识到这是她入宫以来,第一次对下人发这么大的脾气,而始作俑者,却是她最信任的人。

    心下突然空落落的,伴着生出的失望酸涩,让宋钰桐红了眼,死死抿唇。

    ……

    另一边,千瑶已出了宫,直奔京郊而去。

    等到了郊外的一个小茶摊,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后,千瑶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脚步也加快几分,走上前轻声道:“少爷。”

    男子闻声转身,尚算英俊的脸上带了笑意,声音也柔和:“你总算是来了。”

    对上宋继扬温和的眼神,千瑶脸庞微红,道:“宫中有些事耽搁了,少爷,您让奴婢出来,可是有什么事?”

    她脸上的情意很是明显,宋继扬目光也柔和几分,拉着她坐下,而后握住她的手,低声道:“没什么事,就是有些想你了,你在宫中可好?”

    素来嚣张跋扈的人如今居然能这般温柔,这让千瑶有些受宠若惊,笑着道:“奴婢一切都好,少爷您呢?”

    宋继扬脸上笑容淡了些,随口说道:“没什么,就那样罢了。对了,皇后她,情况如何?”

    听他突然提到宋钰桐,千瑶心中有疑惑一闪而过,看着对方平静的面容,又如实回答:“皇后娘娘一切安好,另外她已经怀孕快四月了,胎像很稳定。”

    听到宋钰桐怀孕的消息,宋继扬眼底有一瞬阴沉,而后叹息一声,道:“我这个姐姐如今都有自己的孩子了,那就更不会想起我这个弟弟了。”

    看着他脸上的失落神情,千瑶心中不忍,连忙安慰:“少爷,皇后娘娘只是一时生气,再过段日子,她定能原谅您的。”

    “但愿如此吧。”

    宋继扬沉沉叹息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从袖口中拿出个精致的盒子,塞到了千瑶手中:“这个你拿着。”

    “这是什么?”

    目光微暗,宋继扬解释道:“这是月笼香,是我花重金求来,这对女子身体有助益,既然皇后怀孕,那你便将这香给她用吧。”

    他面容平静目光诚恳,当真像个求姐姐原谅的弟弟。千瑶心里顿时柔软下来,将盒子小心地收好,柔声道:“我会的。皇后娘娘知道您有这份心意,一定会很开心。”

    “别,先别让她知道。”

    宋继扬忙出声阻止,见千瑶目露疑惑,又解释道:“我现在不确定皇后是否对我还有气,你若是直接说了,她不用可怎么办?不如你先悄悄给她用了,她觉得效果好,你再和她说是我送的。”

    千瑶恍然大悟地点头,又对他莞尔一笑:“你放心吧,我会做好的。”

    宋继扬这才弯唇笑起来,又搂着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这才放人离开。

    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回宫路上千瑶唇边都是止不住的笑意,直到回到栖梧宫,见宫人都是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的模样,这笑意才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不解。

    “发生什么了,你们怎么都是这样子?”

    见千瑶一副茫然模样,今中午被宋钰桐训斥的小宫女轻声说道:“千瑶姐姐,皇后娘娘今天心情很不好,我们都有些害怕,所以才这般小心,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是啊,皇后娘娘一向体恤下人,今天却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我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能在做事上小心一些了。”

    听完几个宫女的话,千瑶了然地点头,又安抚地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轻声道:“我知道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娘娘那边我来伺候着。”

    “那就辛苦千瑶姐姐了。”

    千瑶点头,又和她们说了会儿话,而后抬步走向寝殿。

    到了殿内,一片安静。千瑶又往里面走了走,这才发现宋钰桐已经躺下,此刻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见她睡着,千瑶便没再打扰,轻手轻脚地退远几步,目光落在旁边的香炉中,她脑海中陡然回响起宋继扬今日的吩咐。

    想到这,千瑶把香炉的盖子打开,将里面原有的香料取出来,而后将宋继扬给的香料放了进去。

    做完这些,她松了口气,而后转身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