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三六八章 江秋胜之死 下

    江秋胜拿着一瓶尸骨毒烟悄悄的向巽位主阵基靠近。

    到现在为止,魏兴源等人还没有攻破护山大阵,也没有出现伤到大阵里面人的情况,他应该还是安全的,但事关自己的性命,他自然不愿意冒险,于是就在离主阵基尽可能远的地方,先用力将尸骨毒烟瓶扔了过去,随后扔过去一枚用水纹金制作的钉子。

    等到毒瓶飞到蜂群中,紧随而至的钉子直接将它打破,里面墨绿色的毒烟瞬间爆开。

    下一刻,蜂群中接触到毒烟的蜜蜂就像是骤然失去支撑的沙子一般,劈哩啪拉的掉了下去,转眼间就空了一大块。

    出于生物的本能,剩下的蜜蜂顿时向四处逃散,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刚飞或者没飞出去多远就突然失去了生机,然后也摔落到了地上。

    此时,正在操控群蜂的胡忱顿时惊叫道:“糟了!他们把蜂子毒死了……”

    仇长老却是比他还早一步发现了问题,不由怒声道:“该死!”

    昨天夜里,他们原本按照魏兴源的设想,准备一鼓作气直接破掉眼前的防护大阵,却不想这座大阵防护强度不算太大,但直接和整座长青山的植物的生机相连,韧性十足,而且阵基密布,坏掉一个,就会有另外一个补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行动才不得不暂停下来。

    不过,法阵的小阵基可以替代,破坏了可能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一般来说,大的主要的阵基却是枢纽和支柱所在,破掉所带来的影响往往是关键性的,甚至能瘫痪掉整座大阵。

    巽位阵基就是他们寻找和锁定的主阵基之一。

    但因为主阵基在法阵里面,他们最先想到的还是利用胡家的控蜂配合仇长老的《花杀令》中“万木枯荣术”。

    虽然知道江家只要不傻肯定会做出反应,但一番力气白白浪费还是让两人极为恼怒。

    主要是隔着大阵,神识受到影响,对地形的熟悉就变成了很大的优势,以至于他们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江秋胜。

    陈海一看了眼魏兴源,代替他主动问仇长老道:“仇长老,您看现在怎么办?”

    仇长老眼神阴鸷的看了眼大阵里的情况,没好气的道:“还能怎么办?先把阵基周围的余毒清掉,再有人捣乱,就直接杀了!”

    魏兴源这时开口道:“仇长老,您且先打坐休息一番,胡家主,陈家主,清毒之事就由我们来做吧。”

    接下来,胡忱重新引来一批蜜蜂,由陈海一协助,一起将巽位阵基处中毒死掉、身上带着尸骨毒烟的蜜蜂的尸体和残留的毒烟,一点点的吹走。

    这处护山大阵的主阵基位于两处只有几十米高的山头之间,是一处半封闭的山谷,这无疑增加了清理的难度。

    但是,见识过大阵的威力后,陈海一看得大为眼馋,不由对它动了心思,就变得极为热心。

    他最担心的是时间久了,不管是千幻门,还是赵阳那边,再出了意外,他哭都没来不及了,所以最后干脆将自己的风之真符分了一小部分附着在了胡忱操控的群蜂身上,顿时就让清理的速度加快了。

    大约三刻钟后,巽位主阵基所有毒蜂的尸体、残留的毒烟就都清干净了。

    江秋山自从拿到观山镜的那一刻起,就焕发出了最大的热情,因为这在他看来是他重回核心的标志,所以,在发现了那边的动静和变化后,他迅速就禀告给了江淞。

    江淞掩饰住自己的疲惫,温和的对他说道:“你继续监视各处异动,然后把老二叫来吧。”

    江秋胜没想到江淞又让他去灭杀蜂群,他本能的抵触,原因一是刚破坏过一次,魏兴源等人肯定有所防备,甚至已经想好了针对他的手段,这样危险性无疑会大增。

    再一个,自从大房嫡子江长川死后,他排行老二,儿子江凌的天资又在一众兄弟中间最为出众,他在各房之间的地位和话语权明显就高出一截,至于逼走大房后,那就更不用说,这种事什么时候轮到他来做了?

    何况,他还有最大的依仗,曾经尝试渡过金丹之劫的江杉。

    江淞叹了一口气,看着外面道:“你要知道,你现在每多做一点,凌儿将来的路就好走几分……前面有些事大家都不说,但心里未必没有意见,现在正是消除大家心结的机会,你一定要明白,江家族长这个位置并不是说我允许他坐上去就完了的,如果有人抵触,不是让凌儿为难吗?到时候一个空位子有什么用?”

    “再者说,你刚做过一次,比别人有经验,你去也最合适。”