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五第五一章 凡为仙根

    意识像是种子在温暖湿润的地底伸出嫩芽般苏醒过,戴明珠感觉自己化成了一团没有重量的棉花,舒展而柔软。

    自从踏上修仙之路,除了受伤,基本上已经不会再有普通的病痛,但那只是健康,却不是现在的舒适。

    这一刻,她感觉内心一片祥和,整个人也变得焕然一新。

    神和体安,这是她突破金丹,每日化解大道之力后最想达到的状态。

    虽然说,她每日修炼肯定要将大道之力化解殆尽,但又怎么可能做到一丝不差?而有了现在的对比,她就知道那一丝的差距有多大!

    仅差一丝,不仅是健康和舒适,普通和非凡,缺陷和完整的差距,积累下去还会影响最终的结果,是止步于某个阶段再也无法前行,还是能够继续前行。

    或许,她以前的修行看似专注,却是有缺失的,缺失的部分可能就在于她一直是个修士,而不再在意凡俗的一切。

    凡俗的部分对于已经接触大道之力的她来说,确实已经完全的无足轻重,现在她才发现,那一部分却是不可缺少的能让她圆满的重要一环。

    这些念头如天上的云飞过湖面一样从她心里飘过,她其实还有其它的感悟,只是,舒适的状态让她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去。

    ……

    上界,北湘家族。

    北湘嫒迈步进了北湘媛的闺房,等看到北湘媛既没有修炼,也没有炼制和完善她的嫁衣,只是拿着一本古籍发呆时,忍不住皱眉道:“姐姐。”

    北湘媛回过神来,平静的看着北湘嫒道:“妹妹,你……来了。”

    北湘嫒没有从北湘媛脸上看出什么异常,就压下了心中刚才生出的不满,道:“嗯,我来了好一会儿了,姐姐你在想什么?”

    北湘媛笑了笑,随意亮了亮手上的古书,道:“没什么,只是看这本《仙凡辩》,想得有些出神。”

    “《仙凡辨》?”

    北湘嫒一时没有想起来,就问道:“这是什么书?”

    北湘媛稍一犹豫,但也知道既然说了书名,她不说,北湘嫒回去也能查出来,就解释道:“是曾经的散修欧阳狩的遗篇。”

    “欧阳狩?”

    北湘嫒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她说的是谁了,然后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不满,道:“姐姐!还有不到两个月,你就要和胡珏成婚了!这是你和我们整个家庭的大事,才是你最该用心的,那个疯子的书有什么好看的?”

    北湘媛脸上闪过不丝不自然,然后声音弱了下来,道:“我只是觉得他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

    “有道理?”

    北湘媛冷笑道:“有什么道理?这本书还是我们俩一起从族库里翻出来的,原本以为藏着什么秘密,但到了我们现在的境界,难道还不明白?说什么仙道不圆满,他一个最后只有金丹六重境的散修,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北湘媛面现犹豫不定之色,不太自信的道:“我只是觉得他说的或许也有道理。如果真按他说的那样做,仙凡并重,有所依托和缓冲,或许接收和化解的大道之力就不会那么狂暴,如此就能减少它们带给身体的压力,金丹期的修行也就能更加可控和完善。”

    “这样走下去,更进一步,到了神符境,更加完善的大道修为,必然对抵挡大道之力的同化有帮助,或者‘凡’的那部分力量本身也能对大道之力起到平衡的作用……”

    “抵挡大道之力?”

    北湘嫒眉角一光,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焦躁的道:“姐姐你疯了吗?凡人那么脆弱,真符之力都承受不住,能有什么力量?又怎么可能抵挡大道之力?”

    “还有,神符境又叫蜕凡,那些散修不明白,作为北湘家族的人能不知道?蜕凡又如何进入神符境,你不觉得这是矛盾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