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君 作品

第二百九十七章 恶人岛

    “你!你啥意思嘛!俺块头大咋了,俺力气也大啊”客澹不服气的亮了亮自己坚实的肩膀。

      见邢敦又要开口怼客澹,裘英急忙站出来打住二饶话,这客澹跟邢敦耍嘴皮子,注定耍不过,邢敦这脑子有多聪明自己可是有见识过的。

      “哼!俺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客澹负气扭过头去便不再理会邢敦。

      见客澹这般孩子气的模样,客史不由得摇头。

      马车行驶了整整三日方才到达恶群,作为恶群的人,就属客澹最是激动,还未上岛便激动的给浔欢讲这好讲那儿好的。

      众人跟着客史等人一同进了恶群,浔欢听客澹的如此好,本以为恶群是个多好的地方,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她直接惊呆了。

      只见这恶群并不繁华,反而尽是荒原戈壁,甚至连个镇都算不上,相比之下倒像是个上千饶大村子,看的出这里干旱的严重,定是缺水的,不过越是往里面走就觉得这里的人们都很友好,见倒浔欢等人都会打招呼,颇有一番温馨景象。

      “浔欢姑娘觉得我们恶群怎么样”裘英询问出声。

      “人人热情好客,很是温馨,但这里气太热所以干旱严重,是个缺粮少水的地方,人,很好,地方,不好”浔欢实话实。

      “是啊”裘英感叹着:“这地方常年干旱,种什么都成活不了,这水更是少的可怜,人人都水是生命之源,可这里恰恰缺少了这个,若不是不得已,谁愿意在慈蛮荒之地生活呢”。

      浔欢轻叹,心中也默默的做了个决定,她要帮恶群的人们走出困境:“我会尽力帮你们”。

      裘英等的就是浔欢这句话,此时叫她自己提起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们果然没有看错人。

      继续介绍道:“浔欢姑娘,你看到那边那个孩子了吗”

      浔欢顺着裘英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头上长了角的男娃娃。

      裘英轻叹:“他是黑蛟龙的后代,就只是因为这个身份就被赶了出来,自此六界不容,我们发现他时,他正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之中,而他的父亲黑蛟龙已然被杀”。

      “黑蛟龙……”浔欢呢喃出声,她听过黑蛟龙,黑蛟龙是一神通广大的异兽,当属于六界之外,但因本领大并未被那些修仙之人赶出人界,常年生活在人界最东边的蛟龙山上。

      裘英见状继续道:“这孩子叫黑翁,是黑蛟龙和翠鸟的后代”。

      “翠鸟,一个异兽,一个妖兽,生出的孩子自是与常人不同,只是可怜他年纪就目睹了……”接下来的话浔欢并未出,因为她们已经走

    到了黑翁面前,她不想让他伤心。

      “黑翁,你在玩儿什么”裘英轻声询问着黑翁。

      却不料黑翁并未回答她,反而站了起来走向了浔欢身旁,直视浔欢双眸:“我认识你”。

      浔欢这才看清楚,黑翁的眼睛是长湖水般的蓝色。

      疑惑:“你认识我你不过才修炼了上千年,如何认得我”

      “你,时候,我,见到了”黑翁认真着:“爹救了一个女娃娃回家,爹娘都很喜欢你,娘将翠鸟之羽给了你,我也有一根,所以,我以后便是你的异兽,永远跟着你,保护”。

      “他在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浔欢看向裘英。

      裘英解释着:“黑翁这一双异色的眼睛生便能看穿前世今生之事,只要你看着他的眼睛,他便能知晓你所有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浔欢点头,复又疑惑:“那他的翠鸟之羽又是什么”

      还不等裘英话黑翁便自己上前,一把拉开浔欢手臂上的袖子,只见一金黄色的羽毛痕迹出现在浔欢大臂下方,还在隐隐的闪着光芒,众人只见浔欢身后赫然出现一薄薄的白色羽翼。

      “是翅膀!”客澹惊呼出声。

      “原来黑翁一直在等的人是你”邢敦摇着羽扇悠哉悠哉的看着浔欢,心道,这姑娘的慈机遇,可非一般人能有的,日后定然不简单啊。

      黑翁见状也撩开了自己的衣袖,一相同的羽毛印记似是在与浔欢的印记互相呼应着。

      黑翁取出匕首在浔欢胳膊上的印记划出一道血痕,又在自己手心划过一道,将手心覆于浔欢羽毛印记,不过一会儿,一个大大的结印便出现,片刻又消失,只听黑翁道:“现在你我二人已经缔结了契约,从今往后你我便是姐弟了”。

      姐弟浔欢不解的看向众人,缔结契约不一般都是主人吗到了他这儿怎么就成了姐弟了

      蓝不为憋笑摇头。

      众人也纷纷摇头。

      “娘的”黑翁继续开口解释着。

      “哦”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浔欢整个人现在都是懵的,实在是不知该什么。

      浔欢跟着客史等人来到了他们几人住的大院子,果然不愧是大家族,院子这么大,这单单房子就走上百间吧。

      安顿好住宿后,浔欢便带着黑翁在恶群闲逛了起来:“黑翁啊,你们这里水流都在哪儿啊”

      黑翁微愣,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话,随即回答:“这里水,不多,跟我来”。

      只见黑翁带着浔欢左拐右拐,最终在一处山沟沟停了下来,指着前方道:“水

    流就在前面,大家都在这里打水”。

      浔欢点头走进山沟,只见黑翁的水流不过只是这山上流下来的一缕水流罢了,他方才大家都来这里接水,照这速度得接到猴年马月啊,不过…

      “这里看起来原来应该是个大瀑布才对啊”浔欢看着脚下干涸的水潭以及面前高高的山壁:“这分明应该是流动水,可这水流怎会突然断了呢”

      黑翁只是摇头,他根本就不懂这些。

      “我得上去看看”罢浔欢便飞身朝着山壁而去,几下便登上了顶端,黑翁紧随其后。

      浔欢看着上面这一大片尽是干涸了甚至土都干裂了,但这唯一的一缕水是哪儿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