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五五九章 试试成色

    以尹天飞等人的金丹修为,自然也察觉到了赵阳他们那边的刀鸣,这让四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对他们来说,飞地秘境出在洪山堡的地盘里,作为“地主”,原本该是他们的机缘,或者最多和断宗分享,至少能吃顿肥的——在洪山堡遭逢大变、实力受损极为严重的时刻,飞地秘境对洪山堡简直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可惜,它却被犯介许给了外人,来的还是胡家、四天宫这样的势力,这样一来,别说吃肉了,喝汤都未必捞到稠的,这种情况下,每多一份势力的加入,都会让他们最终获取好处的难度加大一份,尤其来的修士中还是有羽剑宗的人。

    他们尤其不能容忍这一点——这次洪山堡遭逢大难,都是因为羽剑宗!

    现在洪山堡和羽剑宗已经结成了死仇,他们绝对不希望羽剑宗再从飞地秘境里得到好处,连这种可能都要杜绝!

    所以,尹天飞直接带着另外三名金丹出面,为的就是让他们知难而退。

    按照以往的经验,洪山堡既有断宗的关系,本身实力也雄厚,现场实力对比又占据着绝对优势,他们本该直接退走的,没想到竟然被一名弟子给破坏了,让他们这次的行动活生生的成了自取其辱的笑话……

    此时听到刀鸣声,让羽剑宗的人在他们眼皮底下得到好处,无疑是火目浇油,他们心情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副堡主,要不,我们把他们全留下来!“

    左边身形有些矮胖的鬲福道。

    尹天飞拳头握紧又松开,然后脸色阴沉的道:“有文司章在,我们想将他们全留下并不容易……”

    赵阳的话其实正点在了洪山堡的软肋上,他之所以带着另外三名金丹过来,打的就是以势压人,把他们赶走的主意,而这本身也就说明洪山堡现在的衰落,否则又何至于由他带着三名金丹过来?

    要是放在以前,随便派一名管事就完全足够了!

    鬲福眼中凶光一闪,又道:“副堡主,我觉得您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随便分出一个人缠住文司章,剩下三名金丹绝对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其余的全部消灭,到时再杀文司章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尹天飞有些心动,但叹了一口气,还是摇了摇头:把人全杀了,看似死无对症,但即便不提过程中赵阳他们传信回去,现在附近也不是只有洪山堡的人,想要把他们摘出去谈何容易?

    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引来羽剑宗等八家的报复还在其次,万一惹怒了他们背后的北湘家庭,那才是给洪山堡带来灭顶之灾!

    见他摇头,不只是鬲福,另外两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望和憋屈的神色。

    尹天飞知道上次洪山堡遭的大难,很多人都认为责任出在他们身上,怪他没有及时处理掉孟广会,否则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了——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当时他都是按照柒刀的要求做的,没有直接动手,也是为了防备被北湘巡察知,给洪山堡带来麻烦,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怎么还能怪他?

    虽然说中毒后,是他们把孟广会带上去的,但在中了殃气之毒的情况下,孟广会也根本不会给他们传递消息的机会,不按他的要求做,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他们死了,也不可能困住他的。

    至于后面的更强的殃毒爆发,肯定是柒刀做了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点无法放在明面上说,但应该是公认的吧?

    现在又都怪罪到他头,他简直冤枉透顶?

    不过,人心是无法讲道理的,他如果想在洪山堡获得从前的地位和认可,就要做些什么,这也是他这次主动出马,要逼退羽剑宗等人的重要的原因,但他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出现了意外……

    现在他才发现,这件事做成了,在洪山堡其他人眼里只是小事,但做不成,可就又增加了他一层“罪状”了!

    想到这次的行动,他虽然有私心,但主要还是为了洪山堡的利益,变成现在出力不讨好的局面,他心中也窝着一股郁火,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要将此事解决了。

    他毕竟在洪山堡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堡主,很快就想到了主意,于是从容的对鬲福等人道:“将他们全部杀掉,影响太大,也没必要。你们别忘了,我们现在最需要针对的是羽剑宗!至于其他的人,胡家、四天宫的人都来了,他们本身是不足为虑的。”

    鬲福神色一动,道:“副堡主,你的意思是?”

    尹天飞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洪山堡暂时遇到了些问题,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要找机会击杀羽剑宗的人,就能实现我们的目的,还能给剩下的人制造压力——有羽剑宗的例子,想来他们就不敢再妄图染指飞地秘境了!”

    “这样做省力,影响小,也不会引来北湘家族的怒火,诸位以为如何?”

    鬲福眼神一亮,忙道:“高啊!尹兄此计甚妙!”

    尹天飞心中也是得意,他想出这条计策,在他看来就意味着事情解决了,还显出了他的谋略,就微微点了点头,又道:“诸位谁愿意留下来做成此事?”

    现在洪山堡的重心还是放在飞地秘境上,袭杀羽剑宗几名大衍境弟子,肯定不用四个人都留下,一个人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