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四四七章 替代之法

    当然,赵阳也知道,简化版的药与完整版相比,肯定有不少缺陷,而巡察使他们的职责就是控制下界金丹数量,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给他送药肯定不会安什么好心!

    在他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放大化解真符的功效,消减补益自身的部分,甚至恶毒一点,干脆断绝结符的可能!

    不过,他同样也知道,除非极特殊的存在,像是强酸沾上就会彻底破坏受伤的部位,不能再恢复过来——以前的世界是这样,在这里也未必,剩下绝大多数的东西,离开剂量谈毒害都是没道理的。

    结束了和田御的交谈,赵阳拿出那粒三花归一丹,取下针尖大的一点吃了下去。

    结果,如果不是因为催动了医道真符,他都没有任何感觉。

    接下来,他根据身体的反馈,将丹药的量加大到绿豆粒大小。

    这时,他才感觉到,服药之后身体经脉和窍穴得到了激活,继而引起了真符的“动荡”——根据使用医道真符的计算,如果服下整颗丹药,这种“动荡”差不多能将凝结的真意的力量完全打散、吸收。

    这只是一颗丹药的力量,那只玉瓶中装着九粒三花归一丹,不说全部吃下去的话,只要吃下三粒,恐怕真符都会受到破坏,九粒的量绝对会将真符消解!

    这对一般的修士而言,凝结一枚真符已经需要很好的资质,真符被消解意味着基本上就断了进一步的可能了。

    更阴险的是,此丹药力一开始表现得和补益气血的归元丹很像,消解真符的药力很缓和,导致它很难被发现。他如果不是拥有医道真符,其实也很难发现这一点。

    当然,没有医道真符,他也不会冒那个险吃它们。

    现在的话,巡察使留下的九粒三花归一丹足可以消解一枚真符,但他掌握的真符有八枚之多,且都入了品级,梦之真符更是达到上品下阶,面对“敌众我寡”的局面,它最后的作用大概和从树上往下晃果子差不多,也就只能充当作用方式不同的归元丹了。

    弄明白这些,赵阳就将这件事暂时放到了一边,继续修炼天魔遁法。

    在九天金露和功德金光的帮助下,四天后,他将它提升到了真符传承的阶段。

    和《大梦心经》不同,他修炼天魔遁法是要传送上界的,所以需要大量的使用,一个是熟悉它,另一个是发现其中的问题。

    可是,到了真符传承的阶段,原本会让他传送更远的距离,凭借着对它的领悟,他感觉足够传送三百里的,但这时他又出现了真意阶段超过三十里后的那种不稳定的感觉。

    他审视快具有真符雏形的不断变化的真意,按修炼《大梦心经》时的经验,他确定这个过程是没有问题的。

    一开始,他以为是乍提升,使用次数少,还没有熟悉的缘故,但接连练习了十天,他最大的传送距离是一百里,超过这个距离,传送的过程马上就会变得不稳。

    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

    又花了一天时间检查,还是没有找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他想了想,就将心神投射到游魂谷的六层楼内,再次研究《魔劫心经》,看能否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

    然后,解决问题的思路他并没有找到,但当他从头阅读《魔劫心经》,很快就发现了出现问题的原因:天魔遁法只是《魔劫心经》的一部分,而《魔劫心经》的修炼基础则是从钓天魔和吞噬、炼化天魔开始的。

    也就是说,包括魔心剑、魔染、化魔、魔眼、魔爆以及天魔遁法,都是有基础的,而基础则是不同天魔的能力。

    天魔遁法虽然比较基础,差不多是所有天魔都拥有的能力,但是,他没有真正炼化天魔,功法只是使用它们的能力的操作方法,所以,仅修炼功法或许能得皮毛,但想要深入就缺少最内涵的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