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三六九章 蜃龙珠

    此世是修仙世界,不说修士,仅是武者的力量就远超前世顶级的运动员,但所谓术业有专攻,前世在其它方面却有着成体系的研究,而有些道理是相通,赵阳愿意把它们都告诉江心月。

    毕竟,他答应要庇护江家百年,江心月做得好了,也会让他省心。

    江心月以前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修炼,有些事她不会去想,但人本身是聪明的,所以,她很快想明白了赵阳话里的意思,可想明白了却难以接受。

    在她看来,江家固然有冷酷的一面,但了不起也就是和她们一样,被“分家”出去,怎么能有意的让族人送死呢?

    或许,是巽位主阵基太过重要,为了保住它才不得以做出的牺牲吧?

    然后,江秋福死了,江秋鹰死了。

    这三人在赵阳还在江家的时候,都曾经得罪过他……

    这一刻,她的世界里就像是只过一阵寒冷的风,让她感到寒冷的同时,也将心湖上雾气吹散了,不再有朦胧中涛声的波折,也没有了氤氲中折射的彩虹的幻想,露出了本来的面貌,冷静而真实。

    她心中泛起轻微的感慨,这才算长大了吧?

    呆呆的静坐了一会儿,江心月抬头看向赵阳,认真请教道:“赵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赵阳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到了现在,江……家能选择的余地并不多,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不管在什么时候,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在这个基础上,用好两大底牌,依托护山大阵,借能发出金丹一击的法宝威慑力,和对方周旋,积累小胜,甚至是将失败控制在承受范围之内都可以,只要坚持下去,就能等待变数。”

    “这也是除了两大底牌外,江家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你们所有人目标一致,利益是一体的,魏兴源他们则只是临时的集合,时间一久,内部必然会出问题,而如果他们不能速战速决,外部的千幻门同样也不可能任他们肆意妄为!”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但现在两方实力相差悬殊,这种情况下,如果底牌起不到决定性作用的话,在我看来,就该想着怎样把人安全带走了。”

    “人在,就有希望。”

    江心月听到这里,想到江秋胜三人,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赵阳又道:“其实,现在想这些事已经有些晚了,你倒不如想一想,江家现在的局面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如果没有陈家的参与,魏兴源既失去了强大的助力,他自己恐怕也不太敢直接对江家出手吧?即便出手,也不会让江家有灭门之祸。”

    “在这个过程中,要说一开始江家没能发现陈家的野心还情有可原,但等到陈家都杀进江家了,还是一味忍让,那就不可原谅了,而那时候将他们留下,想来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

    “所以啊,等你当了族长,眼睛既要看着江家内部,也要注意外面的情况,另外……”

    就在这时,护山大阵的巽位主阵基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有一股充满灵气的风向外面吹了出来。

    江心月猛然站起身来,然后又屏住呼吸,扶着桌子坐了下来。

    赵阳则心中一动,通过方管事听到江淞沉声道:“都跟我来!”

    然后,就看到江淞带着江秋山等人进了祠堂。

    一行人进了祠堂后,江淞先带人给江家的历代祖先上了香,接着从墙角的秘格中取出了一只玉盒。

    打开玉盒,里面躺着一颗一半充满灵性一半像是块普通的石块一样的珠子。

    江淞将珠子举起,看着江秋山等人,神情难掩激动的道:“这就是江家至宝蜃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