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向上 作品

229.撕剧本了

    云隐村。

    时间稍微倒转一点。

    佩恩还没去木叶扛米的时候。

    佐助这时候,已经被面具男带土忽悠了,诞生了毁灭木叶的想法,然后与面具男代表的晓组织结盟。

    两人约定,佐助帮助晓组织捕捉八尾,然后所有尾兽集合,制造的最强兵器,可以为佐助所用,帮他毁灭木叶。

    合作达成,佐助这便带着他的鹰小队,这时已经锁定了云隐村的奇拉比的位置,准备捕捉这位八尾人柱力。

    佐助如今激活了万花筒写轮眼,“气量”更足了,嗯,确实是强烈的悲痛之后,沉稳了许多,没有开局就狂笑,而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了。

    只不过,过程,还是稍稍有些出乎佐助的意料。

    八尾人柱力,出乎意料的强大,就连他的万花筒写轮眼,都只是勉强跟上对方强大的雷遁炼体的体术。

    幻术,对于有尾兽心甘情愿辅助的完美人柱力,又没有效果。

    而且佐助还是轻敌了。

    没过几招,就被看似粗豪,实际很有对战经验的奇拉比算计,先隐藏实力,后突然爆发,将佐助砍伤。

    好在有小椿帮助佐助治疗,让佐助可以继续战斗。

    但是四打一,仍然被完美的八尾人柱力压制,尤其是奇拉比要开尾兽模式,一举收割的时候。

    佐助爆发了,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眼真正的能力,天照黑炎,和控制黑炎的迦具土命,一举重伤八尾!

    鹰小队成功捕捉到奇拉比,却不知道,这是奇拉比的断尾求生之术,被天照黑炎烧断的八尾的触手,才是本体,鹰小队得到的,只是八尾的一条触手。

    “捕捉成功,我们走,趁着云隐村的忍者还没来,尽快离开这里。”

    “可以稍等一下吗?”

    “谁!?……是你?御手洗寅时?”

    “啊啦,佐助君,你还记得我小时候的样子呢。”

    周寅的本体,笑眯眯的看着佐助,让佐助一阵反感,又是这样装逼的眼神,这明明都是我对别人的态度!

    “你想要做什么?渔翁得利,想要和我抢八尾吗?”

    “你说那个?”周寅指了指重吾肩上扛着的,被天照黑炎烧成五分熟的奇拉比。

    “那个不是八尾的本体,你们弄错啦。”

    “你说什么?”

    “装神弄鬼的玩意,吃我一刀!”

    佐助只是皱眉,但明明属性是水,却异常乖戾暴躁的鬼灯水月,却等不及了,用他买的精良的查克拉金属大刀,潜伏到周寅背后,狠狠就是一刀!

    “小心!”佐助一声小心,却是在提醒偷袭者,这个御手洗寅时,非常的狡猾!

    还是当年的老印象了。

    “无需无意义的战斗。”

    噗!

    周寅的背后,突然一股绝强的斥力爆发,生生将鬼灯水月,爆成了细碎的水花,然后狠狠的吹飞,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大筒木白眼的斥力、威压,无非是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形成的念动力,再被白眼放大,而即便不放大,周寅的精神力也超乎寻常想象的强。

    风遁·压害那种程度的斥力,周寅已是随心而动,就可以随意发出更强的冲击了。

    佐助和重吾,见状立刻冲了过来!

    重吾吸收自然能量,肉体变化,佐助开启三勾玉,胁差附上雷属性查克拉,两人夹击周寅!

    小椿则看住奇拉比,并观察局势。

    然而,其实并没有什么局势。

    周寅的身形,突然不见,几乎同时出现在奇拉比的身边。

    佐助瞬间一惊,猛回身,双眼强忍强烈的酸痛,再次开启万花筒。

    一股黑炎,突兀的在周寅肩头生出!

    跟着佐助不由得嘴角翘起,很有“气量”微微狞笑,狂妄之徒,竟敢徒手去抓天照黑炎!

    你就不该笑啊。

    果然,打脸瞬间出现,佐助还没完全笑出来呢,就见到,周寅竟然一把给黑炎抓没了!

    【阴与火,这其实都可以算是血继遁术了,写轮眼,真是奇妙。】

    周寅其实也只是将天照黑炎,直接封印在异空间中,却发现,黑炎还在静静的燃烧,好像这不是火焰,而是纯粹的特殊的查克拉,保持着“燃烧”这种激发状态。

    只不过,现在的周寅,也没有太多研究佐助的万花筒的心思,更没有和佐助装逼的意思。

    “抱歉了,佐助君,我有不得不得到八尾的理由,所以也不得不夺人所好了。”

    周寅一句话说完,身形再次消失,出现在旁边的湖底,奇拉比断尾求生的断尾前,将断尾封印,跟着传送离开。

    留下完全无语的鹰小队。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佐助orz在地,一下一下的捶着地面,直接出离愤怒了!

    “佐助……”

    “我们走,去找飞!”

    佐助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哪怕是确切的消息,甚至还因为出离的愤怒,而想要迁怒,甚至想要联合面具男,先毁了月隐村!

    他却不知道,他现在能指望的盟友,面具男·飞,和猪笼草·绝。

    却在安置外道魔像的秘密空间,和五分熟的奇拉比一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即便是可以毫无阻隔的,渗透入任何物体的黑白绝,都乖乖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绝,你真的没有半点关于辉夜的记忆吗?”

    再次出现,带回来奇拉比和章鱼触手的周寅,控制着猪笼草黑白绝,让他悬浮在自己面前,认真的注视着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辉夜,辉夜君麻吕吗?”\“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你?”

    猪笼草黑白绝的说话方式,很奇怪,同一个人,嗯,当它是人吧,却能发出不同的语调,好像大型精分现场似的。

    但这其实是黑绝附身了白绝,却没控制白绝的意识。

    白绝是神树抽取过生命力的躯体,又被神树制作成兵器,本是储存在外道魔像内部的,被黑绝这个辉夜分裂出的意识体,拉出外道魔像忽悠斑,也唤醒了一个白绝的意识,自己附身其上,制造了“绝”这个身份。

    “你们在说什么,说清楚!你把我的眼睛还给我!还给我!”

    另一边,带土已经被摘掉了漩涡面具,显露出白绝制造的右臂,还有融合了柱间细胞的半边脸,双眼俱全,却是普通的眼睛,一脸崩溃不解、愤怒又茫然的怒视着周寅。

    周寅却不理他,只是注视着黑绝,然后,睁开了额心的米字竖瞳,褪去轻薄的假象,显露出额头的双角。

    “最后确认一下,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你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